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 魔道本性

  “魔尊,此事尚有蹊跷。不能这么着急就下定论”萧灭凡说道。

  上行魔尊面露不虞之色,问道:“他们两人已经将事情都说的很清楚了,还有什么蹊跷?”

  萧灭凡冷笑道:“我听说这宽悟和尚已经是辟支佛境的高僧,影魔有着特殊体质,或许可以在他手下全身而退。但是以喀巴宗的道行,怎么可能在章华寺中以一敌众,还能在宽悟和尚的手下逃生?这喀巴宗一定在说谎。”

  “不错!”元戈上师接着说道,“我看喀巴宗道行似乎被封,只怕事情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说不定他已经投降章华寺那些人,现在反过来做了卧底。”

  喀巴宗心中大叫不妙,这狂儒和元戈上师分明是要致自己于死地,抓住自己话语中的漏洞,给自己扣上了一个投敌卧底的大帽子。不过好在自己与魔尊乃是主仆关系,自己有没有投敌,他心里最清楚。

  喀巴宗想到自己性命无虞,只是免不了要吃些苦头,不禁暗暗叫苦。

  果然,上行魔尊问道:“你的道行被封了,为什么不报我听?”其实这就是故意找的一个话头,以上行魔尊的修为以及跟喀巴宗的关系,难道还会不知道此事吗?

  喀巴宗也是这样想的,他跪在地上,正准备答话。突然听见上行魔尊大喝道:“既然失了道行,留你还有何用。”

  就在场中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喀巴宗已经化成一团血雾,消散在空中。

  上行魔尊收回了掉落在地上的饿鬼道图卷,对狂儒和元戈上师说道:“我一时不察,差点被此贼欺骗,还好有两位道友提醒,不然我堂堂魔尊,岂不是落人笑柄了。”

  接着,他又起身对二人拜道:“这次失利,完全是我用人不善,误信了喀巴宗这个奸贼,如今对贵会造成了重大损失,请两位道友责罚我。”

  “不敢……不敢……”狂儒和元戈上师连说不敢,心中却无比骇然,这些天外魔头果然非同小可,本来两人只是想揭穿事实,刁难他们一番,为万法同修会的损失讨回点颜面。哪知道他如此果断,缘觉乘的仆从,说杀就杀毫不留情。现在又以退为进,逼迫自己惩罚他,可是自己又哪敢真的惩罚他。若是不能应对好,此事绝不可能善了了。毕竟上行魔尊的损失太大了,这次的梁子肯定是结下了。

  上行魔尊见两人被自己架住左右为难,心中冷笑,嘴上却说道:“俗话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作为联军主帅,既然犯了错,自然要受罚,不然如何服众,你们三位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三人心中大骂,这分明是在逼自己表态,屈服于他。

  影魔老怪首先开言道:“这都是喀巴宗那个奸人的错,又怎么能怪魔尊呢?我一样受他欺骗,差点就成了他的帮凶,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背心发凉。”

  “不错,这都是喀巴宗的过错,既然罪魁祸首已经伏诛,我们还是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萧灭凡跟着说道,“现在一切计划都由魔尊定夺,我们听命行事就是。”

  “此次攻打章华寺,我们以魔尊马首是瞻!”元戈上师和影魔老怪也跟着顺杆爬。

  上行魔尊见到三人驯服,向自己表态,心中颇为满意,对三人说道:“既然三位道友如此抬爱,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有错不能不罚,就暂且记下我的过错,等打下章华寺之后,再一并处理吧。”

  南方魔道三大派为了争夺主导权,从来没有停止过勾心斗角,上行魔尊借机占了上风,五魔门将在这次联军之中真正占据主导地位,百怪盟和万法同修会错失一招,只能屈居心魔之下。

  只是因此而死的那些魔修,包括被活捉的虚真子和刚刚被杀的喀巴宗,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用一盘散沙来形容魔道丝毫不为过。这也是为什么魔道实力明显强于正道,却屡屡被正道打压得不敢露头的原因。

  暂且不说他们,在魔军主力到达之时,章华寺中的人就已经开始全员警戒了。所有人早已经各就各位,发动了“大日曼陀罗法阵”。

  可是魔道并没有趁夜来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慢悠悠地出现在战场之上。

  上行魔尊当先傲立在魔帆之首,审视着下面章华寺中的一切,如同帝王俯视人间。

  狂儒萧灭凡轻按折扇,对着山门大阵指点起来:“此阵可以隔绝魔元,加持佛力,乃是专门针对魔道而创立的。创出此阵的人,能为不差。”

  “哼,你好大的口气。”元戈上师虽然与萧灭凡同属万法同修会,但是他毕竟也是佛教之人,萧灭凡一句能为不差,却激怒了他,“此阵乃是佛教北禅祖师神秀和尚所创,他的道行岂是你这种人可以比拟,你这一句不差,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萧灭凡被元戈上师呵斥,冷笑道,“从神秀和尚的这四句简偈中,不难看出他还没有明心见性,似这等修为,本夫子赞他一句不差,已经是抬举了。”

  元戈上师听到他不止不认错,反而大言不惭,忍不住大怒道:“北禅神秀道行虽然比不得六祖慧能,但也是大修行者,岂是你这种自称夫子的宵小可以比拟。”

  “你敢质疑本夫子的实力吗?”萧灭凡听到元戈上师辱骂自己,也大怒起来,他折起手中扇子,指向元戈上师,冷笑道,“如果你欠教训的话,本夫子不介意代老祖好好教育教育你。”

  元戈上师再也受不了萧灭凡的侮辱,也祭出了自己的法器,是一把黄金转经筒,转经筒上刻着密宗两大经典之一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全文。这《密宗道次第广论》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它上面记载的法门却无人不知,正是那早已经背离真佛之道的欢喜禅。

  此经中所修行的内容,大多如同野狐禅一般,不走心路,而自赞多么殊胜。认为自己就是佛法的化身,说出来的话就是法令。令修行正法的佛者所不齿。

第九十八章 魔道本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