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现场

  就好像他在现场一样,或者说——预言!!!

  上一次董茜的案子廖壬就说过一句话,到最后不了了之,也证实了他的那句话。

  倒不是他们有多无能,或者没出力。那是一桩命案,离奇的死亡,离奇的现场,在档案记录中已可以记做大案要案,局里后来也是派出了大量人力,也费了很大物力,尝试着从各个方面调查,可依旧无半点收获。

  从他说话的口语来看,廖壬是知道些什么的,但反过来说,从他的语气来看,即使廖壬把他所知道的一切给他们说,让他们得到那所谓的‘线索’,最后也只能隔岸观火般的毫无办法。

  想他以后,陈建华这次倒没像上次那样直接找廖壬,而是继续检查现场。

  现场的调查工作不一定需要法医来做,他们也可以来做,甚至有些时候就得他们来做,法医检查最终也不过是为了帮助他们破案,而法医的检查,带着法医本人的推断,某些时候还会影响他们对案件的判断。

  而他这个刑警队长可不只是从警时间长这么简单,如果没两把刷子,可不敢接受这个位置,毕竟在其位,谋其政。

  ‘尸体’的嘴巴呈‘口’字形,显然处于大声呼喊的状态,而双眼直直的瞪着前方,双手是一个向前撑的姿势,也就是说,当时在他的前面有一个令他恐惧的人,或者物。恐惧到一个壮年男子没有丝毫反抗之心,只想这躲避。

  而究竟是什么东西,使胡升害怕到这种地步,这着实的令人疑惑。

  简单的现场勘查过后,陈建华也就得出这么点结论。

  转过头,望向身后,没看到有什么奇怪的景象,也就自己脚下有一个簪子,这应该就是保洁阿姨说的那个簪子吧。

  但这好像没有使人害怕的理由吧,不过是个簪子而已。

  带上手套,拿起簪子观察,在手里转了转,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无非就是看似较为古旧而已。

  汉白玉做的一轮弯月靠在簪子上,弯月下是一块不规整的水晶,看似一谭湖水,旁边还有一棵做工精细的树,整体上来看,这到是像一幅景色画一样。

  有时候不得不为古人点赞,就这么点东西能做出这么多东西,甚至就是树上的树叶纹理都有雕刻,这得多精准的雕刻手法啊!

  不过这也就是造型别致的簪子罢了,在和保洁阿姨确认后,这就是之前胡升手中的那支簪子,也就排除为钱犯案的可能,而且其他东西也没有遗失,更证明了这一点。

  更多的结果就只能等,等法医各种仪器检查出结果。

  ‘尸体’上也没过多的痕迹,更别说什么被殴打之类的迹象了,衣服凌乱的那部分,还是胡升自己在向后‘爬’的过程中,自己给弄乱的。

  又是一件毫无头绪的案子啊,这么一折腾,又是一个多小时,局里的人也都到齐了。

  随后,陈建华和搭档又对周围的人询问了一番,让他们都郁闷无比。

  住在这种高档小区的人,又有什么人会害怕他们这个职业?问他们一句,他们能回问你三句,对他们来说,只要自己不犯事儿,就不用害怕,甚至就算是犯了,也不用害怕!!!

  所以,在这种地方办案,是他们最不愿意的,人家不一定配合你啊,但关键的也不是郁闷这个,郁闷的是,在一番努力后,任然毫无收获。

  周围的人根本就没听到这里有什么声音,甚至他们都以为昨晚这里根本没人!

  在这里的富人家,晚上闲来无事就是在自家院子里休息一会儿,而胡升就是这么一个人。

  每天晚上,胡升都会在这附近转转,然后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着,欣赏那些他自己种的花花草草。

  但昨天周围的人,昨天完全没有看见胡升,自然也就以为这里没人,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没听见什么声音,这点就奇怪了,从胡升的状态来说,当时他是应该在大喊大叫,住这附近的人应该有听见异常才对。然而现实确实没有!

  如果昨晚这里没人的话就解释的通了,那样这里就不是第一现场,自然不会有什么奇怪声音在这里,没听见也很正常。

  但从胡升旁边的地板之类的痕迹来看,这里的确是第一现场,而且从安保措施的力度来说,也不允许有尸体不知不觉从外界进入。所以更加肯定,但这又和之前的结论冲突。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里不是第一现场,那么现场的痕迹也就是后来被刻意制作的,那这个人的心思之缜密,可以说是令人发指的程度了、

  在对胡升家里进行封锁以后,一干人也就散了,簪子在证物袋中回到了警局,而保洁阿姨也是随着一起回去局里了。

  然而,谁都没注意到,别墅正前方的二楼,一个小男孩从一开始就趴在窗子上,一直观察着这边的动向,直到现在都还在观察,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从小男孩的角度看过去的话,正好是胡升原来躺着的那个窗户。

  ……

第二十四章 现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