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供奉卷轴

  “星宇,你怎么总是喜欢跟蝉儿吵架。你一个大男人,不知道让着点吗?”竺星宇刚想出言辩解,竺则之就教训起自己的孙子来。

  竺星宇心里大叫委屈,我的祖父啊,还真是亲祖父,第一,我十三岁都没到,怎么就成大男人了?第二,我什么时候跟阎罗公主吵过架,好像每次都是她在骂我吧?第三,我已经让到这种地步了,还要叫我怎么让?这偏袒的也太明显了吧。

  好在竺星宇的性格极为谦逊,待人处事都以礼字为先。即使被自己祖父教训的毫无道理,还是默默地点头承认了自己错了。朝阎罗公主看去,发现她正在得意地对着自己笑。

  宋德章打断几人的胡闹,说道:“昌黎先生的事情儒门知之者甚少,如今他既然选择默默离开,应该是不想让一以贯之这么快便现世。我们还需保守这个秘密。待将来时机成熟,再来传播正法。此时事关紧要,千万不可对任何人说。”

  “阿弥陀佛!”智玉和尚也表示赞同,“宋夫子所言正是智玉心中所想,如今暗流涌动,诸方势力尚未浮出水面,形式极不明朗,现在你们两个尚无保护正法的能力,只能先将秘密隐藏起来。”

  竺星宇说道:“我已经知道前途艰难。如今欲成大道,还要应付各方阻碍,看来需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只争朝夕。”

  阎罗公主小声说了句:“胆小鬼!”声音小的像蚊子嗡嗡嗡在叫,竺星宇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由得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师父和外公都对我们寄予厚望,我只是觉得任重道远而已。”

  阎罗公主闻言只是哼了一声,撇过头去,不再理会竺星宇。

  竺星宇对她的脾气也颇为了解了,转头向宋德章说道:“外公,我此次回去后,就要开始正式修行了。真希望早日能以自身的道行神游出窍,那样就可以天天来看你了。”

  宋德章摇头道:“在找回丹心铁之前,我的行踪还不能暴露,以免邪魔歪道找上门来。你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修行,努力提升道行。至于其他的,暂时还有我们这些老骨头帮你应付一下。”

  “外公,你的丹心铁既然在荆州城内,就一定有办法找到。只是不知道这丹心铁究竟是何物。”听得宋德章提起他的丹心铁,竺星宇忍不住问道。

  宋德章一边比划一边回答道:“是一把戒尺,长二尺、宽二寸。正面刻着荀子的《劝学》,反面刻着韩愈的《师说》。”

  竺星宇点头道:“我记下了。”

  宋德章笑道:“你祖父找了十几年也没有找到,你也不必刻意去找,一切随缘吧。”

  “我知道了。我先知晓它的样子,免得错过。”竺星宇点头道。

  竺则之朝宋德章施礼道:“宋夫子,如今昌黎先生已然不在,我欲将此卷轴带回家**奉,一来有个念想,二来也为了缅怀。”

  宋德章叹息道:“可怜我儒门从此又少一位英才。唉……时间也不早了,你的元神离体太久,赶紧回去吧。”

  智玉和尚朝宋德章拜别道:“我们走后,宋夫子多多保重。”

  “你们也保重。”宋德章对几人说道,“我就送各位了。”说完朝几人摆了摆手,颇为寞落地走回了草庐里。

  竺星宇收好不器玉,对竺则之说道:“祖父,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们走吧。”

  阎罗公主有些不舍的飞进了玉佩之中。

  竺则之又站了一会儿,才长叹了一口气,跟智玉和尚带着竺星宇回到了竺桥村。

  只是他们不知道,宋德章在他们走后,一个人又走出屋外,在果树下呆坐了很久。

  一代儒圣韩昌黎,就在这尚德谷中,一个平平常常的草庐外彻底离开了人世间。只有几棵果树在风中婆娑摇曳,诉说着属于他们的传奇。

  三人返回肉身后,竺文成竺文林两兄妹已经在家里焦急的等了一整天了。

  眼见竺则之他们醒过来,竺文成总算松了一口气,上前扶住竺则之,高兴地说道:“父亲,你们总算醒了,可担心死我了。”

  竺则之板起脸道:“死什么死,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吗?”

  竺文林笑道:“爹爹您就不要再吓唬三哥了,您也是道行高深的人,还会介意这些。”

  “他呀……”竺则之看着自己的独子,叹了口气道,“他要是有你四哥一半聪明就好了。”竺则之口里的四哥,是竺文成和竺文林的同辈堂兄弟,名叫竺文贺,也是当地颇有名声的读书人。

  竺文林一听竺则之提起这个四哥,也板起脸来,怒道:“爹爹你提这个人干什么,我哥是没有他聪明,可是他的人品连我哥一半都赶不上。”

  竺则之斥道:“胡说八道,他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书读得好又孝顺父母,人品哪里不好了。”

  竺文林还想辩驳,却被竺文成拉住,竺文成对她使了个眼色,就转移话题问起竺则之此行的结果。

  竺则之听到自己儿子问起今天的事情,不由得又想起韩愈之死。

  他将卷轴递给竺文成,交代竺文成将它安放在祖宗祠堂之内,并要求竺家子孙必须时时祭拜,不得有丝毫懈怠。

  竺文成自然不知道此卷轴中的秘密,但是他从这些年父亲得到卷轴后对它的重视程度,也能猜出此卷轴对父亲的意义,因此当竺则之提出要将此卷轴安置在祖宗祠堂并且供奉起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反而认为如果父亲不这样安排的话才是不正常的。

  既然是父亲特别交代的事情,自然不敢怠慢,于是叫上竺文林一起去了祠堂。

  智玉和尚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竺先生请节哀。”

  “唉……”竺则之叹道,“自从本州先生将卷轴托付给我之日起,我便知道我此生最大的责任便是守护卷轴。如今也算是完成了职责,一时间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今后何去何从。”

  智玉和尚笑道:“竺先生卸下了心中重担,应该高兴才对。”

  竺星宇也说道:“祖父,这几天便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

谢吾师说
这几天寺里事情太多了。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更新。

第四十四章 供奉卷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