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白水鉴心]四字的由来

  一如她所料,一回到座位,都不知从那里钻出来的八挂同事,有的在有意无意之间走过来,扮作说公事一样,之后细细声在程天赐耳边询问,刚才入大秘书房做什么事。

  程天赐如刚才大秘书所教道一样说,那几个人真的伸了伸舌头便回到座位,装成好勤力工作的模样,程天赐暗暗发笑,真可谓女诸葛。

  程天赐刚才其实想问大秘书,什么是『白水鉴心』,现在反正闲着,又没有什么事好做,打算上网找一找,开始时还不知是那一个鉴字,找来找去才知道,简单说就是容易人心好纯洁,算是赞美自己吧。

  那时刚发现桌子下面有一件如篮球大一点点的东西,四四方方纸盒包得好好的,上面贴上一张小便条,写上程天赐收,从字迹来看就是接待处小姐,没有速递单,多数都是给速递撕破了或到付给接待小姐取走,箱上没有写什么,看不到是谁寄给自己。

  程天赐这时心想,反正打开后一看,都会知道是关于什么项目的东西,但心中暗骂,速递给自己的人,时时也是那样子,懒在箱上写几个字。

  打开了包装,看了又看都不知是什么项目的东西,一个软软的薄头套,有多根电线接到一个电子仪器,仪器另外一端有一个接电脑的插头,另外还有火酒及取血用的针头,十分莫明奇妙。

  他本想问问周边的同事知否是什么项目的东西,但举目一看大家异常地勤力,而且⋯⋯而且勤力得有点浮夸,估计是刚才程天赐所说的话,一时间不禁使他发笑,但又不可以言明刚才和莫春风所说的内容,只可以自顾自的看。

  程天赐看上去好是新款游戏机的东西,又见打开包装时写上『恭喜你,你现在就是《造物主》了。』,一看之下估计是什么广告的口号,再看了看说明书,只见使用上好简单,把头套带好,之后插上电脑便可以使用了,但最奇怪的是要滴血取样。

  正当程天赐在对着那一套东西犹豫奇怪之际,突然公司所有高层要员都到了大会议室,暂代卢伟松经理的李达成和部门内所有人说:「现在要去一个紧急会议,估计会很晚的,什么要紧的事也得明天处理,万万不可骚扰,有文件要签的或要看的,放我桌上吧。」,之后急忙而去。

  刚才几位扮作勤力的同事,如同导演叫停机一样,松了一口气,陆续收拾东西离开,不到一分钟时间,所有人已经趯更,全个部门只剩下天赐一人,那时天赐才看了看钟表,已经过了放工时间,只是苦笑了几声,正想走人。

  他再看了看刚才收到的东西,他心想可能是有同事网购或速递有送错等原因,反正速递单都没有了,都查不到是谁人,就当是无主之物。

  因为一时好奇,还是依说简单便用明书所示,带上头套和取血滴在仪器上,就是要看看什么游戏,反正近来也是烦闷着。

  电脑接上了,等了一会,仪器亮了缘灯,电脑萤光幕角落位,一个小信封一闪一闪的显示,他刚收了一个电邮,还是先打开来看看,以免有重要事没有立即处理,到时真的给大秘书责骂事小,不给报消是大。

  程天赐一打开,骤眼看去就是刚才游戏套装的确认电邮,又说你中了奖,可以塑造一切,你就是造物主之类的说话,不用多看,就估计是角色扮演类的网上游戏了,由于画面吸引人,又有型男美女又有异兽等等。

  他马上按下了确定按钮,他没有认真的看什么条款细节,估计也是大同小异了,首先是要输入信用咭号及密码,没有细想细看之下,咯咯几声便把资料输入及确定了,按下后才发现有问题,如果那一个是诈骗电邮,那样真的不堪设想了,但按下后又好像好正常,现在的他抱着死猪不怕滚水烫的心态照玩下去。

  确定完之后,就选了一个人类外形的女性,年龄设定为廿岁,之后画面一转,询问所定的姓名了,程天赐想来想去都拿不定主意,但脑海一闪,刚才大秘书说自己是个白水鉴心的人,不如此叫此名吧。

  但是名字有点怪,好像没有人复姓白水,日本姓氏应没有吧。但如果是姓白,名字叫水鉴心又好像太长了。叫白水心吗?总是奇奇怪怪的,最后就抽走一个水字,叫白鉴心。

  按下《下一步》萤幕上随即显示『请闭上你的双眼,你用思想直接塑造一切。』,之后他如指引所说闭上双眼。

  感觉好奇妙,好像自己经过那一个奇怪的头套与电脑连接了,不断有指引如何塑造,脑子飞快的在转,不断在想,在想容貌,在想身材,在想性格等等。

  良久之后,脑海渐渐浮现出一个人,之后好像有人叫唤他渐渐张开双眼。

  刚才在脑海中的人一样,现在在萤光幕上展现,她是活脱脱的一个大美人⋯,不是美人,是一个仙女,一个貌美如花的仙女,衣着方面是一身白色,十分清纯,就如程天赐所想的梦中女神一样,也真是人如其名——白水鉴心。

  最为特别的就是要输入技能,一般来说输入技能时有一好必有一坏的,但此游戏十分特别,可以把所有的技能输入到最高,也没有看细节了,二话不说,就把直接勾选所有项目及切为最高数值,所有技能最高都是每个玩者希望的事了。

  程天赐心目中的女神设定好后,当然要按确定按钮,刚刚按下后,网页在运作中时,莫春风突然从天赐的后面走过。

  立时满面通红,虽然现在在已经是放工时间,但是用公司电脑,公司空调去玩游戏,始终也是不太好,给了她一个坏印象,借词不给予报消就惨了。

  慌乱间没有想过什么,便把萤光幕上所有的视窗关掉,扮作忙碌工作的模样。谁知她只是顺路经过而已,当然程天赐是自己作贼心虚,所以才有此反应。

  现在的他才想到,自己最为奇怪及显眼的地方不是在玩网上游戏,而是带了一个带着电线的古怪头套,但那模样,她竟然没有发现,平时的她观擦力极强的,现在她连自己的怪模怪样也没有看是,是她视而不见,还是心事重重呢?

  之前刚刚入会议实的高层又分分出来自己的房间,程天赐奇怪了,不是说会开很久的吗?谁知不一会各人又匆匆忙忙地拿了很多文件回去大会议房。

  他们跑来跑去,使得程天赐没有瘾头,把头套除下放到一边,也收拾东西回家去了。

  回家时,他一面行一面着,现在的科技真好了,带上一个头套就可以玩游戏,那东西是否很贵呢?收不到的人实在惨了,不过想了想刚才闭上眼睛便可以塑造到一个女神出来,实在是妙不可言,这时才想到,为何不拿回家再玩玩呢?虽然家中的小笔电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但起码可以再看看心目中的女神,但最使他不明白的是,为何要滴血呢,入仪器之内,要歃血为盟吗?又不是在玩三国演义。

  当晚程天赐要睡觉时,他不断回想今天放工时,萤光幕所呈现的少女,虽然是他自己塑造出来的,但是好像是在哪裹见过的⋯⋯好像⋯⋯好像是在外地工干时发梦遇过的,就是满街怪物之尽头,可以把程天赐从梦中惊醒的她,也是在一群人形动物研究员,打算把她拿出作解剖的她。

  随着混乱的思绪,慢慢进入梦乡,在梦中他见到一个大如单人床的圆形鸟巢,在巢内只有一只硕大无朋的蛋,直观上它要是孵化出便是一只即时可以噬人的恐龙,因为单从尺寸上,是足够藏下一个成年人。全蛋雪白无瑕,在梦中的他双脚不由自主的慢慢上前,跨入鹊巢之中,一步一步走近那一只巨蛋。

  站在巨蛋前面,右手自然地轻抚着蛋身,表面手感光滑细腻,犹如触及少女的肌肤一样,随后就一分温柔暖意涌上心头。

  刻时蛋身有轻微的震动,慢慢越震越厉害,但是天赐没有害怕,反为沾沾自喜,好像快有婴孩要降临人间一样的兴奋。

  随后一条细小的裂璺从顶部慢慢扩散,恍如横空出现的闪电一样四开蔓延,成蛛网般不断出现,不断增加,最后顶部咔的声,一只手从巨蛋破壳而出。

  那是一只人手,是一只少女纤细的玉手,细腻白嫩得如烚就后刚剥壳的鸡蛋一样,手上沾湿湿的,相信是残留在巨蛋内的蛋清。

  他急忙上前帮手掰开蛋壳,这时才发现那一层蛋壳极其厚实,不过想想也正常,如果只是和普通鸡蛋一样薄,恐怕已经承应不了自身的重量,接近鹊巢的位置受不了而裂开。

  虽然他不断尝试帮手破壳,也动了不了分毫,就在此时只听到蛋壳内有一把少女的声音就说:「多谢主人赐生,我自行破壳而出便可以,还请主人稍作休息。出来后,我可为妻为妾,为奴为婢,任凭主人使唤。」。

第30章 [白水鉴心]四字的由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