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随心所欲

  竺则之听到竺星宇说起正气门的境界称呼,哑然失笑道:“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

  “那么祖父现在的境界,就是丹心门的先生境界了?难怪你背上总是背着一张图,还不让我们看。这下我知道了,这是你的丹心铁吧。”竺星宇若有所思地问道。

  竺则之苦笑道:“这下你可弄错了,我原本是修炼正气门的,后来机缘之下,才得到这幅卷轴,接受了这幅卷轴原主人的传承。虽然也有了丹心铁,但是就根本来说,我还是正气门的人。此卷轴关系重大,并非我不让你看,而是因为它不可被开打。”

  竺星宇心想:早就听说修行者之间门户之见很深,今天听祖父连自己所属儒门哪个分支也要跟自己解释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生怕自己误会了,由此就可见一二。不过那卷轴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正要好奇发问,却发现已经到了外公家门口。

  只见一间茅庐外,随意地围了个篱笆,篱笆里面随意种着几株长得很随意的果树。果树下随意摆放着一把躺椅,躺椅前小桌上随意地放着一壶酒,宋德章就这么随意地坐在躺椅上,正悠然自得地随意翻动手中的书。

  竺则之感叹道:“几年未见,宋夫子境界已到了我不敢想想的地步。”他之所以如此感叹,是因为儒门修行的最高境界,乃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若达到此地步,便修成了圣人。草屋前的一切布置看似随意,却并不给人感觉一丝不适。宋德章此时的境界,显然已经踏入随心所欲之境,只是这随心所欲,尚不能做到事事皆不逾矩。不过已经接触到圣人的门槛,难怪竺则之会有如此感叹。

  智玉和尚也感叹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圣人之境也。”

  宋德章闻声而望,见到亲家和外孙站在篱笆之外,大喜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则之,你来了。还有星宇,你也来了!还为我带来了两位新朋友。快快请进!”说罢,并没有见到他有任何动作,篱笆的门就自己打开了。

  竺则之见怪不怪,走进了院子。竺星宇跟在后面笑道:“外公,我们一共就来了三人,你怎么数出四个来了!”

  宋德章看了他一眼,打趣道:“怎么?你带了外孙媳妇来,不是给外公帮你看看的吗?”

  竺星宇暗道一声不妙,他这才想起玉佩中的阎罗公主来。眼看宋德章误会,急忙就要做解释。却见阎罗公主从玉佩中飞出来,朝着宋德章拜道:“蝉儿拜见外公。”

  “你……”竺星宇没料到阎罗公主顺杆爬得如此之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阎罗公主却偷偷朝他做了个鬼脸,看样子甚是得意。

  宋德章抚须笑道:“很好,很好。竟然是一位鬼仙。看来你们注定前途坎坷,若真能在一起,定然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千古佳话啊,我一定要将此事写出文章,让后人传颂。实在是太妙了。”

  听到宋德章的话,竺星宇不由觉得眼前一黑,自己这外公总是稀里糊涂,怎么听这话的意思,自己不是他外孙,而是他幻想的某个凄惨悲凉的爱情故事里面的男主角。

  阎罗公主闻言也不由的脸色一黑,什么叫我们注定前途坎坷,这到底是希望我们好,还是咒我们呢?

  宋德章却不理会他们,犹自陷入无限幻想之中,一脸猥琐之相,直到竺则之实在受不了,轻咳了一声,才把他召唤回来。他整理了一下衣冠,瞬间变成了一位昂首挺胸正义凛然的夫子,哪里还有半分猥琐样子,只见他面不改色地问道:“星宇,还不为我介绍介绍这两位贵客。”

  竺星宇正在尴尬之中,见外公转移话题,他求之不得,指着智玉和尚和阎罗公主就介绍起来。

  当宋德章听闻竺星宇介绍智玉和尚时,便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了。

  智玉和尚笑道:“宋夫子道行高深,令老僧钦佩。”

  宋德章摆摆手道:“智玉菩萨,你我早已不是凡夫俗子。明心见性,何必用这些世俗之礼,浪费大家的时间呢?”

  竺则之却不服气的道:“既然你不讲这些,为什么每次非要我叫你夫子,我们可是儿女亲家。”

  宋德章正色道:“智玉菩萨与我乃是同梯,修为道行也差不多。你却不同,你我虽然是亲家,但按照儒门的辈分来算,你是晚辈。既然你进了儒门,儒门之礼就应当遵守。佛道守戒,我儒门守礼,都是修行的必要途径。故圣人云,礼不可废。则之,这么多年你毫无精进,就是因为在礼法的修行上,还不能融会贯通。”

  竺则之被他教训一通,一时语塞,却不能反驳。

  阎罗公主刚才被宋德章的言语弄得心中有气,此时听到宋德章在教训竺则之,不由偷偷对竺星宇说道:“你外公果然得了儒门的真传。”

  竺星宇不明所以,问道:“怎么说?”

  阎罗公主一脸嫌弃地说道:“这不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吗?”

  竺星宇却摇头道:“我却觉得外公说的很有道理。礼法戒律乃是修行的基础,不可轻易废除。”

  阎罗公主见自己跟他开玩笑,他却一本正经,忍不住撇了撇嘴,叫了声没劲。

  在他二人开小差的时候,宋德章跟智玉和尚却谈起了关键事。

  “智玉菩萨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在这样一个村子隐居吧?”宋德章说起正事来,再没有刚才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其实也是没有办法,躲在此地已经十几年了。”

  “以夫子的道行,在现在人世间,竟然还有需要躲避之人?”智玉和尚颇为吃惊的问道,“莫非是万法同修会的人?”

  宋德章点头道:“正是他们,不过以他们的修为,想要对付我,本来也没有这么容易。坏就坏在,我的丹心铁不见了。”

  原来丹心门的儒修一生修为皆在丹心铁之上。失去丹心铁,一身道行有一大半便发挥不出来了。因此,丹心门之人视自己的丹心铁犹如性命。

  “我听闻丹心铁乃是蕴含儒门修者毕生修为道果的本命法宝。与儒者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绝不可能被切断。再说他人即使得到,没有相应法门也没有用。不知是如何丢失的?”智玉和尚知道丹心门的人对丹心铁的重视程度和意义,不亚于得到高僧死后所留的舍利子,甚至过犹不及。

  宋德章幽幽一叹,“此事还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第三十五章 随心所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