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魂归人醒

  “小壬,回来吧我是爸爸啊,快回来吧!”异常安静的河边,廖志明的声音显得格外明亮。但还是听出这声音并不很大,反而有点乞求的味道在里面。

  “小壬,我来找你来了,和我回家吧。”喊着喊着,声音不觉有些噎咽起来。

  “仇道长,这真的能起作用吗?”廖志明带着哭腔对躲在一旁的仇三贫道长小声的问道。

  因为仇道长说过,廖壬现在因该是游魂,也就是说他的魂魄不在那些老鬼手里,但因为是老鬼他才死的,所以现在他的恐惧范围十分的大,也就是说,现在除了家人好点,其他的他都是以躲避为主。

  既然要他回来,自然不能让他感到害怕,所以现在河边看上去就廖志明一人招呼,声音还不能全放开,那样会把廖壬吓跑。

  “别说话,我不能让他感受到我,你这样会把他吓跑的。”老道长躲在一边小声道。

  “快,继续叫,有魂魄过来了。”老道长极速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出声,仿佛他是不存在的一样。

  而此刻河边一团荧光缓缓的向这边飘来,走走停停,似乎在张望这边一样。

  “小壬!快回来吧,你妈想你了,和我回去看......”显然廖志明也看到那河水上的那一团荧光,也没注意老道长说的是有魂魄过来,而不是廖壬的魂魄过来。看见就是急忙大声道。

  这一叫荧光就是向后急退了一大段距离,就准备离去。

  不过随着廖志明大叫的停止,那荧光到是也就此停住,继续向这边探望,却并未向这边飘来。

  而此刻旁边躲着的仇三贫倒是吓了一跳,心想,“坏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成。”

  “快回来吧,我是爸爸啊,快跟我回家吧,你妈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家啊。”廖志明的声音也从刚在的急迫瞬间转成现在温和的语气。

  刚才一声大叫后,老道长便觉得会坏事,便用了一颗小石子打在了廖志明的身上。而看见急退的光芒,廖志明到也是反应过来,迅速的改用温和的语气挽留住了荧光。

  这也是为难这一个大大咧咧的庄稼汉了,孩子就在前面,自己却不能有大动作,还要害怕他离去,身为父母,这是何等的可悲。

  而廖志明语气的转变很有效果,只见那团飘忽不定的荧光以比先前还快的速度向廖志明飞去。

  在离廖志明还有五六米的样子,那团荧光逐渐变化,直到最后,赫然是一小孩的模样。

  显然运气也是十分只好,直接就招到廖壬的魂魄了,就算招到起他魂魄或者同时招到道几只魂魄,也是很正常的,而现在却没有发生这些,所以才说运气十分好。

  望着眼前这虚幻而且面容呆痴模样的小孩子,廖志明心里一痛,极力压制着内心扑上去的冲动,继续对廖壬说道,“对,回来吧,跟我回家。”

  逐渐廖壬的身形隐如了招魂幡中,而躲在一旁的老道长也是迅速冲了过来,一把夺了招魂幡,一手结印道“茫茫**,顺引而行,固守器内,魂魄!安抚!”

  念完咒语后,老道长显然是松了一口气。

  望着廖志明,老道长内心也是十分感到还好是叫了廖志明前来,若是彭翠珍可能早就按赖不住想拥抱魂魄哭泣吧,那样肯定又是一番功夫,耽误不少时间。

  看着似乎过去了很久一样,但也不过瞬息之间而已。

  “快,回去吧,现在要将这孩子送入身体中,迟则生变,还是尽快的好。”老道长极速对廖志明说道。

  彭翠珍望着冲回家的两人急忙道“他爸,孩子呢,找到没有?”

  “带回来了,赶紧的,帮道长把孩子送入体内,那样小壬就算是回家了。”廖志明拉着彭翠珍道。显得也是十分激动。

  “去,把灯都关了,除了‘棺材’前的蜡烛,其他都熄了吧,把那烛给拿过来。”老道长盘腿在廖壬的‘尸体’旁对廖志明夫妇道。

  关了灯的屋子显得黑暗无比,在这一根蜡烛的照耀下又显得阴森森的感觉

  然后将招魂幡上的两道符给揭下来,用线香熏了熏,将其中一道贴在了廖壬的脑门上。

  此刻的廖壬看上去就好像某些电影里面的某些角色的形象一样。

  然后又用另外的一道符双手拉着放在廖志明搬过来的蜡烛上‘烤’着。

  一会儿老道长便撤去了自己的双手,可那符纸却并未因老道长撤去双手而落下,反而继续在那上面悬浮着。

  忽然,那符子便自然起来,而那火焰并不是纸燃烧因该发出的黄色火焰,而是幽蓝色。

  那火光虽不强,看着却有种把蜡烛火焰盖住的感觉。漆黑的屋子似乎明亮了起来,而那阴森的感觉却又更胜之。

  屋外几道荧光闪过,而那额头上的符子也仿佛回应一般抖动了两下。然后廖壬的魂魄便幽幽的出来了半个身子。

  然后屋外的幽光便冲到了廖壬的身上(‘尸体’),而后,廖壬的魂魄也没(mo 淹没的没)如其中。

  找回的只是廖壬的七魄,而此刻那几道光是廖壬的三魂。

  人有三魂七魄,《左传.昭公二十五年》有曰:“心之精爽,是谓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

  这足以说明魂魄的重要。

  一魄:吞贼,会在晚上会消灭虚邪贼风,异己。

  二魄:尸狗,狗是看家护院的,很警觉。人即使睡着了,也会对周围环境有感知,这也就是身体在睡眠之中的预警能力,有些人睡一半能感觉到有人要拿刀杀他,那这个人的尸狗就很灵敏

  三魄:除秽,秽,内秽,身体代谢产生的废物,顾名思义,就是去除我们身体之中新陈代谢的废物

  四魄:吞贼,人休息睡着了还要呼吸,休是人的肉身躺倒;息,即是呼吸之间的停顿,息越长,肺活量就越好,吐纳功能完善,人活得越长。有人认为人一生的呼吸次数是有定数的,故我们说人死了叫气数已尽。

  五魄:雀阴,爱情鸟飞来的影像。在晚上控制生殖功能的恢复。

  六魄:非毒,毒,凝聚,把气和神聚集到一点,叫做毒。

  七魄:伏矢;命魂,管七魄,主意识。

  七魄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丑肺。

  尸狗掌管人的欢喜,伏矢掌管怒气,雀阴掌管哀伤,吞贼掌管恐惧,非毒掌管爱情,除秽掌管蛮横,非毒掌管欲望。也就是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七种情绪。

  《云笈七签》记:正一真人居鹤鸣山洞,告赵升曰:夫人身有三魂,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也;一名爽灵,阴气之变也;一名幽精,阴气之杂也。若阴气制阳,则人心不清净;阴杂之气,则人心昏暗,神气阙少,肾气不续,脾胃五脉不通,四大疾病系体,大期至焉。旦夕常为,屍卧之形将奄忽而谢,得不伤哉?夫人常欲得清阳气,不为三魂所制,则神气清爽,五行不拘,百邪不侵,疾病不萦,长生可学。

  三魂:

  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

  二名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

  三名幽精,阴气之杂,属于地。

  胎光主生命,久居人身则可使入神清气爽,益寿延年;源于母体。

  爽灵主财禄,能使明气制阳,使人机谋万物,劳役百神,生祸若害;决定智慧、能力,源于父。

  幽精主灾衰,使人好色嗜欲,溺于秽乱之思,耗损精华,神气缺少,肾气不足,脾胃五脉不通,旦夕形若尸卧。

  “道法自然,三清魂归,醒!”老道士一声大喝。

  随即廖壬便悠悠醒来。

  “爸爸,妈~~~”

  .......

变坏的好学生说
瞎扯。

第四章 魂归人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