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章 临危受命

  程天赐真的很快收拾简单的物件离开公司,大秘书也轻声和李达成说了几句便回自己房间,李达成细听后,表情有点错愕,最后还是回复平静,看了看远去的程天赐背影,再看了看他的座位,露出丝丝诡异的微笑。

  程天赐直接赶往机场,可惜最快的飞机也得等上一段时间才开出,买好飞机票后,他先是打一个电话回公司和莫春风交代班次及估计着陆时间。随后也只好在机场食点东西及四处流连打发时间,最后买了一份报纸,找了一个舒适的座位坐下来,看看杂志打发时间。

  他先翻开之前所买的杂志再看了看,因为之前一真对基因技术那一段文章十分有兴趣,所以回来时也没有立即把它弃掉,打算有时间再看看,但回来后就忘记了,直到现在他反正要等飞机,就拿出来消遣了。

  杂志再翻开,刚刚看到有一广告,是写上『我们就是造物主,你想要什么生物,我们就可以做什么。』,一看就觉得是哗众取宠的东西,但又觉得有点耳熟,之后再反了几页纸再看。

  看到有一段反对人造人,或是反对人造生物的研究及试验游行与报导,大至内容是研究此项目会影响人类的生存等云云,矛头直指一家叫造物主的公司及一家银行。

  程天赐就奇怪了,矛头指向研发人造生物的公司是可以理解的,但又关银行什么事呢?他再详阅内容,大意是那一间银行举行信用咭积分,可以换取抽奖机会,以催促消费,头奖就是那一造物主公司的制作的一件生物。

  再看了看那一家银行,不正正就是自己的信用咭银行,心头一动,马上联想到自己也是有抽奖的机会,立时兴奋莫名,不知自己有没有中奖,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制作一个如昨天所玩游戏中的大美人⋯,是大女神才对。

  看到此时有关游行抗议的报导已经完了,虽然他对人造生物还是有点抗拒,不过还是希望自己有机会可以抽中,杂志其他的部分都不是他的喜好,所以便收起了。

  之后看了看刚才的报纸,报纸内第一页有好大段的道歉启示,正正就是自己的发咭银行,正当此时手机的闹钟响了,是时间要入闸,唯有收好报纸上了飞机后再看。

  入闸时,他一直在忐忑不安,都不知那银行是什么问题,因为他只有一张信用咭,如果那银行出现什么问题,到步后他人生路不识,都不知如何,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那一家银行倒闭了,自己之前所签的账会否不用付款呢?

  奇奇怪怪的想法,充斥在他脑子内转来转去,使得面色阴晴不定,一时偷笑,一时悲伤,使正在登记的地勤人员也有点害怕,和程天赐口震震的说道:「先⋯先生,请问证件。」,叫了几声他才回过神来,马上把证件递上,地勤人员特别手脚麻利的处理后退回,生怕那位表情怪异的乘客人随时都会拿一把刀出来斩人一样。

  程天赐没有发现地勤人员有什么异样,快步直往上飞机的路上去了,很快的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座下,扣好安全带,便再拿刚才的报纸出来看过研究。

  飞机还未有开出,他就好像是一个快要入试场的学生一样,马上从公事包拿报纸出来看,一看之下,大至内容是之前信用咭积分抽奖活动的头奖,其实只是一个名为『造物主』游戏,中奖者可以在游戏内设定世上唯一的游戏角色,与近期大家反对的人造生命无关云云。

  程天赐立即大笑了出来,笑声大得机上所有人的眼光都马上投向他,还未看完全段内容,有两个机场保安走出来在他面前,立时收起了笑容,眼睛傻傻的看着保安问:「请⋯请问做什么呢?」

  保安员正色地说:「先生你好,请问我们可以和你出去谈几句吗?请顺便带上的的证件吧。」。

  程天赐也没多想什么,如他们所示,去到机仓另外一角,保安与他交谈后,发现程天赐行为谈吐举止正常,经细问后明白他是因为只有一张信用咭,而刚得知此银行可能有问题,因为公司事务要临危受命直到机场,直往外地,怕心生有事所以十分忧郁,又因为知道上次的信用咭抽奖的分数可以发回去到下次又十分开心,不是有什么精神问题。

  保安明白了,知道只是虚惊一场,见还有时间,就和程天赐谈到那次抽奖项目了,保安就笑着说:「谁人抽到头奖可是真正惨了,要是我中了头奖,一头撞墙死了好过,中了个二奖三奖反为好好,哈⋯哈。」,之后二人都笑了起来。

  保安笑完后再说:「不好意思,职责所在,烦请给我看看证件登记吧。」。

  程天赐笑着把证件拿出来给保安,保安突然双眼发呆,喃喃自语:「程⋯程天赐。」。

  程天赐用奇怪的眼神投向那位保安就问:「我⋯我的证件没问题吧。」。

  保安陪笑着说:「没⋯没事,没事,刚才的报导你看完未呢?」,他只要摇了摇头便说:「刚⋯刚才开始,看到不到一半时,你就找上我了」。

  保安再阴笑着说:「那⋯那不打扰你了,你要以『平常心』慢慢看吧。」,说到『平常心』几个字时,还特别拖长来说,好像隐含什么意思一样,说完及抄写完资料后,退还证件便离开机仓。

  程天赐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本想如保安所说再看看报纸,但还未到坐定之际,扬声器发出了广播,要乘客扣好安全带,飞机快要起飞,那只可以先把报纸放好,因为飞机起发时,震动都会比较厉害的,所以他索性不看,静静地等待飞机稳定后再看,以防止自己晕眩。

  过了一会飞机已经飞到半空高,也相对较稳定了,很多旅行的乘客都解开安全带,这时他才

  把报纸拿来再看刚才还未看完的部份。

  不看犹自可,一看到尾段大意内容就是,银行为息众怒,如果没有中奖的人,积分可以推到下次,但如果幸运地中奖,积分奖扣掉,中奖名单分别如下,头奖中奖者程x赐,身份证号码⋯。

  之后的都不用说了,他默默的发呆坐在椅出,把中奖者看了又看,怀疑着自己是看错了,怀疑过自己是在发梦,也掏出自己的身分证出来对了又对,虽然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因私隐问题不是全部列出,但以上两项资料都对过是一样,只字不差,那位不幸的头奖中奖者就是自己了。

  此刻他才想到昨天,无绿无故的收到那一套游戏套装,不是网购送错了,而是真真正正的送给自己的头奖,一时间他万分激动,如果是中了个二奖三奖,又是游艇又是海岛,什么也好,都可以买个钱,如果斡旋失败,变卖后都应可以用来还钱的,甚至有多余钱出来,怪不得刚才那个保安一见自己的证件表情会如此怪异又偷笑,原来就是在笑自己。

  现在的他有点后悔为何不带那一套游戏套装或说明书来,一套可以把一个海岛连别墅压为二奖,把普通别墅推至三奖的游戏套装,是何等的贵重,它是否可以把我带到游戏之内,或者说现在自己已经是在游戏之中未能抽离出来,但是没有可能,因为游戏之内有一个女角,现在他的身边只有其他乘客,半个身影也没有,在极其郁闷之下他渐渐睡着了。

  再次清醒时,刚刚抵达目的地了,还是因为旁边的乘客准备下机时嘈吵声音而醒过来,好在他没什么行李,拿公事包就走了,即使别人提早收拾行李,但他很轻松离去。

  一面步出入境大楼时一面十分感慨,只是个多星期前来过的地方,情况十分不同,之前所有同事都当作自己是卢伟松的跟班或挑夫,现在摇身一变,好像变为一个或是唯一一个可以救回公司的救世者,或者是所有同事眼中的超级英雄,当然可也能是自己想多了,因为自己都没有什么把握可以找到那一个清洁老伯,找到他又不一定会代为求情,其实上次已经用了那一个人情,就是要他不再激动发脾气。

  最重要的问题是,程天赐怕老伯肯帮忙,但会影响到他的职位,如果是,实在是对不起了他了,这使他十分矛盾,见到他是要全力去救他帮忙还是如何呢?一时之间他都没有主意,只是跟人潮一同行到入境柜位登记,随后就出闸口。

  一步出大堂,就见到黄勤力黄勤力在闸口处等候,一面对着手机,一面满是盼望的向程天赐招手,因为员工太多,加上程天赐又是入职不久,所以对他的相容貌没多大的印像,只是莫春风把他的相片发给他,以便在芸芸人海中寻找程天赐。

  好明显黄勤力这段时内实在心力交瘁,看过去年纪老了不少,程天赐立即上前向黄勤力打招呼,黄勤力马上上前和他握手,很恳切的说:「天赐呀⋯⋯天赐,那一次就全靠你了。」,他叫得多么的亲切。

第32章 临危受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