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离寺返乡

  竺星宇收回心神,对智玉和尚问道:“师父,原来这整个宏佛寺,都是一粒舍利子所化,而所谓宏佛法,竟然就是这粒舍利子蕴含的佛法。不知道这粒舍利子是何来头,是何人所有。”

  智玉和尚说道:“这粒舍利子是如来佛祖圆寂之时所化。”

  道莲和尚大惊道:“师父,若这粒舍利子是如来佛祖圆寂时所化,那师弟修炼此舍利子法门,将来是不是一样会走上佛祖老路吗?既然如此,修炼此法又有何意义。”

  智玉和尚摇头说道:“所谓破而后立,此舍利子既然是佛祖以性命换来,其中必然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佛曰,不可说。此中要领,需要楞严自行觉悟。”

  竺星宇问道:“如何才能自行觉悟?还请师父开示。”

  智玉和尚说道:“我佛门修行,极讲究机缘,至于如何寻找机缘,却看你个人领悟了。”

  竺星宇闻言若有所思,却听见智玉和尚又说道:“今日听阿弥陀佛之言,净土极乐世界似乎即将经历一场大劫,大劫中净土极有可能覆灭,如今宏佛寺也已不在,你们心中有何打算?”

  郭春江说道:“云霞观的云霞散人曾多次邀请弟子入世开示,此番弟子正好去云霞观中修行。”

  智玉和尚点头道:“云霞散人虽为道门中人,但她曾在我座下修习佛门精要,如今各派世俗之见颇深,她一人修习佛道两派经典,多受世俗佛门道门中人排挤,你此番前去,的确可以照应一二。”

  郭春江对智玉和尚一施礼,又对竺星宇三人说道:“几位师弟,此后如有事,可去云霞观找我。阿弥陀佛,贫僧去也。”

  说完,便化作一道佛光消失在众人眼前。

  道莲和尚赞道:“大师兄心志坚定,已经不受外物影响,来去自在,好不潇洒。”

  黄兴江“哈哈”一笑,问道:“道莲师弟,你欲往何处?”

  道莲和尚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先行了结,何去何从,待此事了结之后,再做打算吧。”

  黄兴江闻言微笑道:“你要了结之事,同样与我也有因果,不如我们同去吧。”

  道莲和尚知道黄兴江是担心自己一人应付不了此事,故而出言欲助一臂之力,于是感激道:“多谢师兄,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恐迟则生变。”

  说罢,与黄兴江拜别智玉和尚,也化作佛光而去。

  竺星宇见几位师兄都走了,不由得惆怅起来,智玉和尚笑道:“宏佛之法虽然已在你手,但是要如何开启,却需要你个人领悟,谁也帮不了你。你修为日短,道行毕竟不够,不如跟在我身边吧?”

  竺星宇点头道:“弟子也是如此打算,但我入佛之事,毕竟还未通知父母家人,我想先回家看望亲人。”

  智玉和尚听到竺星宇想家之言,面露慈祥之色,笑道:“楞严,我们出家人修行,虽然是为了求清净解脱,但不是叫人六亲不认,所谓四大皆空,那是不理解佛法的人对我佛的偏见。你注定不是凡僧,将修行的法门显然是有别于住持世间法的唯论理性法,将来只要你道行够高,对清规戒律的显化,也必定与凡僧不同。只要你心志坚定,即使如地藏王一样,在地狱中修行,一样可以修成正果。”

  “是,弟子知道了。”

  智玉和尚望了一眼宏佛之境,心中也不禁感叹良多,毕竟自建立宏佛寺起,自己便在这寺中镇守,如今宏佛寺化为佛祖舍利子进入竺星宇体内,她的职责也算完成了。

  想想千年来苦守宏佛寺,如今终得解脱,从此在世间又了去一桩大因果,道行一瞬间如洪水猛兽般猛长,竟然就进入了十地菩萨之境。

  原来佛门所谓机缘就是如此,往往不知不觉中,觉悟某一种本质,领悟某一个道理,道行便可以突飞猛进。这根本不是枯坐冥想,便能想明白的。

  难怪世人总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原来在真心放下屠刀那一刻,便是幡然醒悟之时,心中产生了向善之心,具有了成佛的条件,人的道行也会随之突飞猛进。

  过了许久,智玉和尚才稳固心神,幽幽一叹,道:“山中方几日,世上已千年。我们走吧……”

  二人出了宏佛境,却是在一片小树林中,小树林并不茂密,树木三三两两的胡乱排列着,毫无章法。智玉和尚对竺星宇说道:“楞严,你不要小看这片小树林,它虽然看似随意排列毫无整齐之感,但其中却蕴含了一道佛门法阵,一般人进来,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与寻常小树林并无任何不同,更不会发现宏佛境入口便隐藏在此中。即使有道行高深的人前来,要破解此处法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现在跟着我走,不要出错。我教你进入此境的方法。”

  说完,便在阵中,教起竺星宇来。竺星宇问道:“师父,我听闻各教派对本教秘境极为看中,大多数护山大阵都是有进无出的,我们宏佛境的阵法,也是如此吧。”

  智玉和尚笑道:“那只是世人的讹传罢了,各教虽然法门不同,但修习的都是正道法门,轻易取人性命的事情是各派皆不能容忍的,护山大阵只是为了保护山门秘境而已,众生何其可怜,倘若因误入山门便要取其性命,与邪魔歪道何异。所以护山大阵的原理,无外乎以迷惑为主。此类阵法一般来说,进来极难,出去却极为容易。此刻你已知道进山方法,我们出去吧。”

  原来护山大阵想要出去,只需要顺着眼前的路走就行,无论走那条路,最终都会被送出去,这也是取自上天有好生之德的意思。护山大阵的本意便是以送出为原则,倘若将生灵困死在阵中,与杀生也没什么不同了。

  两人很快就走出了小树林,来到一片田野上。正想找个人问路,就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大汉,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把沾血的菜刀在追一个小孩子,身后不远处还跟着好些人,手里拿着各种农具,看打扮应该是本地村里的村民。

  那小孩子跑得极快,但毕竟年纪太小,体力比不了大人,不一会儿就累得不行,正好前面田间有棵歪脖子树,于是使出最后一丝气力,蹬蹬几下,好不容易爬上树去。

  那大汉虽然身形魁梧,但是似乎对这棵歪脖子树有些惧怕,竟然不敢爬上去,只是站在树下,不停的拿菜刀砍树,口中还念念有词,面目狰狞,神态疯癫,状似发狂。

  后面的村民好不容易追上来,见状连忙上前,想将大汉制服,无奈大汉手拿凶器对持,一时间无人敢做出头鸟,便僵持在歪脖子树下。

第十九章 离寺返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