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棺材

  “不是叫你叫我吗?你怎么还在这。”焦虑的廖志明着急的从屋里冲出来,那个隔壁村的先生的话他可没忘。

  那先生说过:过了十二点千万不要留女性在正屋,那样回惊吓到死去的小孩,而且也会让活人沾染阴气,这对女性可是大大的有害啊!”

  而此刻赫然已是十二点半以后,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啊,这孩子刚去,可不想活人再出事啊!

  “几点了?”彭崔珍转过头,而刚才的姿势却和廖志明去休息时的姿势基本没变,也就是说彭崔珍这样望了‘棺材’4个多小时啊!!!

  “快十二点四十了,刚才没什么事吧?”看着彭崔珍的憔悴,廖志明此刻也知道多说无益,回答了之后也就问了一下。

  “啊......”不料彭崔珍却是叫了一声,

  “咋了咋了,他娘,咋了,刚才出事了?”被这惊叫的廖志明连声问道。

  “崔珍?志明,咋了,是小壬出啥事了吗?”就连在里屋睡觉的廖老爷子也被这一声惊动了。不过廖老爷子也没出来,他也只是在里屋问了问,显然是对那先生的话十分伤心,害怕把自己害了,让儿子继续抄心,更怕打搅到廖壬,此刻就是急,也不出这间屋子。

  “没事,爹,你继续睡吧。”听到父亲焦急的问语,廖志明赶忙回道。别说现在不知道有事没事,就是有啥事也不能把老爷子给牵进来啊。

  “没事崔珍叫啥,赶快叫她回屋,打搅到小壬怎么办?”廖老爷子焦灼的声音再次从里屋传了出来。

  “好好好,爹,知道了,你休息吧,我这就叫崔珍回屋。”廖志明回道,“媳妇,咋了?到底出啥事了?”别看说了好几句话,其实也就几秒而已。而彭崔珍也发了几秒呆。

  “我回屋了,待会儿小壬回来,我就打搅到他了。”说着就起身跑去了楼上的屋里,脸庞多出了两行泪水。

  看着上楼的媳妇儿,廖志明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儿。依着对她的了解,她这一声肯定是听到自己说十二点四十引起的。

  十二点四十。距离先生说的十二点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她这是怕她已经打搅到小壬了。

  摇了摇头,坐在了彭崔珍刚才坐的那个位置上,“小壬啊,你也别怪你娘,她就是太想你了,没啥别的意思。”

  呼呼呼~

  而回应他的只有屋外的风声。

  “敢问居士,贫道可否在这借宿一宿?”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屋外传来一老者借宿的声音。愣是吧廖志明下了一跳!

  想想也是,一个人深夜守在尸体旁不知道一个人多久了,却突然从外面传来一个陌生老者的声音,搁谁都会被吓到啊。

  缓过神的廖志明起身走向老者,“道长,你也看到了,我孩子刚去,这是最后在家呆的一晚上了,不是不愿意接待你,怕你引了晦气啊!”

  “没事,请问居士贵姓。”

  “哦,我姓廖,是这村子里唯一廖姓的人家”

  “哦哦,廖居士,我也是一个修道之人,不会害怕那些的,还请廖居士收留贫道一晚,村里其他人都已歇息,再去大理扰人家也不太好。”

  “好吧,那里跟我来吧。”既然人家都不嫌弃,自己又怕什么呢?再说这大晚上,村里其他人这个点也都睡了,自己不让他借宿,他又能上哪去?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万一以后自己也出门在外,半夜需要借宿呢,未来的事儿谁说的清楚。

  说着便走向旁边的那间用来招呼客人的屋子。

  “诶诶,廖居士,敢问你刚才说谁已离去?”老道却是在原地未动分毫,反问道。

  “哦,道长,离去的是我的孩子,今年五岁,今天下午刚去世,明天就埋了,所以今天是他在家的最后一晚。”廖志明头也不回道,只当老道好奇,多问一句而已。况且这也没什么隐瞒的,尸体就在正屋里放着呢。

  “原来如此,既遇即是缘,居士可否让我为你的孩子念段往生咒,也好让孩子在这最后的一晚能好生安息,往生路上少走些弯路。”道士说着,一边从自己包里往外拿东西,一边转过头向廖志明询问道。

  “哦哦,好,那就多谢道长为我那苦命的孩子指路,跟我来吧。”听到老道的请求廖志明也没有拒绝,转过身走向了正屋。

  老道士也跟着廖志明走向了正屋,看这那不伦不类的‘棺材’疑惑道“莫非这里面就是你的孩子?”

  “对啊,村里没人给小孩准备棺材,我的孩子也去的突然,没来的及做棺材,所以就用了个箱子代替,好让他在那边也有个归处。”

  “可我为什么没有感受到丝毫死人的气息?”老道望着廖志明说。

  “怎么可能,这隔着‘棺材’的,你怎么感受?没见到,没摸着,你怎么知道?”廖志明回答道,并未反应过来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修道之人,也未发现这句话中的隐藏含义。

  “死人与活人的头顶上方有一个区别,活人双肩和头顶共有三处命火,而头顶上方则会因为这命火二百产生一种‘气’,通俗点也可以说是‘阳气’,而死人则阴没有命火,不过为了有身前的感觉,它们会在那里用自己的鬼气在那里形成鬼火,而这只是它们的鬼力所化,可以理解为那只是假象,但头顶上方却会有一团黑气。这是一种内家人在一些特殊情况用来鉴别活人与死人的方法。”老道士并未回答廖志明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廖志明解释。

  廖志明想了想这句话,问道“我没有在你头上看到什么‘气’啊,从小到大也没看到死人有啥黑气啊。”

  “若是这么容易就可已看见,那还要什么阴阳先生?自己有啥是不就可以直接对死去的亲人说,又为什么会有鬼托梦?直接面谈不好?”老道不屑道。

  “那....”廖志明忽然想到什么,话未说完便停住了,“道长可是没有发现‘棺材’上有黑气?”

  “嗯,对,这上面并未有‘阳气’,也并未有‘死气’,很是令贫道疑惑,除非里面什么也没有。”老道一手背在后面,一手练着自己的胡子思考着。

  “不可能,小壬是我亲自放进去的,怎么可能没有!”廖志明在一旁否定老道的猜想。

  “廖居士,赶紧把‘棺材’打开看看,既然已经放进去,去果里面是空的,要么是被人带走了,要么就是........”老道士焦急的说道,可最后一句话却未说完就停了下来。

  “要么就是啥?你倒是说啊。”廖志明此刻也是疑惑不解。谁会带走还在死体,不嫌晦气吗,很多人家死了孩子就直接找地儿埋了,又有谁可能会去带尸体呢?这不是没事找罪吗。

  “要么就是起尸了,自己走了......”老道士望着‘棺材’回答道。“你赶紧打开‘棺材’吧,若是尸变,按照你的说法我也能找到他,这种不明不白失去的人怨气很大,更别说还是这未在人世间活多久的小孩,放出去可是会为祸一方的啊”此刻老道士也是十分焦作道。

  “好好好,我这就把‘棺材’打开。”一边说着廖志明一边跑去‘棺材’。

  嘎吱~~~

  ‘棺材’盖缓缓打开。

  ..........

第二章 棺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