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9章 被威胁了

  莫春风知到他没有说谎,没有再说什么去刺激他,只是默默无言的坐着看着他,等他情绪冷静下来。

  过了一会程天赐握实桌边说:「我⋯⋯我现在可以做什么呢?」。

  莫春风深吸一口气,无奈的说了:「我们可以做的,只是求神拜佛,听天由命,希望老板黄勤力可以拉回项目,减少损失,否则大家都可能要各散东西,我和你说只是因为你有【可能帮公司签账】的,但如果你将刚才的内容外泄的话,我们就会十分谨慎小心处理报消项目,你⋯明白啦。」,说到『可能帮公司签账』,语气极重,还一字一指敲在桌上,意带恐吓。

  程天赐十分惊恐但也说:「免⋯⋯免息期后的利息⋯⋯,还比我的⋯⋯我的日薪高⋯⋯」。

  大秘书见已经把他吓够了,估计他也不会说出来,反为突然改用安慰的语说:「支付每天的利息,公司可以宽大处理的⋯⋯暂时可以以公司名义,免息借钱给你还一个最低货款额的,当然如果核实是卢伟松指使,公司自然会承担的。」,说到个『免息借钱给你』,又是在加劲语气,手指在桌上在敲,好像打拍子一样。

  程天赐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用,唯有希望黄勤力可以马到功成,否则必定要白白破产了。

  他正着离开大秘书房时,莫春风叫着和他说:「你出到去,如果别人问起,我和你谈什么时,你就说我只是要了解你们外出工干的过程及每次消费项目而已。」,之后一个字一敲桌面的说:「不要多说,明不明。」,程天赐万分委屈地点了点头,离开了大秘书的办公室了。

  其实莫春风也是迫不得已,现在公司的流动资金有限,只要黄勤力把项目谈回来,一切都好办事。

  程天赐回到办公桌前,十分无奈呆呆的对着电脑,无心工作的他,习惯性地看了看电邮,都是对他无关痛痒的事情,只是公司规矩性地副本给所有有关的人,他才收到而己,中间夹杂了不少广告或垃圾电邮,其中一封是银行发过来的,内容大意是接受了他的申请抽奖了,但由于顾及大部分人连基本的抽奖门槛也入不到,所以银行特意为此次的积分通容,可以推到下一次的积分活动之中。

  这一段银行系统自动发出的电邮,不就是在他伤口上加盐吗?本来想用看公司电邮打发烦闷的心情,谁知又给他看到了令他回想到一大批签账,未能顺利报消一事,不禁使程天赐再一次懊悔自己为何要带信用咭去,如果自己跟本什么也没有,卢伟松只可以被迫先花半天时间找银行处理补信用咭及等时间开通,现在就不用一身蚁了。

  加上只是一般的通告,又不是说自己已经中了奖或是什么,看完后便删掉。

  之后看下去,垃圾的不说了,发咭银行又有电邮说新项目内容,可能吸取上次的问题,银行分了两款做法,第一次把分数换机票或是小家电等等,第二又是抽奖项目。

  程天赐想到卢伟松说过,抽奖基本上是骗局,不及实牙实齿换东西的好,但又想到此人根本是一个大骗子,骗子说的话一定是错的,加上他深深不忿把所有问题推到自己身上,又见自己的分数刚刚好达标可以拿去第二次项目的抽奖,连有什么奖品都没有看,便马上网上确认,把余数积分拿去抽奖。

  确认之后还愤愤不平喃喃自语说:「卢伟松你这个衰人,现在都不知所踪了,我抽到头奖你连和我对分的机会都没有了,哈哈。」,说完之后他才想还是看看抽奖的内容吧。

  这一次抽奖的内容好简单,只有一份奖品,也不是上次那样高深莫测的,直接了当的说明『拟真助理』一个,没有二奖,没有三奖,只有一份奖品而已,再看看细款《由于是送出的奖品,不可以换钱及转售。》。

  一见之下程天赐马上后悔,之后他再看看直接更换的礼品了,有电器,有礼券等等,都没有注明禁止转购的条款的,单单是自己选那一样,气得天赐七窍生烟,看完所有细款之后,再最后一行有写,『如选错项目,可以在十分钟内更新』。

  天赐突然眼前一亮,如获救命草,马上去指定网址一看,只见网页在不断出现《下载中》,程天赐十分心急,不断在按电脑,但还是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最后回复正常,但出现荧光幕上写上『时间已经过了,已经选择的项目不可更改』。

  他气得血气上涌,重重的打在键盘上,隔离位的同事开口便说:「算啦程哥仔,刚刚上网有问题,我刚刚做的东西,什么也没有了,你打破个键盘都没有用。」。

  程天赐无话可说了,原来刚才公司的上网有点问题,真是迟不坏早不坏,确认时不坏,现在发现错了想改才来坏,想改换物品变卖,但又更改不了,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只可以听天由命。

  一时间程天赐没有什么心情工作,反为上网看了看信用咭的免息期是多长,看了看只是如果在一个月内全数还款,还是可以免息,之后便要开始还最低还款额了。

  左算右算,现在已经没有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之后都不知如何时好。环顾四周,同事已经开始收拾东西,陆续离开,再看了看已经过了放工时间了,刚才和自己说网上有问题的同事已经走到面前,面容狡猾的和程天赐说:「你⋯还未放工,刚才大秘书是否把你升到卢经理的位置呀,你做了不久便要上座,不要忘记我。」,之后鬼鬼祟祟地说:「说给我知,刚才大秘书和你说什么吧,我都是你好朋友。」。

  程天赐已经满脑烦闷,反为烦极生趣地笑着说:「大秘书问我,有没有多口的同事,要把他拿下来⋯」,那位同事吞了吞咽,陪笑的马上别告,气弄了刚才的同事,程天赐反为乐透了,烦闷暂时一扫而空,也收拾东西离开。

  自那一天起,日日如是过了一个星期,只见莫春风天天忙个不停,时时有很多电话至电给她,平时板着的脸现在更严肃,还带几分焦虑。

  程天赐当然不会好得那裹,他一不敢去问莫春风,二又不可以和人倾诉,最重点是三,钱-是要还给银行的。

  其实自从人事部经理说完卢伟松出事,黄勤力要远赴国外,公司内部都议论纷纷。一如莫春风所料,很多人来过问程天赐和大秘书说过什么,他只有照大秘书所言说出标准答案。就是那样大多数普通职员都过了平凡的一星期,除了程天赐一人。

  因为所有员工只是以为黄勤力是见客及向当地警方交代经过等等,没有多大注意,但程天赐知道实情不是那样简单,因为订了材料用了大量现钱,但所有项目又因为对方公司因为贿赂问题,而已签署好的文件失效,公司现在财政岌岌可危。

  但是纸是包不着火的,订料管仓的暗地裹都有窃窃私语,订了那么多物料,项目订单又没有接上,开始有人怀疑起来。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着,也一天一天地煎熬着他,最后他还是走到大秘书莫春风门前,敲了敲门,低着头等回应,等了好久才听到大秘书说了一句:「入来吧。」,程天赐应声开了门,慢慢步进房内关了门,小心翼翼地行到大秘书桌前的客人座位前,但未敢坐下,吞了吞咽尴尬的问道:「请⋯⋯请问现在情况如何呢?」,虽然问得没头没尾,但都知道他入来的目的,即使不问迟点也可能和他说。

  程天赐询问时,莫春风还是低着头在看文件,但她一抬头,吓了天赐一跳,短短一个星期,她好像老了十多年,平时干练的她也显得十分憔悴。

  莫春风没精打采的说:「一如上次所说,我们所说的东西必须保密。」,之后天赐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

  之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便说:「现时只可以说给你知,大老板的游说未有任何进展。」

  程天赐立时目瞪口呆,倾刻间全身发软坐在椅上。

  见他如始激动,立时安慰他说:「你放心吧,一如上次所说,公司会先支付最低还款额,只要⋯⋯只要熬得过那一关⋯」。

  程天赐口震震的问道:「如⋯如果⋯」,莫春风打断了他的话柄说:「不要如果来,如果去了,你是个白水鉴心的人,上天自然会保佑你」。

  天赐好像在想问什么时,莫春风再说:「你出去吧,如果有人问你入来做什么,你就和人说,你近来工作表现一般,所以给我责骂了几句,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多说了,走吧,我还很忙。」。

  之后莫春风再次低下头来处理文件,程天赐十分无奈及带着满腹疑问,离开她的私人办公室。

第29章 被威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