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白衣书生

  “既然如此,我就先来安排传位之事。”情况紧急,一切从简,净月大僧正点头道:“宽悟,做戏就要做全套,要尽量做得仓促些,显得我迫不及待,想要闭死关参悟法门……”

  几人又稍作商量之后,便开始各自依计行事。

  当天下午,章华寺中仓促地举行了一个极为简单的传位仪式,净月大僧正对着众僧和少数前来进香的信徒宣布自己即将闭死关的消息,并将章华寺住持的位子传给了宽悟法师。

  仪式非常简单,连经文都念得很仓促。净月大僧正在传位仪式结束之后,将住持印符交给宽悟法师,便匆匆离去了。他走的潇洒,却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在互相询问和猜测。

  最后,还是新任住持宽悟法师实在不堪众人的追问,说出了实情。净月大僧正已经找到了突破禅净双修的办法,据说成功率会很高,只是他时日无多,所以决定闭死关做最后一搏。

  此事一出,天下震惊,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有人说好也有人说坏,有人欢喜自然也有人愁。

  云深不知处,在一片幽静的竹林之中,有一栋布置得极为雅致的竹楼。

  此时,一个白衣书生正坐在阁楼之上抚琴,琴声激扬高亢,似要倾尽胸中情义,又似要抒尽平生之志,像是无限的爱,又像是无边的恨。有说不完的情,有道不完的义,有书不完的志,有写不完的恨。

  虽有广志定苍黄,奈何深情负红颜。瑶琴无意慰生平,悬剑孤坐问侠难。

  “嘎……”琴声嘎然而止,白衣书生蹙眉道:“你来此地做什么?莫要污了我的竹楼。”

  “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笑声犹如鬼哭狼嚎,极为刺耳,来人尚未露面,声音早已传到,“情剑兄,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邪魔歪道,装神弄鬼!”白衣书生冷笑一声,手指轻击瑶琴,随即一声厚重琴音如惊涛骇浪一般,击向虚空之中,将那笑声湮灭。笑声刚一消失,一道似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虚空之中,他也没有想到白衣书生出手这么狠,一时不察竟然吃了点小亏。不由苦笑道:“情剑兄,你我可是盟友,何必一出手就毫不留情。”

  “你还不配与我称兄道弟。”白衣书生冷笑道:“若非盟友,你这样的邪魔歪道早被我斩于剑下,有什么事,快点说。”

  “章华寺的事情,你听说了吗?”鬼影知道他的脾气,不敢再废话。

  “自然听说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听说当时内阁首辅叶大人正好在荆州,惊闻此事之后,特地前去拜访求证过。”

  “结果如何?”

  “不得而知,只是听说儒魁吃了闭门羹。”

  “岂有此理。”白衣书生听说叶向高吃了闭门羹,勃然大怒道,“叶儒魁乃是我正气门主事,净月这个秃驴还是一如既往的无礼,他这样做实在太不给我们儒教面子了。”

  “可不是吗?”那鬼影见白衣书生动怒,小心翼翼地也陪着他发起怒来,“这次净月和尚闭死关,据说是找到了禅净合一的法门,我们必须抢在他之前灭掉他,否则他一旦修成法门,情剑兄你就再无机会复仇了。”

  “我的确有过这样的打算,可是……”白衣书生面露犹豫之色,似乎有所顾忌。

  那鬼影笑道:“你放心吧,这次是我们南方魔道三大势力的几位大修行者牵头。除了我们百怪盟之外,同行的还有万法同修会和五魔门的缘觉乘高手,我估计至少不低于于五人。如此大的阵仗,章华寺回天乏术了。”

  白衣书生又问道:“这些人的道行都还说得过去,但是万一章华寺中有菩萨乘坐镇,我们岂不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吗?”

  那鬼影来当说客之前,早就把这些问题的答案想好了,此时听到白衣书生果然问起,于是胸有成竹地说道:“情剑兄请放心,我在来时,盟主已经对我说过,似他们那等境界的人物,我们这边也有不少,他们互相算计,害怕因果,不会轻易出手的。即使有想出手帮忙的,也会被我方大人物牵制住。此次一定要铲除净月那贼秃,他若是禅净合一,便是佛教传说中行走世间的唯论理性法活菩萨,到时候我们谁是他的对手?”

  白衣书生觉得鬼影说的非常有道理,他想了一下,又说道:“众生愿力乃是众生加持给修行者自身的力量,其中包含了太多众生与修行者之间的因果,其他人根本无法插手,只能靠自己领悟炼化吸收。在佛教净土宗覆灭之后,佛祖亲传的《佛说阿弥陀经》和《佛说无量寿经》两大净土经典就失传了,也再没有任何净土宗经书能够化解禅净双修的愿力了,难道是净月老贼在机缘下,得到了这两部经书不成?”

  那鬼影一听到佛经,心中便产生一股厌恶,他不想纠结与此事,于是反问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宏佛子之事吗?”

  白衣书生闻言脸上阴晴不定,暗付良久之后,他也觉得这是他唯一可以手刃大仇的机会,于是答应了鬼影的邀请。

  就在邪道势力在暗中布局谋划之时,竺星宇几人也在各自行动。

  此刻竺星宇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出使用佛祖舍利子的法门。

  这几天里,他已经尝试了几百种办法,但是没有一种成功的,眼看着观音会的时间将近,也不知道那些邪魔歪道何时会攻打上门来,他心里不由得开始着急起来。

  阎罗公主见状,大喝道:“小子,你修佛修得如此心浮气躁吗?”

  竺星宇被她一声喝醒,知道自己差点陷入迷障,连忙念起《慈悲地藏宝忏》,使自己心境平稳下来。

  心境平复之后,他又仔细回想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看看是否有疏漏之处,可能还存在可能。可是无论他怎么想,也没有找到新的可能。

  禅机有时候就在一缘之间,自己独自参悟苦思不得,也许别人一言一行,便可以让自己觉悟,于是他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阎罗公主。

第八十三章 白衣书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