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贪财害命

  两人来到井底,扶起大脑壳正准备上梯子,却发现井侧面有亮光,王老太公顿觉惊奇,点亮手中火折子照过去,竟然有一个大洞,可以供一人爬过去。王老太公素来胆子大,见到洞中传来阵阵微光,便要爬过去看个究竟。却被王大脚和大脑壳拦了下来。

  王老太公嗤笑道:“亏你们两个平日里还与我称兄道弟,遇到这么点事,便害怕起来了!说不定里面是什么藏宝地,这下我们可能要发大财了。”接着,又奚落了几句。两个少年平日里也在村里肆无忌惮,以好汉自居,被王老太公一激,哪里还受得了,血气一上来,便抢先爬了进去。

  好在地洞并不算太长,几人不过几分钟时间,便爬到了对面。

  果然是一间密室,不知道何时被人挖出来的。三人落地站稳后,看清了密室里的东西,不由大喜。

  原来地上放着满满一箱珍宝,之前看到的微光,便是由箱中一颗菩提子大小的夜明珠上面发出来的。王大脚抓起一把珠宝,塞进口袋,“哈哈”大笑道:“这下我们发财了。等出去后,一定要花天酒地一把。”

  王老太公想了一下,拦住想要搬宝贝的两人,说道:“此地的宝贝又不会跑,我们还是先弄清楚情况再行动,以免惹祸上身。再说了,我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将宝贝搬出去,村里人还不来跟我们抢宝吗?到时候我们能分得多少,还不好说呢。”

  两人觉得王老太公说的有道理,于是仔细查看密室,最终他们也没发现任何端倪。

  此时三人便发生了分歧,王大脚想立刻把宝贝带出去分掉,而王老太公和大脑壳却觉得应该从长计议。

  说到这里,王耀伟突然插嘴问道:“我自出生起,便没有听说村里有王大脚这号人物,莫非是父亲你和大头叔为了宝贝杀人灭口,所以他现在过来寻仇了?”

  王老太公闻言大怒:“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裂枣子,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爹是这种人吗?”

  “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别打岔了,快让你爹说完。”王耀伟被骂得不敢回嘴,王耀先的母亲却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连忙帮他解围,催促王老太公继续说下去。

  王老太公似乎极不愿意说起后来的事情,但最终他还是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了下去。

  三人虽然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心地都不坏。原来三人都是孤儿,其父母都死于兵荒马乱之中,好不容易太平下来,他们却因为是起义军之后,家中田地早已被没收,没有被杀被贬为奴隶已经是万幸。西湾沟村的村民可怜他们的身世,平时对他们多有照顾,他们嘴上虽然不说,其实心里一直想要报答这番恩情。几人商量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把发现宝藏之事告诉当时的保正。

  当时的保正是一位修儒的先生,曾经在朝中为官,因与当朝宰相政见不合,便以年事已高为由辞官归田。回乡后,便被当地村民推举为地保,是一位颇有学问,见过世面的老好人。

  老保正听几人说完事情经过后,沉吟良久,才说道:“此事绝不简单,极有可能和起义军残党有关,你们几人皆为起义军之后,此事千万不可声张。若被小人得知,只怕不止你们性命难保,我们全村人都要送命。”

  “既然如此严重,我们弟兄自然守口如瓶。”王老太公拍拍胸口,“我三人受过西湾沟村大恩,想报答尚且没有能力,怎么会做伤害村民的事情。”

  老保正见王老太公拍着胸脯表态,也就放心下来。对几人说道:“前几日村中来了一位修全真的道长,相貌与起义军的军师饵叔子极为相近,我当时不知其来意,便将他打发走了,现在想来,定然是为了那箱珠宝而来。”

  “饵叔子,那不是神仙吗?”王老太公他们大吃一惊。

  老保正却笑道:“这饵叔子一身精血已经悉数化为元气,的确已经达到了炼精化气的大圆满阶段,体内应该也已经练出丹胎了。但他尚未能炼气化神,丹胎未能孕育出元婴来,就还是凡人。老夫虽然年事已高,但并不见得斗不过他。”

  王老太公三人毕竟只是乡野村夫,听老保正讲起修炼之事,如入云里雾里,但听老保正说他能斗得过饵叔子,心里只道他是在吹牛。

  大脑壳连忙装作委屈地说道:“村长您就行行好吧,我们三兄弟大字不识几个,您给我们讲这些,我们哪里听得懂。还是赶紧安排人给我看看脚吧。”

  几人听到大脑壳发牢骚,都禁不住笑了起来。老保正表示他会安排,又再三交代众人,一定不要声张此事,必须等饵叔子再来,与他商议之后才做决定。

  就在几人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王大脚却独自一人在一旁默不作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王老太公见状,推了他一把,将他惊醒过来,差点吓出一身冷汗。王老太公“哈哈”大笑道:“怎么回事,大脑壳摔坏了脚,大脚你也弄坏了头不成?”

  大脑壳闻言怒骂起来,王大脚与王老太公打作一团。

  说道这里,王老太公长叹一声,心中似乎感概良多:“本来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这人心啊,实在难测。”

  “莫非是那王大脚生出贪念,此事节外生枝了?”竺星宇好奇的问道。

  “正是如此,有句话叫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若只是贪图那些珍宝,也不至于会发生后来那些事情了。”王老太公又叹了口气,继续说起当年之事。

  几人从老保正家里出来后,便各自分开了。大脑壳的脚只是扭伤了,其实并无大碍,但是王老太公不放心,还是决定去他家里照顾他,而王大脚却借口还有其他事急需处理,独自回了家。

  如此过了几天,那道士饵叔子果然又来了,老保正知道他所为何事,早已在家里等候。两人谈了大半天,又悄悄叫来了王老太公和大脑壳,但王大脚却不在家。

  当夜几人用过晚饭,正准备从老保正家里出发时,狗娃突然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告诉几人王大脚刚才带着两名官差去了古井。老保正大惊道:“大事不妙,若是被官差找到证据,全村人都要受到牵连。”

  几人马不停蹄赶往古井后,却发现王大脚已经身受重伤,倒在血泊之中,两名官差正抬着珍宝准备离开。

  饵叔子见状二话不说,运起体内元气,便向二人打去。官差见到饵叔子,只道是只大肥羊,不由得大喜过望,拔出牛尾刀便向饵叔子砍去。哪想到那饵叔子一身精血澎湃至极,化为元气贯通全身后,竟然刀枪不入,他二人只不过是学过三两天民团的乡勇罢了,怎么可能是武学修为已经登峰造极的饵叔子的对手。

  果然,三人刚一交手,还未见饵叔子施展神通,两名官差便被制服了。

  眼见饵叔子一招便制服两名官差,王大脚不禁惨笑起来,说出了事情原委。

谢吾师说
今天庙上有事,稍微迟一点。抱歉!

第二十二章 贪财害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