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拍拖?

  程天赐第一时间拿走锁匙,生怕她看到一样款的锁扣,之后才去找手机和钱包,两人刚才在外回来还是穿上出街的便服,所以只需带了外套和随身物品便出门了。

   

  因为现在已我中午过后,去远的地方也没有再多时间,程天赐也不是带她去什么地方,只是在附近的公园看看,说是带她出来参观本区,倒不如说是一对情侣到公园游玩更像了。

   

  所去的不是什么地方,正才刚才白姨姨自顾自行走时,又在此苦思多时,又此更衣的公园。

  今天白姨姨已经是第三次到此了,虽然只是半天时间,但是三次的心态全然不同。

  现在已经中午过后,阳光穿过茂盛的树叶,柔和地斜照在她的面上,在程天赐的眼中,对方虽然比自己起码大上了廿年,但秀眉杏目风韵犹存,如果不知道是自己同学的妈妈,自己根本不知她的年龄,最多估计是比自己年龄稍大几年而已。

   

  在白姨姨的眼中现在的情境根本不能想像,今天对她短暂活着的人生来说,特别是大起大落,她由今天凌晨时分的最后绝望,到之后出现在清晨的一丝曙光,随后的遇龚的惊涛骇浪,与现在温馨平淡,形成强烈的对比。

   

  很多人会追寻刺激非凡的生活,截然不同的经历,但是当你置身其中时,又是另一番滋味。

  二人漫步于林阴密布的树下,程天赐一面行,一面为这个小区简单的介绍,都是那一家的面好吃又化算,那一间的饼干远近驰名,还说下次假期会带她去什么地方等等,有时候重覆了又重覆,好明显是毫无组织地东说一点点,西说一点点,虽然程天赐同一番说话,她听了又听,但还是十分乐意。

   

  犹如情侣一样的他们,行到夕阳斜照时,坐在公园假山景上的长凳,从一个四面无阻的高位处,看着天边艳丽的云彩,使人心旷神怡。

  突然间程天赐指着天空上的一个位置,就说:「妳看!这云好像⋯好像,好像是一只⋯一只小鸟,站在枝头上一样。」,白姨姨顺着他看去,只见在天空上如鳞片一样的云拼凑出的图案,顺着他手指看去,喃喃地说:「这不就是凤凰展翅⋯」,之后停着了嘴,没有说下去。

  程天赐疑惑的问:「凤凰⋯?对对对,不是小鸟,这应叫作凤凰,是凤凰,是白凤凰,哈⋯哈。」,说完之后,金风一吹,一边挡着阳光的云被吹开,金黄色的的斜阳光线照到刚才的凤凰云片之上,由本来还是一点点云的的云片,一转眼间变为会发着金光的金凤凰,随着天上的空气流动,刚才好像还是在枝头上站着的白凤凰,戛然间展翅开双翅,发出耀眼的金光,二人不禁啧啧称奇,慢慢二人渐渐靠近在一起。

  但云绐终是云,刚才一阵金风,把挡着夕阳余晖的云吹开,把白凤凰也添上金衣,随后扇动了凤凰的翅膀,使她翱翔天际,但与此同时,风也把展翅中的金凤凰吹散,吹得烟消云散。

  开始时二人同样是为眼前神奇的自然造化而著迷,但之后白姨姨看到了金凤凰被风吹散时,心中左一股不祥之兆,立时意兴阑珊,看到天空之中百鸟倦还,她就提出是时候要回去。

  这时才发现他们坐着长凳时,不经不觉间已经互相靠倚,恍如附近卿卿我我的情侣们,两人羞涩涩的退开,因我天色开始昏暗,也看不到对方已经面红如火。

   

  还是由白姨姨先开口说:「我⋯我们回去时顺路买餸,再晚一点街市就没东西买了。」。

  说完走身便走了,程天赐就开口说:「不⋯⋯不如我们出⋯⋯街食吧,都⋯⋯都不会花很多钱的。」。

  白姨姨内心十分高兴,但又想为程天赐省点钱,所以压下内心的喜悦,低下头来用略带委屈的语气便说:「是⋯⋯是不是我午餐时手艺未精,所以要⋯⋯」。

  她说到这点子上,程天赐连忙解释,他一开口解释,便知鱼上钓了,立时开心地说:「那么,我们快点去街市吧。」,程天赐当然不敢再说什么,二人一同沿路离开公园。

   

  经过街市,所有摊贩都陆陆续续开始打烊了,只可以买一些货尾,而且选择也不多,不过也正因为是箩底橙卖剩䉀,所以价钱也特别的平,只是卖相差没那样新鲜而已,回去立即烹煮问题也不大,买了点鱼及菜便离开街市回家,程天赐也很自觉地帮手拿刚买的食材,不想对方辛苦,虽然在程天赐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但对白姨姨来说是何等的窝心呢。

   

  这时天色已晚,路上行人稀少,道路空间很多,但二人还是靠得很近好像是一对刚热恋的情侣或者直接一点说是一对夫妇,只是仅仅一天的时间,再正确一点说也不到一天,只是大半天的时间,他们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互相倾向感,是与生俱来的吗?

  就是这样走到住处楼下,今天清晨发生事的位置,程天赐下意识的说了句:「今天我就在此撞上伯母的,她有和你说今早的事吗?」,白姨姨只是支吾以对的带过,尽可能避开谈及有关自己的事,之后岔开话题说:「要快点回家煮饭了。」,程天赐也不以为然,但白姨姨心知这样又可以隐瞒多久呢?

   

  现在已经开始入黑,幸好楼梯灯已经修好,借着昏暗的灯光在狭窄的梯间一前一后的上楼,白姨姨先行,而程天赐随后。

  一面上楼梯白姨姨一面小心掏出钥匙,生怕会掉到地上撞损了那个小小的钥扣一样,就在此时地上当当作响,一枚硬币在地上,顺势就慢慢弯腰佝偻着拿回。

   

  而在后面的程天赐,隐隐约约嗅到一股从她身上传来,夹集着沐浴露及一阵少异香,顺风而至,再一次使他心神荡漾。

  而她一弯要俯身在梯间拾回硬币时,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与发形,与今天清晨来的白婆婆十分相似⋯或者是一样,程天赐心中马上打了一个激灵,因为她们之间,只是婆媳而已并没有血缘关,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人有相似呢,只是刚巧用了同一种香味的淋浴露而已呢?

   

  这时白姨姨的心情大好,刚刚与程天赐去完了公园,现在第一次用自己的钥匙开门,感觉有如女主人一样,房间只有铁闸和木门,加上街闸和信箱,简单的只是有四条锁匙,虽然她第一次用,但单单是看锁头上的匙花外形与大小,也都不会错了。

   

  她拿着还有点刮手的新钥匙,不太顺畅的插入一个老旧门锁孔之内,因为新匙问题,需要略为用力才可以扭开,她又是感动又是开心,回头看了看程天赐,打算招手请他入屋时,只见程天赐发呆的看对自己,面色发青便马上回去扶着他说:「你⋯你什么事呢?」。

  程天赐马上回了神来便说:「没⋯没什么,可能太肚饿了吧⋯」,对方嫣然一笑就说:「这样你回去坐坐吧,好快便可以开餐了。」,说完便上前扶着程天赐步入自己的家。

   

  白姨姨第一次主动搀扶程天赐的,拥有一双纤纤玉手的她,一手握在程天赐的手肘时尽是柔温细腻,他心中再次一阵回荡,今天早上那一个老婆婆紧握自己时的画面再次浮现出来。

  心神一恍,在梯间一脚踏空,好在白姨姨在他身边一直搀扶着,手一力立时稳住程天赐的身子,但以一个比自己稍为纤弱的女子,竟然可以文丝不动,稳如泰山。

  程天赐心一寒,自己虽然不是拥有硕大的身躯,但最少有眼前人多上近半的重量,而她竟然可以举重若轻地,一样把自己稳着,是自己见识少还是她根本不是⋯⋯不是人。

  程天赐一边想,一边给扶到沙发之上坐下来歇息,白姨姨一心以为他是今天走了太多路又帮自己拿东西,所以有点累而已,没有想过什么,斟满了一杯温开水,放在他前面就说自己要去准备晚餐便退开了。

   

  程天赐脑内一片空白,只见白姨姨在眼前晃来晃去忙过不停,不一会功夫眼前又是一顿简单而美味的晚饭了,程天赐猛然想到一件事,竟然今天完全没有问过。

   

  程天赐也自觉地坐到餐桌前面开,白姨姨也随后一同坐下来,开始晚餐了,在程天赐眼中,坐在对面钟爱白色衣物的妇人出现得很突然,位置与午饭的时候一样,但是心情是有很大的分别。

  在他眼中,眼前一切尽是疑问,他突然想到之前看过一本书[白蛇传],今天早上还说那个许仙真不当要找法海和尚,还是现在换上是自己,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白姨姨放好了白色碎花小围裙,用了干布抹了抹双手,正正和今天中午一样坐在程天赐对面,看着他在坐在对着发呆,就轻声问了问程天赐:「今⋯今晚的餸菜不合胃口吗?」。

第11章 拍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