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申请信用咭

  程天赐一向都没有使用信用咭的习惯,但基于要给面子上司,唯有照做。他心想反正申请后都只是把信用咭束之高阁,最多也是浪费手续费或年费后便把它取消。

  为免得罪直属上司,加上给卢伟松威迫利有⋯是没有利有,只有语气上的威迫,还是申请了。

  填表时因为一时间没有近照,随随便便在银包中找了一张中学时的相片补上便算,反正现在的银行多不会看什么,只是不是申请人是男的,贴了一张女的上去便可以,都是手续而已,还有要填什么学历等,随随便便的填了小学是什么,中学是什么便算。

  卢伟松见天赐不如其他同事一样要多花唇舌就帮他申请了,还叮嘱天赐信用咭要时时带在身边,他签了钱,部份分数会跳到他胀目之内等等,但程天赐没有花心机听。

  直到有一次,卢伟松说要到外地工干,打算带程天赐一同去见识,其实所有同事都知道,他是借以外地工干的名义,花公司的钱在自己身上食喝玩乐而已,带程天赐去只是当一名挑夫而已,始终行李也是要有一担抬的,所有人借故推辞,程天赐因为是新人,也对那位上司不多了解,所以也照样一同外出工干。

  出发前一天,公司刚刚发了本月的工资,程天赐十分开心,在外出工干时,可以多一点钱使用,也可多买一些东西做记念或手信。

  他们相约在机杨等候,卢伟松一见到天赐马上把行李交给他带,说自己要回客人电话,之后说了一会就挂了线,行李也没有再取回,顺理成章地给了程天赐帮他拿行李,不过他也不介意。

  二人登机后,卢伟松不时言谈调戏女空中服务员,程天赐也没多大上心,只是在翻阅下机时第一​​要见客的文件而已,但由于二人间中有交谈。

  附近乘客都知道二人是一伙,见卢伟松对女空中服务员言谈轻佻,都投以不屑的目光,那使程天赐十分尴尬,但他又不好对卢伟松说什么。

  飞机抵达目的地后二人出了机场,截了计程车直接就到了客人办公大楼,在入口处作简单的登记,二人都夹了【访客】的名牌在外套。

  登记过后,等了一会,有一个人出来接待处,带了他们到会议室,三人坐下后,二人脱下外套,放在椅背后,卢伟松为程天赐简单介绍,及示意他交换了名片,程天赐接过名片后,发现对方是公司的经理,不是直接的大老板。

  程天赐和他交换名片后,卢伟松只是寒暄了一会,基本上都没有说什么,就达成了协议接了订单,程天赐以为一切发展得如此顺利,心想卢伟松真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一时间对他另眼相看。

  开完会后,卢伟松叮嘱程天赐收拾物品,准备回酒店,卢伟松和客人经理相相去洗手间,留下程天赐一个人在会议室内,但收拾好后,眼见二人尚未回来,也同样去一去洗手间,为免二人久等,快步跑去。

  一去到洗手间门前,刚刚有人走出来,所以程天赐也不用开门,刚有人出来,门也不用推,闪身便入了去。

  入到洗手间内,看到有三格,较远的其中两格已关上,另外一格可能刚才的人走得匆忙,单格门的自动闭门又慢,还在自动地慢慢掩上中,程天赐一个侧身无听无色的窜进,自觉那一身法十分高明,门又不用自己开,真是懒人必学招式。

  他入了单格后正想锁上门时,听到洗手间外面有从单格开门声音及开始交谈,声音就是卢伟松和客户经理。

  卢伟松就说:「刚才签得那么爽快,今晚有【大】会要开,请了好多秘书给你,我请客吧。」,那一个大字说得特别诡异。

  客户经理立时警愓的轻声说:「小心有⋯⋯」。

  未等他说完卢伟松接着说:「放心吧,我听到刚才的人已经开门急急走了,你看,现在单格上的门也没有锁上的,只要多观察就不用担心了。」。

  客户经理陪笑的说:「都是卢经理你细心。」,之后就是卢伟松骄傲的冷笑。

  客户经理狡滑笑着的接着说:「卢经理,今晚怎好意思又要你去破费呀。」

  卢伟松再说:「下次项目⋯⋯」。

  之后话锋一转,客户经理笑了笑说:「我有个朋友,每次约他食饭时,总是迟到,都不知如何是好呢?卢经理,你要教教我吧。」。

  卢伟松阴森的笑着说:「明白明白,我有一条妙计,确保你的朋友以后都不会迟到的。」。

  之后客户经理笑了笑就说:「我先回去会议室,今晚见。还有,你带来的同事,今晚⋯⋯」。

  卢伟松打断了他的话柄说:「他很忙的,我会叫他回酒店准备明天的事项,今天的事我自己会安排。」。

  客户经理就说:「我先回去吧,你慢慢梳你的头发吧。」。

  之后只听到洗手间大门开关的声音,之后听到卢伟松轻轻哼了一声喃喃自语就说:「公司出钱,自己有得玩有得食,钻石表又是公司出钱,你一只我一只,我多谢你就是啦。」,说完便狡滑的笑了几声,接着听到脚步声慢慢远去,不久便听到大门的再次开关声音。

  刚才程天赐连大气也不敢吐出一口来,生怕给他们发现,现在听到他们外出才敢松一口气,他暗暗在想,那不就是用钱用礼去买通关系吧,不过是上司的事,自己都不宜多理,洗手间还是不去了,快快回去办公室,说找不到洗手间便算,以防被人发现。

  程天赐正当想快步离开之际,刚刚有一个衣衫脏透的老伯,冲门而入,呯的一大声,吓得程天赐一大跳,连连退了几步,让了一个位置给那位老伯,此人身材肥胖,身穿一件地盘工作服,满脚泥巴,程天赐很奇怪的看着他,老伯站在大门前与他对望了好一会,老伯挡着大门对着程天赐用好恶劣的语气问:「你见到我要说什么呀,没有人教过你吗?」。

  程天赐呆了一呆就说:「老⋯⋯老伯,请⋯请你让开,我要出去了。」。

  老伯立时七窍生烟:「你⋯你⋯你是新来的吗?」。

  程天赐摇着头说:「不⋯不是⋯」,他本来想说是,自己是在另一间公司来此见你们经理的。

  他都来不及解释时老伯再说:「不不不,不是新来的,即是一个旧人,你⋯你是那一个部门⋯」,之后可能因为太过激动,手突然按着胸口,面容扭曲的慢慢蹲倒下来,最后软瘫在地上,面如白纸,极为瘮人。

  程天赐马上上前问他:「我马上送你入医院吧。」。

  老伯气若游丝的说:「药⋯」,之后手指指了指胸口。

  程天赐会意了,马上摸了摸老伯的衣襟,找到一小瓶药放到老伯眼前,老伯点了点头,程天赐马上看了看小药瓶上的说明『放于舌下,数量一粒』,他马上取出一粒药,放在老伯的舌头之下,很快那位老伯面色开始恢复过来,呼吸也开始顺畅。

  程天赐扶他坐在地上来,老伯今次好用平和的语气问:「你⋯你是那一个部门呢?」。

  程天赐今次很紧张的说:「你⋯你要先冷静听我说。」,老伯有点尴尬的笑起来,示意继续说下去。

  程天赐再说:「我不是你们公司的人,只是今天约了你们的经理,临走时借一借洗手间而已。」。

  老伯飘过一阵诡异的笑意,但程天赐不以为意,老伯再问:「你⋯贵姓,叫什么名字呢?」,程天赐好直接的回答了老伯。

  老伯突然用试探语气说:「就是你今天见我们的经理吗?」。

  程天赐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小角色,我是陪我们的卢经理来的,请问什么事呢?」。

  老伯笑了笑说:「没事没事,只是看你的年纪还以为你已经当上了经理了。」。

  程天赐就说:「我才刚刚上任不久呢?你在那公司做清洁的吗?要小心啊。」。

  老伯看了看自己一身装束,不禁笑了起来就说:「是的,我快要为公司清理一件『大垃圾』。」,说到垃圾一语,语气有点加长,但程天赐也没有听得出是什么意思。

  之后老伯再说:「刚才好在得你,否则我那一条老命就已经去了西天啦。」。

  程天赐笑着说:「那是应当的⋯」。

  老伯说完之后,自己慢慢可以起到身,就和程天赐说:「我现在没事了,你看我已经可以自行起身,你放心吧,我欠你一个人情,有机会一定会还的。」。

  程天赐笑着对老伯说:「真的吗?」

  老伯怒目圆睁的说:「你当我说话不算数吗?你要钱吗?」

  程天赐摇了摇头笑着便说:「那样吧,你要应承我,以后不要太激动了,对身体不好的,放松心情,好多时结果不一定坏的,就当是你说还我的人情。」。

  老伯刚才一心以为那一个青年是想要钱或是什么物质权力,谁知他只希望自己保持心情平静而已,那时在程天赐面前真的有点羞愧,暗暗红了面来。

第23章 申请信用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