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立即变黑

  看着上午的阳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从长䄂衫与手套中间位慢慢揭开,刚才变浅的皱纹和渐退老人斑的皮肤,现在再有变化,皱纹退去,老人斑消失,好像再年青了廿年一样,她把一对手套也脱掉,不是自己眼花,而是真正的改变了,但她没有半点欣喜,反为还带一点担忧和失望。

  随后她再在衫袋中掏出少女常用的花边小镜子,鼓起勇气,慢慢把镜子对着自己,一分一分地除去这副加大号的黑框大墨镜眼镜,刚才程天赐所见到已步入老年,满是沟壑雀斑的肌肤改变了,变得光滑润泽保养得而的中年女妇人的皮肤。

  刚才年迈的老婆婆形像焕然一新,取而代之是一张清秀而成熟中年妇人的面庞,那足可使一个年过八十的老者欢天喜地,但是她还是流出失望的泪水。

  坐在长椅发呆的她在想,现在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她自己以什么身分再回去程天赐身边呢?外出跑了一个圈之后,样子还只是变一半,现在的她真是半天吊,她再用镜子看了看自己,可以算是一个保养得而的四十多岁妇人,只要打扮一番,就可以年青多几年,但始终年龄上却刚可以做程天赐的母亲。

  还有一个问题,她估计程天赐也可能留意到,自己发根刚长出的一少段头发是白色的,如果现在贸然回去,又给程天赐发现了,都不知如何是好,自己本身可以说对程天赐是一个不速之客,现在再为他添疑问,那就更难解话了。

  一面若思冥想的她刚刚看到一张风吹过的纸,是一张染发剂的广告单张,她灵光一闪,心生一计,或者可以说别无他法。

  在地上拾起了这张广告单放在衣襟怀中,再从公园回到一所刚才到过的杂货店,询问有关的染发剂,店员说有分立即变黑或是续渐变黑,白婆婆当然要立即变黑那一款,眼见价钱不贵便买了一支黑色的。

  她一面回程一面看说明书,一看之下心知不妙,因为过程必须在家中的浴室内进行的,又要洗头又要等时间,公园的洗手间一定不好处理。

  在万般懊恼之际,她看到了街边专卖女装帽与挎包摊贩,即时见前一亮,可以用帽子先蒙混过关,再等待机会自行染发,随便买了帽子就立时带上,另外还多买了简单的杂色外套。

  程天赐肯在无原无故的情况下收容一个来历不明的老婆婆,可能出于恻隐之心,因为刚才楼下有几个流氓在徘徊,没可能推一个老人家到外面等死,但现在自己的容貌对程天赐来说又是另外一个陌生人,想了又想,终于给她想了一个援兵之计,或者说她压根儿没有其他方法,既然她已经决定了,带着东西慢慢回去程天赐家中。

  白婆婆回到程天赐家门前时间尚早,未知刚才的他现在是否已经睡醒来,在门前先是清一清嗓子,压低声音装作沙哑,扮作刚才的老婆婆,试了几句,算是满意,之后放下出门前束好的秀发,尽可能遮盖外露的皮肤,以防止露出马脚,还验查了一趟,安心后便掏出锁匙开门入屋,还刻意带点驼背。

  门一推开,见到刚刚程天赐坐着,白婆婆扮成年老的口音就说:「天赐,你刚刚醒了吗?不好意思,刚才见你睡了,拿了你的门匙去用。」,程天赐点了点头,之后他向眼前人好关切的问:「无所谓,刚才你外出时,有没有再撞上那几个流氓呢?」,白婆婆一面整理刚才买的东西,一面简单的说没有,程天赐就说:「白婆婆,你在那里休息吧,我照顾你好了,我帮你做早餐吗?」,白婆婆再用年老的声哈哈笑了起来说:「我看你至多只可以冲一个即食面吧,哈⋯⋯哈哈,你还是坐一坐吧。」。

  给她说穿了自己什么都不会,只可以尴尬地坐在床上,程天赐只见白婆婆双手好像安了发动机一样飞快,叮叮当当的斩瓜切菜声响过不绝,一瞬间便做出一份丰盛早餐。

  程天赐一定要白婆婆坐比较舒适的沙发,自己却坐硬板的交椅,希望可以给这位做早餐给自己的老婆婆,坐得舒适一点。

  这是程天赐离开自己家到城中打工后,食到的第一次住家饭,使他十分感动,一时间有一个家的感觉。

  他十分感激白婆婆对自己的照顾,虽然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但那位身分神秘的白婆婆给了自己一份亲切关怀的感觉。

  很是奇怪,白婆婆入来到现在都未有脱下口罩和墨镜,程天赐一边食,一面问她:「白婆婆,你为何不食呢?」,白婆婆只是说:「我刚才外出时已经买了东西食了。」,其实她刚跟本没有进食,而且还在做早餐时先切了一少段香肠出包好放在衣袋内,是一段很少很少的香肠,只有一节尾指长而已,她—只是准备在试一试自己。

  之后程天赐再问:「是否那裹太光,要否拉上窗帘,时时带上墨镜对眼睛不大好的。」。

  白婆婆醒吾了,他留意到自己装饰的异常,理直气壮的说:「是的,婆婆我眼睛呼吸道不好,所以要时时带上墨镜和口罩,加血气又差时时手脚冰冷,所以那样穿吧。」,其实现在还是时间尚早,气温不算太热,但她开始感到热得有点难耐,而程天赐只是点了点头。

  眼见程天赐在享用早餐,白婆婆不动声色的拿了黑色仪器及染剂入了洗手间,临入洗手间时还吩咐程天赐的说:「食完后放在桌上便可以,我去完洗手间便出来收拾的,就怕你把碗碟也打破。」,之后哈哈的笑了几声。

  程天赐有点奇怪的看了看白婆婆,因为那几声的笑声,夹杂了略带磁性的声音,不像是老年人的声线,白婆婆反应都算快了,马上发现自己差点露出了马脚,连声扮作咳嗽,引开了程天赐的注意力,好在程天赐也是一个思想简单的人,再加上对白婆婆有异常的好感,也不以为然,以为是自听错。

  她算是在没有露出马脚的情况下入了洗手间,而程天赐就在外面慢慢进食他那丰盛而美满的早餐,享受着一个家的感觉。

  而白婆婆入到洗手间后,急忙掀开手袖,今次露出来的皮肤已经是一个中年妇人一样了,他再在仪器上按了按,再把针尖插入手臂上,不一会出现了一个数字40,她摇了摇头暗暗叹息。

  随后用一支号称立即变黑的染发剂,依说明说上所说的方法快手快脚的漂染及洗净,之后用毛巾包好,再带回了墨镜及口罩,走出洗手间。

  她刚步出洗手间之际,只听到叮当一声打翻东西的声音,程天赐在拿起刚才用过的食具,打算自己洗清,免得白婆婆操劳时,谁知自己真的如她所说的打翻,好在那只是胶碗而已,而且也食的格外干净,所以地面没有什么污秽。

  白婆婆站在洗手间门口,深深叹了一口气就说:「你还是乖乖的座下来吧。」,之后慢慢的为刚才的乱局收拾。

  程天赐先是带着苦笑的,看了看刚刚出洗手间的白婆婆,但苦笑之后便是一阵强烈的心跳感,在他眼中,白婆婆一举手一投足,完全没有一个婆婆的感觉,而且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味有如特殊的幽香,加上她包好了头,体态有如一个少女一样,突如其来的心跳,使得程天赐再次为他面红耳热。

  白婆婆见他一张红若朱砂的面,还以为是他打翻了碗碟不好意思就压低声线说:「放心吧,你还是乖乖的坐好,婆婆帮你,一阵有话要和你说。」。

  程天赐听从的吩咐真的乖乖坐好,她蹲下来为地板清洁及收拾掉在地上的餐具,她一上一落间,上衣一时间的绷紧,使得程天赐心跳加速到极点,他不是没有接触过女生的人,在学校、在公司、在市杂⋯⋯,年轻少女大有人在,但也没有这一份感觉,反为换了一个上了年纪可以做得自己婆婆嫲嫲,才使自己产生心跳如雷,是自己昨晚的梦所影响,还是早上在流氓手中一起逃亡的过程,是她关怀备至的照顾自己,还是⋯⋯根本只是错觉呢?为什么一觉醒来,同一个人,感觉完全不同呢?

  胡思乱想之际,白婆婆已经把地面清洁好,餐具也在清洗中,水喉声音一停,程天赐才回过神来,白婆婆回头对着程天赐说:「我要走了。」

  这一个讯息对程天赐来说好像是心中打了一个响雷一样,连忙对白婆婆说:「是⋯⋯是否嫌弃那里不够宽敞呢?我⋯⋯我」,想到那里程天赐都不知如何说下去了,因为自己根本就是没有本事在那一个租金高昂的小城市内再换一间大一点的套房。

  白婆婆连连摇头说不是,但心中暗喜,对在短短半日间,竟然对自己万分留恋,没有介意外表上的问题。

第4章 立即变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