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什么是头奖呢?

  最为他大惑不解的就是头奖,说明上好简单,只是一家名为《造物主》公司的送出奖品一件,但没有写是送什么,要么就是所有人一听此公司都知道是什么,要么就是你想要什么,他就能送什么,只是笑了一笑,心想都只是广告的手法,用以请君入瓮吧,难道我要一个地球,他们又可以制作一个给我吗?

  随后再四处游逛,没什么收获便打算回程,他又想回到酒店内也是在发呆,就到附近的书报摊贩买了几本当地的杂志,回酒店打发时间,也看看当地的新闻。

  正当此时,上司卢伟松打了程天赐手机,开口便说要他用信用咭透支一大数额现金,正是他超过一年的工资,他再三确定时,还给电话中的卢伟松大声喝骂,还有要把他自己由酒店送出的早餐赠劵一同给他,卢伟松说完便挂了线,好在早餐赠劵,刚才回房时,只是放在银包之中,不用再跑来跑去。

  他唯有忍着怒气,然后照上司的说话,在自动柜员机透支取钱,但一次取不完,还要分多次才可以,不说还以为有人遭到绑票,现在去救人赎回一样。

  他从没有拿过这样多的现金出来,连他的银包也放不下,要分开不同袋去收好,他心惊肉跳,环顾四周,好在此酒店附近保安尚算可以,最后还是安全的到了酒店大堂,十分紧张地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之上。

  苦等了良久卢伟松迟迟未到,身怀巨款的他受着时间的煎熬,一方面怕人抢连洗手间也不够去,另一方面刚刚给上司责骂完,现在不敢怠慢他的行程,只在原地在沙发上呆后,使最为不明白又不敢问的,就是上司为何要他在大堂等候而不是直到他的房门,这样一来又省时间,他又行少几步。

  最后卢伟松才慢条斯理的从升降机开门而出,天赐一见上司,便在沙发上立时纵身一跃弹起,身边旁人为之侧目,而后快步上前很是小心的和卢伟松说:「你⋯你要的,卢⋯⋯卢经理,请点点数。」,之后程天赐小心翼翼地把钱拿出。

  卢伟松一面点算一面和天赐说:「少少钱就把你吓得要死,以后如何带你去见大场面。」。

  他无奈的点头,卢伟松拿了早餐劵及点算完后回头便向升降机方向走去了,临走时还和程天赐说:「你今晚食饭自行解决,没什么大事不要打电话给我,我的会很重要的。」,之后回头便掦长而去,头也不头。

  百般无奈的回到房间后,觉得他所住的虽然是这酒店中,最为低级的房子,但对他来说都已是一等一的享受了,不竟也是六星级的酒店,比他现在所租赁的单位要宽敞得多,他真的好想见识所谓的总统套房是什么样的概念。

  他洗了一个不用顾虑水费,电费和时间的澡,在大床上平躺起来,享受着软棉棉但又不会下榻的床褥,空调在没有心理负担下无限的放送,抚摸着轻若毫毛滑腻至极的被子,他真的不明白,为何没有同事愿意来工干,虽然那位卢伟松没礼貌,时时吆喝自己,又把自已当作是个挑夫,不过现在都可以享受一番。

  看了一会刚才买的杂志,再看看钟,都晚饭时间了,还是放下杂志,卢伟松又说今晚要在房内见客人自行食晚餐,只好到酒店的餐厅看看。

  一到酒店的餐厅,只见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当地的接待员,一身雪白色制服绣着熠熠生辉的金线,酒店大门十分典雅气派十足,都不用多说,一定价值不斐,上司没有说此一餐他自己食的,可否由公司出数,为免不必要的误会,还是另找其他餐好了,回头便走了。

  走到远处才想起,自己不入去食,但可以看看餐牌价钱,明知道它是很贵,但是要贵又贵到那一个层次呢?他打算故作不经意,慢慢的在门口行过,看看门外的餐牌有没有写上价钱,好让他见见世面,长一长见识。

  正当他在远处回头之,只见卢伟松拖着三三两两的美艳少女步入餐厅,每一个少女都衣着性感,给卢伟松一手一个抱得实一实,随后的还有今天上午的客人,为免尴尬程天赐马上回头走了,免得给他们发现,现在才知道,上司要开的会是什么会了,请的是什么秘书了,还有为什么不要到他房间门前,而是在酒店大堂给他现金了,一定没有正经事要谈,唯有自己悄无声息地离开。

  程天赐再四处逛着看才发现,酒店附近的所有食肆都没有平东西,不过他再想深一层也是,高档酒店附近,怎会容得下平民食肆呢。

  最后还是走到便利店,购买其他地方还要贵的碗装即食面及饼干回房当作晚餐,还特买多一点,以备不时之须。

  回到酒店,用提供的电热水壸煲了滚水,悠闲地冲入「海鲜味」碗中,静待时间过去时,他开了房内的电视,转了不同电台,都没有什么合心水的东西,直接就关了它,眼看时间都差不多可以食,用提供的简单小餐具,开始进食他今晚的「海鲜餐」了。

  面还是很热,一时间还是食不得,他再次拿了刚才的杂志看了看,见到有一编介绍「基因工程」的文章,内容开段大至是生物本身只是由一个又一个的细胞组成,而细胞又是由基因组成,只要能破解基因排列,就可以制作一切生物,改变一切生物等等,程天赐觉得很是特别,一面慢慢品尝今天的海鲜味的即食面一面在细看内容。

  细看内容之下,程天赐很是惊奇,他知道多年前己有复制动物的技术,但也谨谨只是复制而已,还要依靠母体去培育成形,笔者得知,现在的科学已经可以破开此豁口,不用母体怀孕直接由仪器取代,笔者还听知情人事说,可以直接为何成体,不用再经婴孩阶段,又可以把二种或多种生物的特性集合在一起等等。

  程天赐看得有点发呆了,笔者时有基因公司高层说,生物学家说,但又没有说是谁,都是用某基因公司高层,某科学家等等字眼,好像在为科幻片卖文章以的,不过当是茶余饭后的话题也不错。

  海鲜味的碗面吃完了,文章还未有看完,先把杂志阁在床上,然后倒了碗面内的汤水,收拾好刷完牙,再回到床上开了床头灯,打算看完之后便睡觉。

  谁知回到大床后不知是饭气攻心,还是从未如此睡得舒适了,一阵倦意袭来,也未知明天行程如何,本想打过电话给上司,但又怕打扰他给责骂,所以发了一个讯息给他,等了一会,还是支待不到,把杂志掉开转头便睡了。

  这个晚上,作了作多古怪的梦,他在一条长长的街道上,慢慢向前走,一路上见到有人头蛇身的父母,带着和『他』一样的小朋友温馨地散步,小朋友一手拿着雪糕和气球,共享天伦之乐,之后又见全身豹毛直立而行,头戴伸士帽,一身西装革履,手提真皮工事包,躬身对他人打招呼,但真皮皮包所用的皮,很白,也很薄,看到内里的东西,豹毛伸士拿着真皮皮包对着他人说:「这是新买的人皮制的真皮皮包,是今年的新出的。」,其他生物投以羡慕的目光。

  他在梦中没有惊讶,好像是说那一个包是鳄鱼皮,蛇皮所制一样正常,而自己好像是透明一样没人看见,之后见到的都是几种生物合并出来、人形化的动物或是植物化人的生物,大家也十分融洽。最后他见到一个刚刚从街角走出来的生物,把所有豹毛伸士、人头蛇身等等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更有软瘫地上。

  最后见到的不是三头六臂的巨兽,也不是穷凶极恶的面目狰狞尖牙利齿的异形,而是一个人,没错,没有错,是和他一样的普通人,而且是一个少女,一个年芳十八九的少女,长发及腰,眉清目秀,活脱脱是一个大美人,甚至称得上是女神级,她全身穿上白色,婀娜多姿,对着天赐嫣然一笑,她没有做出什么可怕的变身,没有异常的举动,可能之前全街所见的怪物太多了,见到习以为常,但当要见到一个人,一个正常的人时,使程天赐不禁震惊得马上扎醒。

  清醒后的他,全身大汗,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按着额头,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见那么多怪兽也视若等闲,但一见到一个大美人就要醒过来,他苦笑了一声之后在宁静的房间内喃喃自语地说:「最低限度也给我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吧。」。

  之后他看了看时钟,心中暗暗不有详之感,现在都已经早上了,为何上司还未联上他今天的行程呢?

  不看有自可,一看手机后心中一间寒意冒出来,有多个由卢伟松打来的电话,但不知是否顺手还是误触,竟推到静音模式以致没有听见,连忙至电回去,当然给上司骂得狗血淋头,立时以极速流洗及换上新衫直奔大堂。

第25章 什么是头奖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