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自己是否奸夫呢?

  使他不寒而栗的,如果她的丈夫是什么黑背景大恶人或有暴力倾向的,自己可能又有性命之忧,甚至连累家人朋友,不过既然已经打算找一家私家侦探去调查,有结果后再算吧。

  忽然想到,如果她是女同学的年青后母,而丈夫婚后不久身故⋯⋯,虽然是十分黑心,但这一种想法,不禁使扭曲在车箱中的程天赐傻笑了起来,因为单从外貌来看,她不像是已生过一个与自已同大的中年妇人,身边人都看着他好像以为有精神病一样,碍于车箱空间狭窄,只可投以奇异目光,看他有否异常行为,可以及早闪避,程天赐也发现了,便咳了一声收起笑容。

  不过是女同学的亲生母亲也好,是后母也好,见到那位旧同学都是一面尴尬的,之前的同窗同学关系,现在变为后父和女儿的关系,想一想都觉得混乱。

  在挤迫的车箱内,胡思乱想的好快到了目的地,今天出门比平时早,即使是走了一班车又加上有点塞车,还是早于之前,下车后还是可以缓步慢行回公司,不用平时下车后得马上以九秒九的奔跑。

  一路走一路四处看了看四面林林种种的广告,多是银行提供低息信用咭贷款服务,签满多少钱得多少分,储了多少分又可以加钱换什么或参加什么大抽奖等等,大量引诱消费的方法,不过对自己也是此方面的绝缘体,不是因为要旧公司上司威迫,也不会申请信用咭了,还做成了一场大风波,更成为了他的阴影。

  虽然是放慢了脚步,但还是比平时早的回到公司,把饭盒放好在冰箱后,回到桌子前坐下来开始一日新的工作,现在还未到正式上班的时间,因为程天赐希望准时放工,早点回家,所以都不懒散了,马上开始处日常事务。

  当然也有比天赐更早回公司的同事,见他今天不正常的早,反正也未到上班时间,便走到他桌前笑笑口和他说:「天赐大哥,今天什么风吹到尊驾一早回来呢?闹钟校错了吗?」,之后自顾顾哈哈大笑起来。

  程天赐没多理会那位平时多嘴口花的同事,他叫黄世明,只是对着他淡淡一笑便说:「早睡早起精神好。」,之后便专心致志的在工作,黄世明也没趣地离开回位置上了。

  时间过得好快,将近中午食饭的时候,几个同事三三两两的说今天去那儿吃,这间多人要等好久,那店很平,但难食得要呕,都是在交头接耳的商量,有个女同事走过来和程天赐说:「天赐,是时候要外出食饭了,回来再做吧。」。

  这位女同事是与程天赐比较熟络,她叫青不渝,是一个比程天赐年龄细一两年的女孩子,一头短发,还是短得斜发脚见头皮的短,打扮不男不女也不修边幅,个子很高,比程天高相约,活泼好动,但行事也十分冲动,热爱格斗技巧,性格外向又好管闲事,刹眼看去行为举止动作十分男人,外号有男人头之称,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一把所有人都比下去,清脆如银铃的娇美声线,只和她通过电话的人,无不神魂颠倒,想一睹其真容,而程天赐侧视她如弟弟般看待。

  程天赐只是笑了笑就说:「你们去食吧,我不用了。」。

  青不渝惊讶的说:「你⋯⋯你不食吗?」。

  程天赐嘴角含笑的说:「我带了饭,你们去食吧。」,青不渝甚为愕然,喃喃自语慢慢地说:「你带了饭?」,后面的人事部经理何国柱刚刚经过,打趣的对青不渝笑着说:「男人头,不如一会和我们几个一同去隔离街的新开餐厅试试吧。」,青不渝摇了摇头一声不响的摇头拒绝,何国柱也摊了摊手,自讨没趣转头走了,而青不渝带着满脸疑问与失落离开。

  到了正式食饭的时间,程天赐十分得意的走到雪柜前拿饭盒出来,这时才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好严重的失误,放在雪柜内的饭没有在半小时前拿出来解冻,这样加热时,热力会不平均。

  本来他都没有发现此问题,但去到雪柜前面时,所有雪柜内的饭盒已经拿出来,一个二个整整齐齐排好队,摸上手每个饭盒已经回到室温了,自己的还是十分冰冷,想来他好笑,他外出打工那么久也是第一次带饭回公司食的。

  其他员工好自觉地一个一个排着队,放到微波炉内加热,反正现在也是等着用微波炉,算是为饭盒解冻吧,拿出了饭盒,排在最后的位置便返回座位上。

  忽然他想起今天早上的侦探广告,现在正是食饭时间,好多同事都外出,公司内人数不多,说私人电话也不怕被人偷听到,所以便拿了纸笔出来,拨号到侦探社。

  电话接通了,单从声音判断是一个女性接线生,程天赐简单说了要调查的内容,就是查一查一对母女的状况,女接线生明白他要什么样的服务,便和程天赐约了在侦探社见面,到时才详谈细节及说明有关收费等等,之后程天赐再问接线生到侦探社时的联终人资料,她就说到时找卫先生便可以了,之后便挂了线。

  在倾谈间,他对电话中的女声十分好奇,声音很磁性但言谈间用语有点奇奇的,但一时间又说不出差在哪儿,可能到时再看过究竟。

  花了一段时间说电话,程天赐又回到微波炉附近,刚才排队焗饭的人潮散了,只留下他一个没有理睬的冰冷饭盒,唯有自己放入微波炉加热。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从来未在公司用过微波炉,试了好一会才学会使用为今天的饭加热,之后拿回座位去进食,由于饭盒十分美味,加上又是【她】细意烹煮,很快便食光了,之后拿到洗手间清洗。

  现在他想,反正从今以后都有爱心饭盒,便留自己的餐具在公司吧。

  外出用餐的同事陆陆续续回来了,当然也包括那位青不渝小姐,她刻意走到程天赐桌前面,偷偷看了看天赐放在桌上还在晾干的饭盒,一切都暗暗看在她眼内,记在她心中。

  刚才青不渝得知程天赐有住家饭带时,特意走到雪柜附近,看过所有的饭盒,已知是谁的不用理,剩下来的是不知谁的饭盒,她一个一个记在心裹,记着盒子的外形,记着份量,如果是透明盖还是打开了的,还记着盒内的餸菜。

  直到青不渝饭后到了天赐的座位时看到洗好的饭盒时,对上记忆中之前所见,打探性的问天赐:「饭盒是妈妈帮你做的吗?」,已经在专心工作的他看了看青不渝,回头再对对文件就笑着说:「哪你觉得我可以做到出来吗?」,之后干笑了几声继续工作。

  程天赐因为注心工作中,没有详细听明白青不渝的试探发问,只听到什么妈妈做出来,当然在他心目中是同学的妈妈了,也不是刻意隐瞒,只是没留心而。

  在另外一面的青不渝好像放下心头大头一样,松了一口气,她意识到的是程天赐的妈妈做此饭盒,之前青不渝也只知道他是一个人租房住的,可能是他妈妈刚搬到他家,暂时帮手照顾,见程天赐工作在忙着不再打扰,悄悄溜走了回到她自己的工作位置上,有点心神恍惚又有点喜悦。

  时间在烦琐的工作中流,直到放工时间,程天赐今天工作聚精会神,同时把之前囤积下来的工作也清掉,不过由于少有的高度集中精神,也显得有点头晕眼花,一口气喝光桌上的水,收拾东西后便大步流星般迈出大门。

  平时他好少会准时离开的,未必为了工作,好多时也是在与同事闲聊或打发时间,反正回到家中也是对着四面墙。

  青不渝见已经到了放工时间,有意无意地走去程天赐座位前,打算和他如常的轻松闲聊,随手拿点文件扮作谈工事,走到他位置时,人已经溜走了,问了前后的同事,只是说他一到时间便走了,青不渝也不好追问,只是回座位收拾便下班。

  程天赐按照地址前往侦探社,去到时发现时一所旧式办工厂大厦,只有一个塞着耳机,对着手机看剧集的看更,如果不是他一面看剧,一面还会哈哈大笑,真的以为是一个用来吓人的纸板公仔,不过整体环景尚算可以。

  现在的情景,与他之前在幻想的甚有落差,还以为全栋是玻璃幕墙的新款办公大楼,大门是镜面抛光不锈钢银手环,发光新潮大招牌等等。

  进入工厦之后,按指示走到单位前面,不禁一呆,货仓一样的老旧防火门,配上多年的金属手环,墙上是绿底红字,用油漆写上【卫氏侦探社】,边傍有一个门铃按钮,按钮之上是单位编号。

  程天赐再对了对单位编号,确定不会搅错后便按下去,只听到房内叮当一声,突然想到今天中午至电时,是有一把女声接线的,这时他有点期待一开门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一般电视电影内是都是美貌,身材,身手,智慧并重的,可以上刀山入火海,出生入死,一个打到十个壮汉的少女武林高手。

第15章 自己是否奸夫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