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心系一缘

  竺家几人本来担心竺星宇有求死之心,现在听到竺星宇答应去宏佛寺,不由得喜出望外,都松了口气。竺文林性子最急,招呼众人一声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

  道莲和尚阻拦道:“竺居士不必着急,宏佛寺乃方外之地,世间根本寻之不到,若是不得其法,连寺门都见不到。今天大家劳累一天,且在寺中休息一晚,明天我们三更起床用膳,天亮前便可到达宏佛寺。”

  竺文林却担心道:“师伯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夜长梦多,万一今天晚上阎罗王就派来鬼差,抓走星宇,那可如何是好。”

  道英和尚笑道:“这一点不用担心,我早已想好对策,这三世佛背面供奉的,正是我寺至宝,当年圆寂于华严古柏下的青石惟智大法师的罗汉金身。青石惟智大法师当年已经正得阿罗汉果位,本已跳出轮回之外,不知道为何却圆寂在那华严古柏之下。他的罗汉金身,拥有极为强大的佛门法力,即使阎罗王亲自前来,也可以抵挡住。我们今晚就在这偏殿中过夜,有任何风吹草动,我们便能即使处理,竺小施主定然无事。”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众人便纷纷休息了,劳累一天,的确有些扛不住了。特别是竺文林,已经二天一夜没有合眼了,一倒在蒲团上,便呼呼大睡起来。竺星宇躺在大殿三世佛下,思绪良多,这一天之内的所见所闻,已经远远超过他平生所知。他一下子想到了罗汉金身,一下又想到了阎罗王,一下子想到了刘老医师和他的孙女。那个小女孩是不是跟我一样遇到什么邪灵恶鬼了?竺星宇想起刘日近孙女的脸色,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如果真是跟我一样遇到什么妖魔鬼怪,我一定请道莲道英和尚他们去帮忙……

  胡思乱想间,竺星宇也扛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当晚三更不到,竺星宇就被父亲竺文成叫了起来。等竺星宇真开眼,才发现众人都已经在殿中严阵以待。

  道英和尚对众人说道:“这次只能我和竺小施主两人同去。其余施主可以先返回家中,等待消息。料想不出几日,便可以返回。”

  竺文林恳求道:“道莲师伯,星宇年纪尚小,不让我们同行,我们心中实在放心不下。就让我与你们一同前往吧。”

  道莲和尚面露为难之色道:“阿弥陀佛!竺居士,并非老僧故意为难,实在是不得已。”

  道英和尚笑道:“道莲师兄,宏佛寺事关重大,不如让道英与你同行吧。”

  道莲和尚摇头道:“非我不相信住持,只是宏佛寺事关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住持和几位施主还是置身事外为好。”

  道英和尚笑道:“这宏佛寺的名字,即便在天下丛林之中,也甚少有人知道。道英出自荆楚第一大寺章华寺门下,受戒恩师净月大法师乃是一位禅净双修的大德高僧,曾为太后天子讲经,后来受封大僧正,统领荆楚一代所有丛林,可谓天下闻名。只是甚少有人知道,净月大法师便是出自宏佛寺。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听他说过一次。我常常会想,若是我能进入宏佛寺中修行,如今的成就,会不会超越恩师。”

  道莲和尚正色道:“天下丛林,能修到一还果境界的已经少之又少,更何况是像净月大法师那种果位道行的大德高僧,当真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道莲认为,这世上也许有可与之比肩者,但绝不可能再超越了。再说宏佛寺也并非住持所想象一般,若是没有机缘,进入宏佛寺中只是徒惹因果,到时候道行不进反退,得不偿失。”

  道英和尚做出一脸受教之态:“阿弥陀佛!多谢道莲师兄提点,是道英执着了。”

  道莲和尚似乎不愿再在此事上多纠结,转头对竺星宇说:“事不宜迟,宏佛寺中不开膳食。竺小施主,你我用过早膳,即刻出发吧。”

  ……

  用过早膳,与众人道别后,道莲和尚就带着竺星宇出了华严寺。

  此时还不到四更,是一天当中最黑的时候,乡间人家此时早已灭尽灯火,眼力差一点的人,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道莲和尚对竺星宇说道:“竺小施主,宏佛寺在方寸之外,世间根本无路,你到我背上来,我用佛门神通可带你往返。”说完,他便弯下身子,准备背着竺星宇。竺星宇见状不敢多问,道了声得罪就爬到道莲和尚背上。道莲和尚又嘱咐道:“你闭上眼睛,我不叫你,千万不要睁开,路上千万不能回头。阿弥陀佛。小施主切记。”竺星宇连忙答应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只听老和尚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念什么咒语,突然长喝一声:“唵……”梵音一出,似春雷乍想,竺星宇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心中杂念一扫而空,有一种万缘切断的感觉,只觉得心中无比清净,似乎被道莲和尚所发禅音所绕,再无其他想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旁传来道莲和尚的声音:“竺小施主,我们到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终于到了吗?竺星宇心中无比激动,宏佛寺!宏佛寺!这是连姑姑的师父道英和尚都一直向往却不能到达的佛法高深之处,如今自己却来了。怀着激动的心情,竺星宇睁开了眼睛。入眼处没有自己想想中的金碧辉煌,恢弘大气,而是一座已经开始破败的小庙,门前左右立着两只巨大的石狮子,石狮子胸前各带着一朵红花。离大门不远处,正对着大门放着一个大香炉,里面还燃着灰烬,似乎有永远也烧不完的东西。香炉旁边是一座四方小塔,由一种竺星宇并不认识的蓝色材料所铸成,塔身大约四米高,共五层,每层每个塔角都系着铃铛,铃铛随风舞动,响起阵阵禅音。

  竺星宇跟着道莲和尚来到寺门前,从寺门往里看,是一座护法殿,里面供奉着一尊梵天法相,全身金光灿灿,有四头四手分别面相四个方向,四个头上都带着王冠,手拿令牌、水壶、念珠和《吠陀经》,左右身旁立着天鹅和孔雀,是梵天的坐骑。

  道莲和尚对着梵天法相拜道:“请护法神通禀,宏佛寺在外行走弟子道莲,有事求见智玉大法师。”

  等了一刻,竟然没有回音,道莲和尚又拜道:“宏佛寺行走弟子道莲,有事求见智玉大法师。请护法神通禀。”

  又等了一刻,还是没有回音,道莲和尚顿时跪在地上,大悲道:“师父,是弟子错了。弟子已经知错了……”

  此时,才听得宏佛寺中一声轻叹:“无奈啊!”这一声无奈,似喜似悲,却又似无喜无悲,令人感觉虚无缥缈却又实实在在。

  竺星宇似有感应,竟然随声而跪,口中不停念着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托佛……”

  “此子是何人,竟然小小年纪,就进入了心系一缘的境界?”宏佛寺里传来一个惊诧的声音,“罪过罪过,贫僧失态了。”虽然口道罪过失态,但言辞之中的喜悦之色却表露无余。

谢吾师说
请给予宝贵意见,不胜感激!请给予宝贵意见,不胜感激!请给予宝贵意见,不胜感激!

第七章 心系一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