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事起有因

  净月大僧正继续说起当年的事情,这次却不是讲的邓龙,而是从他被刘家请去为刘玉西看病开始。

  刘玉西染上怪病之后,刘日近想尽办法也治不好。不久就有各种流言传了出来,其中最多的是说他不过是浪得虚名,连自己的孙女都医不好,凭什么给其他人看病。这话传到了他耳中,他面子上过不去,索性把行医的事情交给了徒弟,自己退隐下来,并发誓不治好自己的孙女,绝不出山。

  后来他听人说到章华寺的净月大僧正道行高深,便毫不犹豫的找了过去。当时的净月还不是大僧正,道行也不如现在,刚刚进入了阿罗汉果境,正准备卸去章华寺住持之位,去云游四海。因为禅净双修的法门必须普渡众生,所以当刘日近来找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便答应了。

  当他坐在刘日近的马车里,在去往刘府的路上,早已经元神出窍,神游先去了刘府。

  他刚一到刘府,就发现了刘府的异常,他顺着妖气找到了正附在刘玉西身上的猫妖。那猫妖一见到净月大僧正,哪里敢有其他想法,直接就跪在了大僧正身前,求他为自己做主。

  净月大僧正运起道果稍一感应,便知道了这只猫妖的来历,它是一个含恨而死之人附在黑猫体内,与黑猫灵魂融合之后所化成的的魑魅。见到猫妖跪在自己身前,他问道:“我知道魑魅已经是有智慧的亡魂,只会去害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人,这刘小姐不过是个稚儿,绝对不会跟你有恩怨。可是那刘家有什么人与你结怨?”

  那猫妖听到净月大僧正问话,就知道这个和尚道行深不可测,一眼就看出自己的来历,像他这样的高僧最忌讳乱落因果,所以处事必然公允,于是接连磕了不知道多少个头,口中念叨着:“请大法师为我做主,请大法师为我主人伸冤。”

  净月大僧正笑道:“贫僧自然知道你有冤屈。你且细细道来,让我为你解开此结,如何?”

  那猫妖又连连道谢,将自己前来寻仇的缘由告诉了净月大僧正。

  原来此猫妖是荆州城外桃花乡三里村一农户家中所养。这家农户是夫妻二人,生有一个儿子,刚满五岁,一家三口原本幸福和美,无奈小童突然得了怪病,脑袋上长出一个怪瘤,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大。

  小童被怪瘤折磨的痛不欲生。无奈之下,小童父母只有带着他四处求医。几经打听,他们便找到了当时整个荆州最有名望的刘日近。

  在刘府中,刘日近看到小童的病后直摇头,对他父母说:“令郎的病,只怕是没有希望了,我这里有一个方子,可以为他多续命几个月,也算是尽人事吧。”说着,便写了一张药方给他们。

  小童的父母听说自己儿子没救了,不免得伤痛欲绝。小童父亲突然想起一件事,从怀中摸出一张药方,对刘日近说:“我们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我们桃花乡的邓大夫,顺便让他帮我们看了一下,他说有办法,也写了一张药方给我们,不如您帮忙看看吧。”

  “你说的是邓龙?”刘日近冷笑道,“把药方给我,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说着,他接过小童父亲手里的药方,认真看了一下,大怒道:“这个邓龙真是不学无术,你看看,他的药方跟我的一模一样。”

  小童父亲接过两张单子一看,果然一模一样,只不过邓龙的药方上多了一跟桃枝。刘日近冷笑道:“似桃枝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他写在上面,只怕是要趁机讹诈你们一笔,你们毋须理会,他的医书我之前也看过,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家伙。我叫徒弟给你们抓点药,就不收你们钱了,权当是场缘分吧。你们珍重。”

  小童父母向刘日近道谢之后,便沮丧地带着小童回去了。

  当晚,小童的父母商量起此事。小童父亲说:“这两张药方只差一根桃枝,可是这桃枝能有什么用,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用桃枝当药的。”

  小童母亲却反对道:“既然只是一节桃枝,我们加进去试一试不行吗?”

  小童父亲沉吟了片刻,说道:“我听说这用药治病的时候,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增加任何东西,起码还能让他多活几个月。唉……”

  大半年之后,小童果然不幸离世了。

  刘日近听到这里,叹息道:“小童当时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了,的确是束手无策,毫无办法,我只能勉强帮他多活半年。我自问已经做到最好了,他们为什么还要恨我?”

  净月大僧正看了刘日近一眼,说道:“倘若没有发生后面的事情,只怕大家现在都相安无事吧。但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试问这苍天可曾放过谁?我们谁又能逃得过呢。刘老施主稍安勿躁,且听我说完。”

  小童的父母悲伤之余,割下了害死他们儿子的怪瘤,想找到能够消除它的办法。

  如此又过了半年多,有一天小童父亲回到家中,发现怪瘤不见了,于是责问起小童母亲。

  小童母亲对他说道,自己今天做饭的时候,肉瘤不小心被她用来做烧火棍的树枝挂到了,她当时也吓坏了,可是她却发现肉瘤化成了一滩浓水,就此消失了。

  小童父亲连忙叫她把烧火棍拿到给自己看,这一看,小童父亲再也受不住,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

  “莫非那根烧火棍,就是桃枝所做?”竺星宇已经猜到此间关键,大声问道。

  “正是!小童父亲因为受不了打击,当场吐血而亡,他的母亲哭瞎了眼看,大病一场,没过半年也郁郁而终了。阿弥陀佛!”净月大僧正说道这里,似乎又在怀念死者,口中念起了《往生咒》。

  “这不可能!”刘日近却如遭五雷轰顶,一下子就要瘫倒地上,幸好被竺文成和刘云陆扶住了。

  “阿弥陀佛!”智玉和尚满脸慈悲,不忍地说道,“刘老施主,医者以救人为天职,你本有救人之心,却因为你的傲慢轻视,反而害了几条性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罪过罪过!”

第五十二章 事起有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