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冒险

绝色冒险

協生祥 著

科幻
类型
2018.04.13
上架
25.21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英雄救[美]?

  一个略带凉意的初秋清晨,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的光芒,朝阳透过晚上忘记关上窗帘布映照到一张平凡老实的少年面色上,他就是程天赐。

  他抓了抓头如梦初醒的打了一个呵欠,搓着若涩的双眼,瞇眼成线看床头的座台钟,还是上午六时许,今天又不是上班,正埋怨自己昨晚为何忘记拉上窗帘,不能直接睡上满足的一觉,也打断了他刚刚的美梦,打断了他与一个美若天仙少女的相遇的梦。

  梦中内容一套老掉牙的桥段,他化身成一个普通的古代穷书生,身穿粗衣麻布,身上带着一个小布包,手提忽明忽暗的破旧灯笼,夜行山上赶路时,遇上一个少女,全身白色衣裙,把长发扎起再盘成髻,正在遭到三个山贼,品字型围着,用下流的言语调戏,一步一步的迫近,少女退无可退,也避无可避,三人已经开始动起手来。

  书生立时大动肝火,为少女挺身而出,可是一个文弱书生那是山贼的对手,马上给打得落花流水,口肿鼻青,其中一个正举着寒光闪闪的大刀,正要了结他时,只见这位白衣少女,两䄂一挥立时金光耀眼,提刀的山贼给重击弹飞到几丈开外,口吐鲜血,其余二人无不目定口呆,再看了看那位白衣少女,纷纷大叫:「妖⋯妖怪呀」。

  两个未有受伤的山贼,马上上前拖着受伤的同伙,掉下手上钢刀吓得屁滚尿流掉头逃窜,少女回首对着书生含羞一笑,眼神之中流露出欣赏之意,主动地走到他面前和交谈,言谈之间才得知,少女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到人间是要找一个人。

  正当仙女要说自己名字时,刚才该死的阳光,冲破眼帘把他活生生的拉回现实之中,在半梦半醒之际,还依稀听到仙女的渐渐微弱远去的声音,蒙眬间还伸出手想拉着仙女,眼前的景象慢慢改由晨光及小小斗室所取代,嘴角还好是吱呀吱呀的叫着什么,意识逐渐由梦境变回现实。

  清醒了之后再看看床头堆积如山的志怪或科幻小说,不禁暗暗笑了出来,估计是自己太过沉迷小说,以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然真实世界没有他的分儿,但间中发一个那样使人会心微笑的美梦,也可以为平淡的生活带来一点点色彩,但使他莫名奇妙的是,梦中所见少女,不知为何,在半年偶尔会在梦中出现类似的,每次也是身穿一身白衣,不断的在找一个人,就是不知她是谁。

  清醒过后,感觉有点内急,打算先去一去洗手间,之后拉好窗帘再睡个昏天黑地,希望可以在梦中再继前缘,即使她下凡不是来找自己也好,在梦中可以帮她一把,也是一件美事。

  刚刚清醒的他,步履蹒跚的走到洗手间,一面解手时,一面回想刚才的梦境,实在是稀奇古怪不合逻辑。

  首先,她既然有仙法,为何还容许山贼对她无礼呢?是她想给山贼调戏,以证明自己真的美若天仙的万人迷,不到万不得意才肯出手自卫吗?还是这是什么仙规呢?

  其次就是,一班山贼随随便便的一刀,便可以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结,除非是当书生是个沙包出气,折磨一回才下手,也是说得过去。

  但那位天仙姐姐为何不一早出手,而偏偏要书生比给打得快死时,才肯施展仙法救人呢?如果是坏人出手太快救不了人,就没话可以说,明明自己有仙家法力,又有时间救人,为何不早点动手。即使是街上的警察不一定会马上向天开枪示警,但最少也会立即喝止吧,还是给穷书生考验正义感的机会不成?

  一面在胡思乱想,一面又一摇一晃迈出洗手间,睡眼惺忪地看着自己的所租的斗室,真是与梦中的穷书生一样,斗室是一间全开放式的小单位,只有洗手间有门,大厅包含了睡床,小小灶头当是厨房,平时程天赐只是煲水冲杯面或茶包而已,一张细尺寸的双人二手沙发,表面还是带点破烂,一张可折迭起来小台及交椅,一部读书时由比富贵同学送过来的旧手提电脑,当然还有凌乱不堪的杂物和垃圾,可能是自己一个男人独居的原固,对着这一个情景,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要好好收舍了」,当然最后也是一样。

  他慢慢行至斗室内唯一的一扇窗上前,把算把略带异味的窗帘掩上时,又多提自己要多加洗洁,间中要拿去清洗,但最终也没动过手。

  正当走到窗前,顺眼远处看去,平时街道上清晨时分行人已经疏疏落落,今天就连半个人影也没有,但远远看到静谧冷清的路上,突兀地出现一位全身雪白衣衫,长发几及腰间,浓密而黑润,身形修长的少女身影,一手拖着一个白色的手拉行李箱,另一手拿想一张好像是纸或是地图的东张西望,未知是否行李有点重,好像有点驼着背佝偻着身子。

  她四处张望,好像是在寻人或找地址一样,面上虽然带了轻便的医生口罩,再加上一副大框太阳镜,额前是浓密的留海,但就是阻不了那一股清秀的气质,不知为何程天赐开始特别留意她了,或者是街上根本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正看到出神,他心在想「现在还是清晨时分,要寻人都不用那样急吧。」。

  她给程天赐第一眼的印象很是特别,一个身穿整齐白衣的少女,在四周残破的旧区清晨清得出奇的街道上,简直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般的抢眼,虽然现在街灯刚自动关掉,而日光又未射到地面,但她的身影一样使人心动。

  程天赐回想起刚才所作的梦时,不禁令人联想到自己正是那一位正义穷书生,而街上的少女是刚才下凡的仙女。

  由于光线未能照到透地面,显得有点灰暗,加她带上了口罩和太阳眼镜,未能看到她的庐山真面目,是否如仙女下凡一样的动人。但他不知那里冒出的冲动,立时睡意全消,鼓起勇气跑到街上帮忙引路,但又怕过于唐突,焦急如焚的他心生一计,马上换件运动服扮成是清晨跑步运动的人,装作路过顺便为她引路,说不好,还可以藉此与她交往或者她可能直接住在附近。

  马上手脚麻利的在衣橱栊底,找了一套运动服,拍走了上面的灰尘马上更换,但刷牙对迫不及待的他来说,简直是费时失事的煎熬,直接冲到洗手间,扭开了碧蓝透彻的漱口水含在口中,带着锁匙冲出门口,一面跑下楼梯,一面漱着口,没有半点迟疑,正当他快步跑到楼下大门时,想想才发现嘴内的漱口水是需要找地方吐出,打算出门后,随便找个水渠口下水道吐掉。

  当对街铁闸一开,咔哇的一声开门声音,划破清晨的幽静,犹如平静如镜的水面掉上一片石头,泛起了一阵阵涟漪,惊动了远远的如仙鹤般修长的身影,但同时也惊动了暗角处的某处。

  清脆的开门声,使远远的身影转头向程天赐的方向看过来,少女好像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定睛地盯着程天赐,目不转睛地拖着一个大行李,用尽力气的走过来。

  情况实在太尴尬了,他满嘴都是嗽口水,没可能上前几步对着一个排水渠盖口吧,是否说一见到眼前人,立即便要作呕呢?

  情急之下,他只好一口气把口内满是泡泡的蓝色嗽口水吞下,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为怕一开口时满是泡泡,特意多吞咽几次,好使清一清口内的漱口水,一想到自己空腹之内,满满是碧蓝色泡泡的嗽口在内翻滚,肚子一时间变了大海一样,只差几片轻舟在游弋,他突然想到一句话,宰相肚内能撑船,宰相真不易当。

  正当程天赐想迈脚步上前装作跑步时,街闸旁边的杂物后边向起了几把含糊不清的声音在吱吱呀呀,虽然杂物隔开,但还是可以听得出是几个醉酒刘伶,估计是昨晚酒意还未消的流氓,躲在杂物暗处睡觉,所以不易给发现。

  随后三两个人从地上,一摇一晃的爬起来,手拿着酒樽步履蹒跚,走出了几步,伸了伸懒腰,四处张望,其中一个人见到这位正在走过来的白衣少女身影,立时眼睛发亮,而且还和几人对少女评头品足,用语下流。

  只见远处的少女紧紧握实手上的小纸,不知要找寻找的人十分重要还是她不怕死,竟然没有半点退意,执意快步走来。

  程天赐正在发呆都不知如何是好,三个流氓已经脚步浮浮地行到少女前面几个身位,流氓越走得近言语间越是放肆,最后还把少女团团围起,而且还好像对她有冒犯行为,程天赐再按耐不到了,不知那儿冒出来的勇气,一见到这三个心怀不轨的人,立即上前喝止。

第1章 英雄救[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