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狂儒道逆

  十几年前,宋德章已经是楚湘一带的儒门魁首,门生遍布天下。其在儒门的地位之高,即使总督抚台见到他,也要行弟子礼。

  有一次,他应当时新上任的湖南巡抚娄光义之邀,去云麓书院讲学。

  在路上,娄光义突然为他引荐了两个人。

  他一眼便认出来,这两人正是万法同修会里臭名昭著的狂儒萧灭凡和道逆虚真子。

  这万法同修会,是由一名自称为万法元祖的修行者所创立,聚集了一群修行邪魔歪道法门和野狐禅的修行者在里面,这些人常常为了增强自己的法力修为,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对众生造成了极大的祸害。

  宋德章见娄光义带了这两人来,心中大怒,质问其原因。

  那狂儒萧灭凡笑道:“我们苦苦修行,不就是为了得道果,求长生吗?可是儒门偏偏没有长生之术,无论我们有多大能耐,百年后之还不是黄土一杯,宋夫子,你说我们这么辛苦修行儒法,究竟为了什么?”

  宋德章冷笑道:“这世间无论修炼哪门哪派,无论修行何种法门,首先必须正形,我想,你们已经忘记何谓正形了吧。如果修行者是为了一己私欲而修行,那他迟早会被天道所不容,这是自取灭亡,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要失去。”

  狂儒萧灭凡冷哼道:“宋夫子,你不要以为全天下就只有你是夫子境,想说教我,你还不够资格。”

  宋德章“哈哈”大笑道:“阁下如此猖狂傲慢无礼,看来这儒门礼仪是白学了。”

  萧灭凡大怒道:“你我皆是夫子境的儒修,你岂可对我出言不逊。早就听人说你道行多么高深,今天就要试试你是不是真的名不虚传。”

  道逆虚真子见状拦住他说道:“萧兄,莫要动怒,务必以老祖大计为重。”

  萧灭凡听到老祖大计几个字,方才冷静了下来,但嘴上仍在骂骂咧咧,似乎是认为宋德章不配对他指手画脚。

  宋德章心里暗道:野狐禅就是野狐禅,还自以为得了道,其实早已经偏离了正道,误入歧途而不自知。久而久之,便养成了这种狂妄自大的心理。我何须与他们废话,不如先拿下他们,再逼问那老祖大计的内容。

  想到这里,宋德章不再犹豫,从袖中拿出丹心铁,是一把二尺长的戒尺,对着萧灭凡扫去。

  萧灭凡也没想到宋德章说动手就动手,但是他也不怕,冷笑道:“伪君子就是伪君子,只会用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说话间,他闪过戒尺,体内暗运法门,一股浩然之气瞬间护持周身。

  “你有丹心铁,我也有,就让你见识我的厉害。”说完,抽出一把扇子,对着宋德章横劈过去,出手却是正气门名招“天地正法”。此招一出,天地间突然出现一股磅薄之力夹杂着儒门浩然之气冲向宋德章。

  宋德章“哈哈”大笑道:“如此不伦不类的法门,也只有你们这些邪门歪道才用的出来。莫要告诉我,你是什么两派同修。”只见宋德章挥舞戒尺,直立身前,饱提真元,一股纯正的浩然正气附于戒尺之上,萧灭凡的浩然之气竟然还没有靠近他周身,就自行消散开去。

  宋德章笑道:“歪理邪说,也敢妄做人师。且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正在的夫子之境。”说话间,已经运起戒尺,充斥浩然正气,挥手砍向萧灭凡。

  萧灭凡见到此招,不由的大惊失色,这招数自己以前竟然从来没有见过,而且就算自己使用出来,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同是夫子境,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差距。先前宋德章化解自己“天地正法”时,也显得极为轻松,轻描淡写似乎全不费功夫。莫非他的境界更高?想到这里,他再也不敢托大,对着虚真子和娄光义叫道:“这老贼功体特殊,正好克制我的功法,你们快来助我。”

  直至此时,他仍不相信是自己道行弱于宋德章,而是认为宋德章练有特殊功体,正好克制了自己。实际上这些功体、法力、招数之说都是野狐禅凭空捏造出来的。练什么功,用什么招数,有多大法力,全在道行上体现出来。修行者早期可能还会比拼这些,以招数法力取胜,甚至还可以因为招数功体高明而越级挑战。但是到了夫子境、菩萨境、炼神返虚真仙境界这样早就可以用自己领悟的天道法则来相斗的修行者,还需要什么功体,什么招数,比拼的就是道行和法门,再有就是例如丹心铁之类的法宝。在道行境界之下,一切招数皆无所遁形,与人斗法时,一切皆在自己算计之中,这才是大神通者。

  就像刚才,宋德章之所以轻易化解萧灭凡的招数,乃是因为有形之招,怎么可以逃脱道行算计,萧灭凡抬手之时,所谓招数就已经被了然于胸,在宋德章眼里,无异于顽童耍大刀。而他砍出去的那一戒尺,只是自己道行运转下,随心所欲的一尺,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却契合了天道法则。根本不是萧灭凡这种假夫子可以理解的。

  狂儒萧灭凡自成名以来,接触的都是一些野狐禅或者邪门歪道,因为修炼出一些特别的招数,在夫子境以下几乎没有敌手,便自以为自己已经是夫子境。其实他哪里见过真正的夫子境高人。此时与宋德章一交手,差距立刻显露无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好比你还在用刀剑的时候,人家已经在用飞机大炮了。从本质上就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

  因此宋德章看到萧灭凡和虚真子出手,根本没有放下心上,戒尺挥舞间,暗暗蕴含法则之力。不过须臾之间,三人便招架不住,萧灭凡和虚真子见势不妙,转头便逃之夭夭。留下娄光义一人,哪里是宋德章的对手,一回合便被制服。

  娄光义忍不住大骂道:“万法同修会的人,果然都是些背信弃义之徒。竖子不足与谋。”

  宋德章却笑道:“若是今天我被你们擒下,只怕又是另一番说辞了吧。”

  娄光义惨笑道:“我自修行以来,也曾想过秉持本心,为江山社稷计,为天下苍生计。然而世道黑暗,我屡见前辈鸿儒空有一身抱负,一身我至今都需要仰望的道行,最后却因为这所谓的本心,为奸人所嫉,不是死于非命,就是壮志难酬。于谦是如此,王守仁是如此,我的恩师张居正也是如此。”

第三十六章 狂儒道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