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昌黎先生

  竺星宇眼见自己祖父打开图卷,心中极为震惊。因为自他记事起,就见到祖父背着这幅图卷,但是从来没有打开过。

  此时,神秘图卷终于被竺则之打开,这幅图卷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为何见到阎罗公主的玉佩之后,竺则之会选择打开此卷轴,究竟玉佩和图卷之间有什么联系呢?这其中又牵涉到多少辛秘?一个个问题不由自主地在竺星宇心中盘旋。

  竺星宇差点心神大乱,连忙默念起《慈悲地藏宝忏》,压住了心中诸多念想,这才敢朝图卷看去。

  图卷被缓缓打开,竺星宇定睛看去,却发现卷轴之上空空如也,竟然是白纸一张。他心中再也压制不住困惑,正要开口询问。却突然间感应到一股极为精纯的浩然正气从图中喷薄而出,一道人影伴随着浩然正气出现在众人面前。宋德章和竺则之见到此人后,双双下拜道:“拜见昌黎先生!”

  智玉和尚似乎也认出此人身份,跟着下拜道:“佛门弟子杨智玉,拜见昌黎先生。”

  竺星宇暗暗道:这昌黎先生,到底是哪个昌黎先生,竟然能让我外公和师父都要下拜。突然,他似乎想起一个人来,忍不住惊呼道:“韩昌黎,你是韩愈……”这人竟然是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

  那人轻轻笑道:“诸位不必多礼,我早已不是什么昌黎先生,如今只是一道残念而已。”他与智玉和尚似乎是旧时,此时见到智玉和尚,不免感叹道,“智玉菩萨,想当年你我还为儒佛之争,都过好几场。如今你道行已趋圆满,而韩某却已经是亡魂一缕了。”

  竺星宇听他这么一说,便想起了那篇著名的《谏迎佛骨表》,当时佛教初入中原不久,与中原本土的儒教和道教发生过几次大战,其中激烈层度可想而知,最终几方在互相了解其教义后,终于握手言和,共存于世。再后来虽然时常发生一些小摩擦,但是再也没有爆发过宗教大战了。

  不过这韩愈在世之时,却正是儒佛之争最激烈的时候,韩愈作为当时的儒门魁首,自然当仁不让。在唐宪宗下诏迎接佛骨舍利之时,上奏了这本名垂千古的《谏迎佛骨表》,虽然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唐宪宗的采纳,还引起宪宗皇帝震怒,险些杀害了韩愈,但是这本奏折却成为了后来唐武宗灭佛最大的文字依仗。

  不过这些都是前尘往事,佛道儒三教早已摒弃前嫌,时至今日,三教可谓之三位一体,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大概是因为三教的宗旨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大爱无私的缘故吧。

  时隔千年,两位故人再此相见,回忆起当年的教派之争,心中不知道又是何种感概。

  宋德章知道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对韩愈拜道:“昌黎先生,请看这是何物。”他拿过竺则之手里的玉佩,递到韩愈眼前。

  韩愈早已身亡,此时只留一缕魂魄被寄养在古卷轴之中,他虽拿不起玉佩,但神念异常强大,直接用神识就能感应到玉佩上所有的形态。片刻后,韩愈大喜道:“果然是一以贯之,好,很好,真是太好了。”

  竺星宇不明白韩愈为什么如此高兴,于是出言询问缘由。宋德章解释道:“先秦之前,我儒门原本有一以贯之、内圣外王、浩然正气和十二字真言四大法门,可惜被始皇帝焚书坑儒之后,四大古法皆已失传,现如今的正气门法门是亚圣董仲舒根据前人所留的孟子残章所悟得,丹心门法门则是诸多前辈先圣根据十二字真言所悟得。”

  韩愈接言道:“不错,我儒门原本也有长生法门,便是这一以贯之,可惜先秦之前尚未有人练成,先秦之后便已失传。”

  智玉和尚笑道:“儒门法门,入门极为容易,修炼起来瓶颈也小,所谓一饮一啄,天道之下,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既然儒门以入世为己任,又何必去求长生呢?”

  韩愈哑然失笑道:“我儒门历代贤圣层出不穷,的确是招天道妒忌了。不修炼到真圣之境,绝无长生可能。不像你们佛道两家,一个阿罗汉果位便可以活上千年,一个炼气化神的先天便能活上二千年。”韩愈话虽然如此说,但说到儒门圣贤层出不穷时,还是流露出一丝骄傲。各教法门自然各有各的好处,同时也各有各的不足,此时韩愈与智玉和尚谈起修炼法门的利弊,智玉和尚恐又要产生佛儒之争,连忙闭了嘴。

  宋德章笑道:“我初见这块玉佩时,还不敢相信,仔仔细细看了半天,才敢认定此物竟然是传说中用来承载我们儒门四大法门之一的不器玉。”

  韩愈说道:“此玉中有两层介子须弥空间,第一层是为了迷惑外教之人,第二层则必须用儒门最纯正的浩然正气才可以打开。只是至先秦之后,四大法门皆已失传,谁又能修得最纯正的浩然正气呢。如今是空有宝山,却只能望之兴叹啊。”

  竺星宇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竺则之怒斥道:“竖子,不得无礼。”

  竺星宇见祖父呵斥,收住了笑,说道:“儒门的先秦诸圣,不可能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他们岂会坐视本教法门失传,一定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打开此玉空间,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竺星宇其实说的很有道理,就好比一个人不可能只为自己的家里准备一把钥匙一样,一定还配有备用钥匙,或者其他的办法进入家中。

  韩愈听到竺星宇的话,恍然大悟道:“的确应该有其他的办法,我们先前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不器玉,自然也没有人研究过如何打开它,一切都是从先秦残卷中所得知,说不定这也是先圣为了迷惑敌人的手段。”他转头想宋德章问道,“此子何人,小小年纪竟然如此通达。”

  宋德章答道:“此子乃是我的外孙竺星宇,智玉菩萨的弟子。”

  韩愈听说竺星宇拜在智玉和尚门下,不由大叹可惜。

第四十章 昌黎先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