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未亡的孩子

  只见‘棺材’廖壬还是好好躺在里面,就连姿势也没有因为‘棺材’的晃动而改变,一切都和刚进去的时候一样。

  “道长,没事了,孩子还在,也没有起尸。道长你多虑的吧”廖志明小心翼翼的又将‘棺材’给盖上去。

  “等等,居士,贫道不会错的,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安葬了,以后也会不的安生的。”老道士冲过去制止了廖志明盖‘棺材盖’的举动。

  “道长,山里黑,这里也没点多少灯,你的年龄也大了,不过是看晃眼了。早点去歇息吧,我还要为我的孩子守夜,就不带你去了,旁边那间房是用来待客的,你就在哪里睡吧。”廖志明的开始变得冷冷道。说着便准备盖下‘棺材盖’。。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离去,怎能让你的孩子不明不白了呢。”老道张继续阻止道。“活人有阳气证明自己是活人,而死人则由死气证明。若二者皆没有,那孩子又如何投胎,进去轮回。我想你也不想孩子就此变成孤魂野鬼吧。”

  “啊!!!那不知道道长可有办法,帮帮这苦命的孩子吧。”廖志明虽然刚才已经不赖烦了,可听到老道长这番话语后又是深信不疑。到底还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啊,在一个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那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孩子好一点。

  “唉,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事,不过贫道此番云游,就是为解决天下之异事,若有办法,我定当竭力帮助你们。”老道长倒也丝毫未在意廖志明语气的改变。

  “你先把孩子的生辰和名字告诉贫道吧。”

  “好好好,道长”听了老道的吩咐后廖志明连连道好。“庚辰年五月初九酉时,孩子名叫廖壬。”

  “嗯~~~”老道低头思考道,接着又是伸出自己的手推算道“庚为虚,辰为阳初,五为水,即为阴,酋之为木,自克自生,又为芶九,是为十前,突阴却为阳。唉,命啊”摇了摇头,自道。

  “道长,怎么样了,我的孩子有什么事没有啊!他在下边怎么样了,还顺利吗?”廖志明见老道长在那里嘀咕些听不懂的话语。

  “也许你的孩子还在人世间,只不过魂魄被掳,有过于年幼,不知回家路啊。”老道长感叹道。

  “啊!这么说小壬还活着啊!!!”廖志明惊喜道

  “也许吧,不过当误之急是把你的孩子‘找回来’”面对着孩子却又说要去找孩子,这感觉贼别扭。不过老道士却并未觉得,也许是干这个多了吧。

  “孩子还活着?!他爹你说什么?”还未熟睡的彭翠珍被廖志明一叫便起来了,从下楼便大声道。

  “嘘,小点声,爹还在睡觉呢,别把他吵醒”廖志明急忙道,“你不是睡了吗,咋又起来了。”

  “我....诶,这是谁?他爹。”彭翠珍望着老道士。

  “贫道姓仇,命为三贫,此番外出云游,准备在此借宿一宿,但见此不太平之事,贫道准备帮帮这可怜的孩子”廖志明并未说话,老道长便自己介绍道,是对彭翠珍说,也是对廖志明说,至此廖志明才知道老道士的名字。

  “那……”

  “咯咯咯~”

  突然,屋外响起今夜第一声公鸡打鸣。

  仇道长脸色一变,“快,没时间解释了了,再晚一点孩子就无力回天了。快给我准备一根新鲜竹条,还有白纸,另外再抓一只纯阳鸡”说罢便转身走向了廖壬。

  在廖壬身边,仇道长掐着指决“人魂情愫,道法青天,魂厄在心,护魂以身,清明!魂守!”随着最后两声大喝,仇道长停止了念咒。而手上在廖壬身上的动作也在此完成。

  仇三贫道长吩咐廖志明的竹子和白纸也都准备好了。这在农村,新鲜竹条还不是小事儿?恰好院子旁边就有竹林,砍一根就是了。

  至于白色的纸嘛,呵呵,做白事,屋里怎么可能没有呢。

  差点就是那个‘纯阳鸡了’。

  “仇道长,你吩咐要的东西我就差那个‘纯阳鸡’了,请问那个‘纯阳鸡’那里有啊?俺是个地里人(就是庄稼汉),不懂这些,我要上哪儿去找啊?”无奈,廖志明只好直接问仇三贫道长了,没办法啊,都特么不知道是啥,咋准备?

  “哦~,不用,你这就有,就是还没交配的公鸡,待会儿可以补充你的孩子魂魄游离所散失的阳气。”老道长对廖志明夫妇解释道。

  这话也没错,农村嘛,啥鸡没有,子鸡,母鸡,老母鸡,老公鸡,啥没有、可就是不知道‘纯阳鸡是啥,这才没准备,既然知道是啥了,那不就是鸡圈子里走一趟的事嘛。

  “哦,给我一把刀,这竹子要用。”转身吩咐彭崔珍道。

  刀来后,只见“刷刷刷~”的几刀,几根竹子有粗有细的被老道长给砍成了竹条。“再给我些线和糨糊。”

  “好~”针线这东西农村妇女会缺这个吗,答案是否定的。“道长,这会儿也没有啥糨糊了,这老廖做木匠用的胶水可以吗?”彭崔珍的声音在楼上大声道。

  说来也奇怪,自那老道长开始叫廖志明夫妇准备东西时起,这夜幕似乎更漆黑了,这周围也更安静了,就连蟋蟀一类的虫都没叫了,就好像这就他们三个一样,没有其他活物了一样。

  “可以。”

  拿着各种粗细不一的竹条和麻线,一个奇怪的竹骨架完成了,然后拿着白纸糊了一下后,这似乎是一个幡。

  老道那这个白色的‘幡’走道香火前,作了个揖后,烧了被他折成奇怪形状的纸钱。拿着红蜡点燃后,融了蜡油在‘幡上抹抹画画的,然后点了一把线香熏了一下,又用之前烧出来的纸灰撒在上面,一个招魂幡就此完成。

  说来也奇怪,这招魂幡看着十分邋遢,看看着它身上却有一种魂魄离体的感觉。

  老道长又从自己背的那个包袱中拿出毛笔和朱砂,在嘴上舔了舔,讲廖壬的生辰八字写在了招魂幡上。

  然后又掏出一叠被剪裁成长方形的纸条,画了几道符后。

  而廖志明抓的‘纯阳鸡’也放在了老道长身旁。

  仇道长用刀割了鸡冠后,用那些符在上面擦了一点,然后吩咐在每个门口都贴上了。

  又拔了一根鸡尾毛裹了点朱砂,插在了招魂幡上,此刻的招魂幡看上去异常无比,要是在今天,肯定会被人吐槽说神棍都装不像。

  而廖志明夫妇并未觉得不妥,就好像本该如此一样。

  又招呼廖志明把廖壬的‘尸体’放在了正屋的中央,吩咐彭崔珍在这里看护着,叫她多陪孩子聊聊天!!!

  “廖居士,我们走吧!”

  “去哪玩?”廖志明疑惑道。

  “去给孩子招魂,他的怪事肯定不是在家里发生的吧,他已经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得我们去帮他。把招魂幡带着。”

  “对对对,孩子是在河边出事的,我们是不是去哪里?”

  “对,就是去河边,走吧,这里只要彭夫人守这孩子的身体就好”说着便已身在屋外。

  廖志明连忙快步跟上,两人很快便消失在漆黑如墨的夜幕之中。

  ......

变坏的好学生说
口诀还有‘纯阳鸡’神马的都是瞎扯淡,别介意哈

第三章 未亡的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