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地府之行

  等竺星宇清醒过来才发现,此时的阎罗殿,与先前的茅草屋形象已经大相径庭。只见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现在眼中,极其雄壮,城门口有数十阴兵把守,无数的亡魂在鬼差的看守下,依次排好队伍,陆续进城。

  春江和尚对竺星宇说道:“这阎王殿乃是人死之后的第一个归处,所有人死后都要到阴间去报道,接受阎王的审判,生前行善者,可升天堂,享富贵,生前作恶者,会受惩罚,下地狱。若亡魂不在阎罗殿里接受审判,则进不了六道轮回,久而久之便会变成孤魂野鬼,最终魂飞魄散,消散于天地之间。”

  说完,他又指向阎罗殿外的一座巨大的高台说道:“那一处便是望乡台,只要亡魂站在上面,便能看见生前之事,上一世的所作所为皆历历在目。然后再送由各司法曹判官审判,倘若有隐瞒不报者,罪加一等。”

  竺星宇顺着春江和尚所指看去,只见望乡台上站满了各种生灵的亡魂,除了人之外,飞禽走兽、花鸟鱼虫、甚至还有石头宝剑等通灵之物,总之应有尽有,凡有魂魄者,在这里都能看见。此时这些亡魂都在望乡台上回顾平生,看到伤心处,不免簌簌落泪。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是竺星宇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神仙鬼怪,之前发生那么多事,其实都是听别人在说,自己并未亲眼看见,此时此刻,竺星宇才真正相信了,这世上真有神仙鬼怪,至此再无任何一丝怀疑。

  看着望乡台上的众多生灵,他不禁感叹道:“芸芸众生,不知何时才能脱离苦海,逃脱这轮回之苦。”

  “阿弥陀佛,万般皆有因果,前世因,后世果。众生只要多修福报,行善积阴德,自然而然就会减少烦恼苦痛了。死后也可以升入天堂,即使再进轮回之中,也在上三道之中,不至于落入下三道受苦,任人宰割。”道莲和尚说道。

  智玉和尚见两人讨论生死轮回之事,出声阻止道:“你们修行道行尚浅,等日后你们参悟更高果位,与天地感应更加深切之时,就能了解这天道下的更多因果了。此时讨论这些,就好比是泥牛观海,只看得见无边无涯的大海,既看不清海里深浅又下去不得,徒增烦恼罢了。我等此次前来,是为了化解星宇和阎罗公主的因果,切记不可节外生枝,多生事端。”

  四人来到城门下,城门上写着“鬼门关”三个大字,竺星宇正要继续往前走,被春江和尚拦住:“竺师弟,再往前走,进了鬼门关就是冥界,你尚未修行,进入其中恐有不利,还是在此等候,由我进去通传。”

  竺星宇闻言不禁悻悻然,自己今天已经在这鬼门关前走了好几个来回了,是不是走上了瘾,刚才鬼使神差间,竟然差点就不由自主的走进去了。

  春江和尚向智玉和尚一拜后,便飞进了鬼门关。那阴兵鬼差见到春江和尚身上佛光灿烂,知道是一位大罗汉来地府神游,不敢阻拦,任由他飞进了冥界。

  等了一会工夫,春江和尚原路返回到三人身边。后面还跟着四人,其中为首一人正是那传说中的阎罗王,却不似传说中包公那般黑炭头形象,竟然生得极为白净,五绺长须,身着蟒袍玉带踏云靴,头戴冠旒手拿玉笏。后面跟着三人,中间一人便是阎罗公主,此时阎罗公主两眼通红,似美人含珠,惹人怜惜。阎罗公主左右各有一人,均为道士打扮,一人手拿浮尘,一人背负道剑,仙风道骨,气质出尘。

  还未来到智玉和尚近前,阎罗王便落在地上,对着智玉和尚拜道:“智玉菩萨大驾光临,小神有失远迎,还望菩萨莫怪。”

  智玉和尚答应道:“阿弥陀佛!阎君公务繁忙,劣徒之事劳阎君挂念许久,罪过罪过。”

  阎罗王指着身旁两位道士,对智玉和尚几人介绍道:“这两位仙长乃是酆都得道的地仙,阴长生和王方平。正好来我第五殿中做客,听闻智玉菩萨到临,特地与我一同过来拜见。”

  竺星宇心下惊骇,他在竺桥时,偶尔也读过介绍神仙的书籍,如《神仙传》等等,阴长生之名多次出现在各种仙人志当中,他是小仙翁葛洪的岳父鲍靓之师,曾拜师上古大仙马鸣生,是一位真真正正的仙人。

  而王方平虽然名声不现于世,只是在介绍其他神仙之时偶有提及,但仅凭偶尔出现的几次记载中所施展的神通,亦足以印证这位仙人道行不在阴长生之下。两人在酆都留下的许多事迹,也广为流传,其中最有名的应当要属酆都名产——仙家豆腐乳的来历了。

  好在这两天来,竺星宇所见所闻已经超乎常人想象,此时见到两位传说中的仙人,虽然心里吃惊,但是没有失态,颇有点见多不怪的意思了。

  阴长生和王方平上前施礼,与智玉和尚等人寒暄一番后,阴长生浮尘一扫,对众人说道:“此事本乃阎君与佛门之事,更可以说是阎君家事,我与王方平道友恰逢其会,阎君说此间误会颇多,非要拉我两做一回和事佬,还望诸位给个薄面,有话好说,将此事善了。”顿了顿,又对智玉和尚施礼道:“智玉菩萨乃是与我师伯赤松子大仙同梯的大德菩萨,我等皆是晚辈,此事最后还需请智玉菩萨定夺。不过,以智玉菩萨的道行德行,料想定能秉公处理。”

  春江和尚闻言大怒道:“我师父道行深厚,岂轮到尔等说三道四。此事我师父自然会秉公处理。阴长生道友,你也莫要搬出赤松子之名,即便他此时在此,你且看我郭春江是不是怕他。”此话一出,阴长生顿觉脸红,但智玉和尚名号实在太过响亮,其道行果位之高,不是他和王方平两个地仙可以相抗,搬出赤松子大名也是无奈之举。

  王方平眼见阴长生招架不住,连忙上前解围:“罪过罪过,是我等鲁莽。以智玉菩萨之名,自然不需要我等多说什么。我们还是赶紧将事情做个了解吧。”

  竺星宇闻言上前说道:“各位大仙,此事我已听师父说过,皆因我前世做白水龙王之时,对阎罗公主始乱终弃。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之错,我愿受一切责罚,还请阎君不要为难公主。”

  阎罗王却面带惊异道:“你们如此大的阵仗,难道只是要为小女求情?既然如此,诸位高僧究竟准备如何了解此事。”

  原来春江和尚去请阎罗王时,并未详细说明原由。阎罗王听闻智玉和尚亲自前来,只道是为了女儿谋害其弟子之事前来兴师问罪。哪敢怠慢,正好阴长生与王方平在第五殿中做客,连忙拉来助阵,这才有了先前的误会。

谢吾师说
欢迎批评,不胜感激!

第十一章 地府之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