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去留无意

  阎罗公主伸了个懒腰,大喘了一口气,才说道:“这法门果然精妙之极,可惜以我现在的修为,起码还需要修行个几年才能够成功。”

  韩愈抚须笑道:“欲速则不达。这世间的正法,都没有捷径可走。必须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

  阎罗公主苦笑道:“看来本公主只能多辛苦几年了。唉,又要蹉跎几年大好青春啊。”她又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是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了,不由得感叹自己居然也有这么勤奋刻苦的时候,竟然也会修行的忘了时间。

  她对韩愈说道:“也不知道外公他们在屋里聊些什么,我们去看看吧。”说完,也不理韩愈是不是答应,就进了屋。

  韩愈微笑地看着她飞进屋里,轻抚了一下长须,像是心愿得偿一眼,老怀安慰。

  宋德章看到阎罗公主进了屋,连忙问道:“昌黎先生已经将所有法门都传授给你了吗?”

  “的确都传授给我了,可惜我如今修为太低,还不能完全使用这些法门。很多地方只是知道,但还不能理解,还需要修炼和机缘才行。”阎罗公主回答道。

  智玉和尚这时候突然宣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开始唱起《往生咒》。

  宋德章也长叹了一声,对几人说道:“昌黎先生去也。”

  阎罗公主不明所以,问道:“他去哪里了?我进来时,他还在屋外。”

  “他已经不在世间了。”宋德章面色平静,但眼角已经隐隐有泪光出现。

  阎罗公主大吃一惊,自己刚才进屋的时候,韩愈还是好好的,这才眨眼工夫,怎么人就不在了?她不肯相信,又飞出屋外,想看个究竟。

  此时屋外已经空无人烟,唯有那几株果树还在春色里摆动,似乎在述说着春风的挽留。小桌上的卷轴仍然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依旧空白如初,未曾记载一丝一缕的痕迹,好像那人从不曾来过,也从未离开。

  随后出来的竺则之没有说一句话,他默默地将卷轴收好,重新背在了背上,就像从来没有取下来过。

  阎罗公主看向他们,想问为什么,最终却没有问出来。

  竺则之静静地在躺椅旁站了一小会,才哭着说道:“昌黎先生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这卷轴里的只是一缕残魂,本来是由正气门历代主事亲自守护的。后来正气门发生内乱,此卷轴辗转流落到我恩师本州先生手中。再由本州先生临终前托付给我。”

  宋德章收拾了一下心情,接着说道:“本州先生乃是我们儒门专修周易的鸿儒,擅长易理推衍之术,神通极为不凡。自他得到此卷轴之后,便闭门谢客,苦心专研。但是直到他临终前散尽毕生道行,放弃转世轮回的机会,才推衍出此卷轴中的一丝信息,并因此将此图托付给了竺则之。”

  “的确是这样,昌黎先生仅存的一丝魂魄在我恩师毕生道果之力刺激下渐渐苏醒,并与我产生了联系,于是我才知道了卷轴的秘密。可惜他毕竟只是一丝残魂,苏醒之后也只能寄居在卷轴之中,否则便不能再长存了。”竺则之叹息道,“这么多年来,我牺牲自身道行根基为其续命,也只能勉强保持其残魂不散罢了,至于卷轴,我更是再也不敢打开了。今天也算是机缘巧合,当时昌黎先生一眼就认出不器玉,一定让我打开此卷轴,放他出来,虽然我知道只要他一出来,必死无疑,但在他的一再恳求下,我最终还是同意了。”

  阎罗公主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古灵精怪,其实最重感情,听到这里不由大怒道:“所以昌黎先生是故意让你打开卷轴的?所以你们一早就知道,打开卷轴之后,他就会灰飞烟灭?”

  宋德章点头承认道:“我们的确一开始就知道了。我们修儒者不惧怕死亡,只怕死得毫无价值,不能为后人留下什么贡献。昌黎先生为我儒门寻回一以贯之,死得其所。”

  “哈哈哈哈哈……”阎罗公主狂笑起来,但是一双美目中却擒着眼泪,她指着宋德章,恨声道,“你们儒门的人真是好高深的道行,好高明的算计,特别是这个狗屁韩昌黎,死了也要算计本公主。这下可好了,我受了你们这么大的恩情,不得不还了。看来我这一世跟你们儒门是摆脱不了关系了。”

  “阿弥陀佛!”此时智玉和尚已经念完《往生咒》,从草庐内走了出来,看着又一个故人离世,她只能幽幽一叹,“昌黎先生走的潇洒,可怜我这把老骨头,还要继续为众生奔波。”

  “可不是吗?”阎罗公主恨恨地说道,“这老匹夫说走就走,连半个字都不曾留下。他是走的潇洒,可是却一点也不管人家的心情。”

  说着,阎罗公主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智玉和尚将她抱在怀里,任由她在自己怀中嚎啕大哭。

  竺星宇也被外面的动静惊醒过来,从入定中睁开眼,才发现所有人都出去了。随后他在屋里已经听到了一切。当他走出草屋的时候,正好看到阎罗公主在智玉和尚怀里嚎啕大哭,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的这么伤心,心中又生出感慨。

  情感的确是这个世间最难琢磨的东西。阎罗公主与韩愈今天才认识,相处也不过半天,此时却能因为韩愈的离去而哭的这么伤心。相反很多时候,从小青梅竹马,几十年的朋友,却冷不丁会在你背后捅你几刀。如今这世间时时刻刻都在上演着骨肉相残、兄弟反目、夫妻背叛的戏码。即使面对面坐着,也分不清是真情还是假意。像阎罗公主这样敢爱敢恨,随时真情流露的人,还剩多少?

  阎罗公主也发现竺星宇在盯着自己,当然她并不知道此时竺星宇已经神游在自己的念想之中了。她见竺星宇一直蹙眉盯着自己不放,还以为是在看她的笑话,不由分辨道:“人家就是伤心嘛!”

  竺星宇被她打断思绪,从神游中恢复,见她一副小女儿态,不禁讪笑道:“公主真情流露,实在是性情中人。让我心生佩服。”

  阎罗公主冷哼道:“你以为人人都似你一般冷酷无情吗?”

  “……”竺星宇被这句话噎住,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四十三章 去留无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