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进局子

  廖壬能这么安心的睡觉,可那些警察就没这么舒坦了,没办法,这可是命案啊。

  根据法医检验报告,死者失去大约3-4天,尸体上没有被殴打的迹象,也没有性侵犯的迹象。

  也没有从尸体上提取到其他指纹,就连那绳子上也只有她自己的指纹,整个案件的经过,就好像是她自己把自己绑在那上面一样。

  可谁会无聊的想到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一大早,那人正在和老板娘在柜台那里聊天的时候,警察们便再次登门。

  老板娘和服务员妹纸当然是全程配合,至于廖壬嘛,他也是昨天才来的,昨天录过口供之后,今天自然也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不过廖壬也是闲来无事,也跟着在旁边呆着儿。

  廖壬也算得上是对这件事的知情者,所以,他们刑警小队也没有以公安办案的借口清场。也就任由要人在旁边听着了。

  就算不让他听着能又怎么?看着廖壬和老板娘刚才聊天的那股劲儿,他们找老板娘谈话,人家会瞒着要人内容吗?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咱这块大陆上更是如此,别的不说,传话倒是贼快。

  到菜市场逛一圈,稍微一打听。

  上到国家未颁布的政策,科技水平领先到什么程度。

  下到某某家昨天买的什么菜?某某家男人扫黄的时候又被逮住了。

  可以说就没咱老百姓打听不了的事儿,只要不是什么机密的事儿,那就瞒不住。

  既然瞒不住,又何必去多此一举呢。

  而廖壬也就单纯的看看热闹,此刻心里正想着:整件事情就连石州本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们又怎么可能调查得出结果呢?

  对于廖壬来说,他只不过是今天没啥安排,来看看警察是怎么报案的。嗯,就是抱着那种看热闹的心情,没办法,国情如此,咋们也只是跟风罢了……

  “请问你还记得昨天晚上那个使者是什么时候来过你们这里的吗”来的警察向着老板娘询问道。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连那间屋子里还有人我都不知道。”老板娘回答道,显然,对于这件事,她也是十分茫然。“哎!小寒你记得吗?”

  毕竟她是老板兼厨子,都没怎么到前台来,所以对于住宿的情况,服务员妹纸比她更了解。

  “我也不是很清楚,都不记得有那个人来过。”而对于董茜的入住,服务员妹子也是十分的疑惑,好像压根就没那段记忆一样!

  根本就没有对于她入住的记忆,或者说是被删去了一样。

  “请问你们这里有走廊监控摄像头吗?”询问无果,警察再次提问道。

  “啊,监控!”

  对于这个问题,老板娘和服务员妹纸啊,也是更加的无奈了!

  她们这是什么?这是一个私营的小饭店啊,至于住宿,那只不过是顺带的一点生意而已,哪里会有走廊监控呢!

  “唉……”

  随着老板娘和服务员没找的这一声略带诧异的话语,现场便是一串的叹息声。

  没办法呀,这简直就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没监控,没目击者,也没啥物质上的东西可以帮他们破案。

  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啊。

  “哎,对了,我这里大厅监控还是有的,不知道这能不能帮助到什么?”老板娘略带歉意的对着一帮子警察说道。

  “好吧,目前也没什么办法了。”貌似领队的人答道。

  “小许你和小江在这里看监控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其他人去找找,看看他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或者有没有和别人发生过利益冲突。”领队的那个警察继续道。

  呵呵!廖壬心里笑道。

  就凭你们这样,要是能破这案子,那还要他们这些道士作甚?

  嗯,原来的话还有个仵作可以有点用,至少他可以判断出到底是人所为,还是非正常之事。

  普及一下,古代验尸官也就是法医,在以前是被称作仵作(wǔ zuò),旧时官府检验命案死尸的人,由于检查尸体是件很辛苦的事,而且古代的封建思想严重,因此一般在检查尸体的时候由贱民或奴隶检查尸体并向官员报告情况,也就相当于是现代的法医。清末改称检验吏,北洋政府时期仍有沿用。旧时官署中检验死伤的吏役,称为“仵作”。

  宋代这种类似现代法医专业的吏役,正式被称为“仵作”或“行人”,又称为“团头”,同行还有“坐婆”、“稳婆”等,遇到妇女下体的检验时,必须借由“坐婆”检验。

  南宋的宋慈编撰《洗冤集录》,颁行全国,成为宋朝以降历代刑狱官办案必备参考书籍。元明时仵作成为正式检验鉴定吏役。清代仵作事业最上轨道。

  而编撰《洗冤集录》的宋慈,也是一个著名的仵作,在他手中,几乎没有什么冤假错案。

  曾有一时还说:若学道,先仵作。就是说要想学道术的话,就得先学会怎样去做一个仵作。

  所以对于目前的法医来说,当时的仵作对于这类事情还是有一定处理方法的,哪像现在?直接验个伤就完了。当时的仵作有时候还会参与到案件调查之中。

  而如今,这一类思想,几乎都被归为封建思想,又怎么会有去学仵作来帮助警察破案呢,何况就算有人学仵作,然后来协助警察,那也得这些警察信啊。

  “最近按着你们想办法,随便就掩盖过去了吧,你们了结不了这件事。”廖壬‘好意’的提醒那个领队,却未曾想过,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差点儿就给自己惹上麻烦。

  “你什么意思?这个案子和你有关?”听见廖壬这一话语,一干警察,目光全都集中在廖壬身上警惕道。

  唉,廖壬还是涉世未深啊,你无缘无故的去叫人家警察说别查这件案子,人能不怀疑你吗?

  “额…“

  对于这种问题廖壬能回答什么?难道给他说昨天我看见死者的灵魂了,然后说,就连人家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人家这他妈信吗,在警察开口的一瞬间,廖壬便知道自己多嘴了。

  “警还是我报的好吗?”无奈廖壬只好为自己辩解道。

  “这年头,贼喊捉贼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旁边一个警察幽幽的道。

  “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好吗?”领队的对着廖壬道。

  “额额……”廖壬还能说什么?难道说不?我不跟你们回去?这有用吗?还会更加让人确信,他自己就是凶手。

  “警察同志,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他是昨天才来的,是生面孔,再说他也没有什么作案动机吧。”老板娘赶紧为廖壬辩解道,毕竟人家昨天刚帮过自己吧,也不能这么落井下石吧,更何况这件事情情况也的确如此。

  “对呀对呀,应该没有必要把他带回去吧。”一边服务员妹纸也是附和道,毕竟他对于廖壬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没事儿,只是按照程序走,只是让他协助我们一下,没什么事的话,过几天就会让他回来,对了,他和你们是什么关系?”领队再次向老板两个人询问的。

  “也没啥关系,就是昨天刚来的她们这的一个顾客而已。”这次倒是廖壬在说话,没办法,事业支持,看来是不走一遭是没办法的啦。

  第一次下山就进局子,不知道,老头子知道后会不会打自己一顿?

  “我和你们回去也可以,我拿一点东西就走,可以吗?”廖壬向领队询问道。

  “可以!”

  几分钟后,廖壬从房间里拿出他的背包,然后就和警察们上车了。

  看着警车外的景色,廖壬心里想到:局子观光开始!

  ......

第十七章 进局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