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尝试融合

  竺星宇本来还以为此物可以助净月大僧正一臂之力,也许可以将他从鬼门关中救回来,可是听到他说时日无多,没有时间研究了。瞬间希望又变成了失望,不禁有些失落。

  “阿弥陀佛!”智玉和尚大笑一声,对净月大僧正说道,“大僧正在圆寂之前,竟然遇到楞严找到禅净双修突破瓶颈的契机,这一定是佛祖为你争取来的一线生机,既然如此,你无论无何都应该试一试,岂能试都没有试过,就轻言放弃。”

  竺星宇闻言,也赞同道:“不错,岂能尽如我意,但求无愧于心。”

  竺星宇也不啰嗦,立刻将自己当时的感悟和融合两股力量的经过详详细细,完完整整地说了出来。

  净月大僧正毕竟是修行禅净双修的高僧,在竺星宇讲完事情经过之后,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关键。

  他稍微想了一下,便从袖中祭出九横珠,九横珠当空而立,散发出无穷的众生信仰之力。

  《佛说九横经》环绕着九横珠,盘旋于虚空之中,是为了告诉众生需坚守本心,妄自破戒,便会有死于横祸的危险。

  此时的九横珠,才是真正发挥了全部法力的样子,比之前放在资福鬼市城楼时,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净月大僧正大喝一声:“诸位佛友,请为我除忏。”说完,自己便念起《慈悲水忏》。

  竺星宇见状,连忙念起《慈悲地藏宝忏》,智玉和尚也念起《慈悲法华宝忏》,宽悟和尚也念起《慈悲水忏》。

  一瞬间各种忏法之力全部汇集到净月大僧正身上,被他吸纳于体内。他手中不停地结出手印,将四道忏力融合成一道更加精纯的忏力。

  九横珠上的众生愿力似乎感应到了净月大僧正手中的忏力,开始暴躁不安。净月大僧正见状,立刻用神识控制忏力,打向那股愿力。可是那股愿力太过强大,忏力瞬间被化作无形,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净月大僧正长叹道:“失败了。但是刚才忏力能够引起愿力狂暴,说明两者之间必有关联。”

  竺则之在旁边亲眼目睹一切,他说道:“这股愿力就像一条巨大的蟒蛇一样,你们的忏力送过去,就像是在为它增加食物,使它越来越膨胀了。”

  净月大僧正看着九横珠上的愿力,说道:“众生的愿力之所以难以融合,是因为众生许愿之时,都会带着自己的欲望,我们修炼净土法门,虽然收集了众生愿力助己身突破,但同时也沾惹了他们的欲望和因果。所以愿力越强大,越难以制服。也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我们虽然是禅净双修,但是不该先分开修禅宗法门和净土法门,应该从一开始就将他们融合在一起修炼,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楞严才是初学者,却可以融合禅净双法的缘故吧,因为他这个时候能得到的愿力,还很弱小。”

  竺星宇闻言若有所思,他认为既然忏法可以中和自己的愿力,那么就一定可以中和净月大僧正的愿力,一定是还有什么关节没有悟通。他又仔细回想了当时在华严寺发生的事情经过,可是实在没有任何头绪,整个过程好像没有一丝不同。

  不同!他心中突然灵光一闪,自己和净月大僧正一定有什么不同之处,究竟是什么不同呢。

  对了,自己是宏佛子,有佛祖的道果舍利子和地藏王所赠的《慈悲地藏宝忏》原始经文。这两件都是佛门的至宝,净月大僧正的九横珠虽强,但是《佛说九横经》毕竟只是小乘佛法的极致,无法跟大乘佛法相提并论。

  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根本没有使用佛祖道果舍利子的法门,这可如何是好。

  竺星宇想到这里,便将自己的心中想法说了出来,智玉和尚是十地菩萨,道行高深,见多识广,也许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果然,智玉和尚听竺星宇说完自己的想法,似乎也找到一丝关节,她对竺星宇说:“你将《慈悲地藏宝忏》原始经文拿出来,我们再试一次。”

  竺星宇闻言,拿出宝忏的原始经文,祭炼在九横珠之上,九横珠之中的众生愿力见到原始经文后,果然产生了反应。几人见状,精神大振,于是又试了一次。

  这一次,忏力在原始经文的帮助之下,似乎多坚持了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被九横珠中的愿力所吞噬。

  净月大僧正苦笑道:“又失败了,但是这一次说明我们的方向是对的。只可惜我觉悟地太迟,如今可能没有时间去寻找更好的办法了。”

  “大僧正,我们还有机会。”竺星宇说道,“只要我想办法用出佛祖的道果舍利子,就一定能够帮你化解愿力中的因果,让你禅净合一。至于时间……”竺星宇说到这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你们这些学佛的啊,就是死脑筋,总说什么大智慧大智慧,我看就是一群蠢驴。”阎罗公主刚刚在玉佩中修炼完,就看见了刚才一幕,眼见几人毫无办法,忍不住出言嘲笑。

  虽然她语带嘲笑,但是几位僧人修行有成,被她嘲笑,一点也不生气,净月大僧正反而高兴地问道:“公主既然有办法,请尽管直说?”

  阎罗公主秀眉微皱,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也不是有什么办法,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这愿力如此强大,是不是一次得来的?”

  禅宗自北宗被灭之后,南宗修行法门所讲究的是顿悟,到了净月大僧正这样的境界,不需要言明,一点就通,他被阎罗公主一问,顿时恍然大悟,朝阎罗公主一拜,说道:“公主所说的确是我考虑不周,既然如此,我再试一次。”

  阎罗公主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你既然不是一天就积累了这么多的愿力,又何必想着一次就把他们全部解决呢。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净月大僧正站在局中,因为情急之下,本心生出念想,考虑问题也就出现了漏洞,自己钻了牛角尖还不知道。阎罗公主站在局外,所以看得更明白。好在他毕竟是大德高僧,一点即通。

第八十一章 尝试融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