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一切的开始

  “你那不过是迷信而已,没有依据的说法。”男人反驳道,不过他那说话的语气便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呵呵,你一开始只是辩解你的孩子没有机会‘撞鬼’,而不是直接否认我的说法,说明你一开始对于我的观点就略微相信,现在说这话,恐怕你自己都不信吧。”廖壬并没有正面回答。

  “唉,没错,其实之前我就有往这方面想过,不过都被我否定了。”

  “所以,现在你是持相信的态度咯。”

  “呵呵,即使如此,那又能怎样?”

  “我都插手此事了,你觉得呢?”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有能力不相信我吗?”廖壬反问道。

  “……”

  华夏没有绝对的无神论者,那些称自己无神论,号召别人相信无神论的人,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这么做,类似于做做场面罢了。

  而廖壬说的话的确没错,他没办法不相信。

  如果不相信,但已经相信了鬼神一说,所以就得去找别人帮忙。

  不说能不能找到,就是找到了,又怎么能确定他能帮到自己,而不是行骗呢?

  毕竟这方面,他可是丝毫不懂,就算是被糊弄了,也没办法吧。

  反观廖壬,却是在这件事上主动找到自己,而且还很确定自己需要帮忙。

  当然,也不排除是特意调查过的,但自己不是什么名人,也没什么仇家,相对于那些找来的道士和尚来说,要可靠的多吧。

  男人名叫沈浩,三十八岁,拥有一家公司,主打饮料类产品,在石城也算是有钱人之一。

  闲来无事,沈浩便和廖壬唠家常。

  就好像诉苦一般对廖壬倾诉。

  沈浩打拼了十多年,虽然没什么仇家,但竞争对手肯定是有的,这个时代,竞争无处不在。

  所以,即使沈浩拥有一家公司,那也不是高枕无忧。

  但不关再累再苦,也是家中的男子,家中的顶梁柱,任何时候都不能倒下,都要展示出自己坚毅不倒的身影。

  所以,即使工作再累,也不能向家人倾述。

  有句笑话说的好——之所以叫人类,是因为做人真的很‘类’(累)。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还真是有点奇怪,小伟平时还是很活泼的,就是从那天开始,就变得有些奇怪了。”沈浩回想道。

   沈浩的孩子是一个叫沈伟的小男孩,平日里非常活泼,特别招邻居喜爱。

  沈浩家里还养了一只狼狗,从沈伟出生时就养着,是沈伟从小到大的陪伴,感情就别说有多好了,那凶狠的外表下,是一颗对小沈伟的亲切之心。

  狼狗的名字都和沈伟那么贴切——大狼。

  和沈伟结合起来就是伟大。

  虽然名字俗了点,但意义可不一般,沈伟第一次开口说话就是对着狼狗说着“大狼,大狼……”。

  足矣见人狗之间的关系。

  小沈伟经常会和大狼一起在附近溜达,对于小区的治安,沈浩一家还是比较信赖的,所以,沈浩和他的妻子也没什么担心的。

  胡升家和沈浩家也就相隔一条路,小伟也经常到胡升家里玩耍,而胡升也是十分欢迎。

  久而久之,胡升和沈浩一家,关系也是熟络了起来,以至于调查的时候,沈浩成了重点盘查者之一。

  三天前,小伟习惯性地带着大狼走向了胡升的家,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夜晚路灯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和身旁的大狼一样。

  看见窗边似乎有人,便毫无顾忌地冲了过去,看道了一幕令他难忘的画面。

  只见胡升狼狈地坐在地上,而他前面,站着一个毫无血色可言的女人。

  突然,女人双手向前一送,便将手中的一支簪子,插入了胡升的身体,脖子上的血液染红了女人全身,簪子也变成了暗红色的样子。

  女人忽然凭空消失,簪子掉落在地,鲜血依旧流淌着,胡升不断的挣扎,血液更是喷涌而出。

  落在地上却并未散开,而是聚集在簪子周围。

  顿时,簪子好像一块缺水的海绵一样,不断吸收着鲜血,留在地上一滩清水。

  胡升似乎注意到了窗外的小伟,满身鲜血的右手努力伸向小伟,就好像是想要求救一般。

  只发现了有人,却忘记了那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给予不了他任何帮助。

  大狼不断在小沈伟周围吼叫,最后直接用嘴咬着小伟的衣服,不断往外扯,不断往家的方向冲。

  听见大狼吼叫声的沈浩急忙从屋里冲了出来,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刚刚跑到门口时,看见的却是小伟‘笑着’跑进了屋了,而大狼不断在后面吼叫着,好像准备捉住小伟一样。

  对于大狼的信任,实在是毋庸置疑的,除非它疯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然而从大狼的状态看来,并没有,所以,沈浩也没有当回事。

  ......

  看见小伟的‘笑容’,沈浩也就任由他们玩耍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样追逐了。

  但小沈伟的变化,也是从这天开始。

  平时叫都叫不去睡觉的小伟,这天却是早早地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大狼跟着小伟去了幼儿园,远远的跟着,守着他,就像一个暗处的守卫一样。

  小伟在幼儿园里,反常的安静,别人来找他玩,都被悉数拒绝。

  就那么一个人躲在角落,不言不语,仿佛被孤立一般。

  回到家中,不吵不闹,除了吃饭之类,全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好像外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而陪伴他的,就只有大狼。

  几天下来都是如此,直到几个小时前.......

  当沈浩听见大狼焦急的吼叫而找到小伟时,小伟正抱着医药箱吞下了许多药品,无论外用还是内服...

  即使大狼在一旁竭力阻止,也无济于事。

   一个几岁的小孩,力量似乎比一只五岁大的狼狗还大,小伟口吐着白沫,却冲着沈浩微笑,一脸享受的表情,场面诡异无比......

   最后在两人一狼的努力下,才成功制止了小伟继续吞服药品,然而小伟却早已陷入昏迷......

   “照你的说法,我基本可以肯定了。”听了沈浩的描述廖壬道。

  (当然,沈浩的叙述没有这么详细,这是我给你们解释之前的情节,至于沈浩给廖壬说的事情版本,你们就自己脑补吧。)

  看来这事还是比较轻松的,起码对我来说不难,廖壬在心中暗想。

  “谁是孩子家长?麻烦过来下。”医生的喊声回荡在走廊,传入吸烟区中两人的耳朵。

  ......

第二十七章 一切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