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买凶?

  封惠淇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之中,随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就问卫根:「他⋯他做什么呢?要⋯要找人杀⋯⋯」,说到这儿再也没勇气说出来。

  卫根冷静的接着说:「不会,妳刚才有说明妳之后会有约会,而且是表明过你会和同事说先回家见妳丈夫,如果妳真的出了什么事,第一个会找上门的人必定是他,但听他语气只是十分高兴,只要你回去,好像只要回去做他的验身行为,立时天下太平一样。一时间,我不知他葫芦裹买什么药。」。

  封惠淇就问:「卫⋯⋯卫侦探,我是否应该去呢?」。

  卫根斩钉截铁的说:「去,一定要去,要早点弄清楚事情。」

  封惠淇胆怯的说:「那⋯⋯那会有危险的吗?」。

  卫根满有信心的说:「请万分放心,我会暗中保护妳的。」。

  封惠淇十分感动的说:「多⋯⋯多谢你。」。

  卫根也客气的说:「封小姐,你都不用那么客气了,你明天如常负约吧,切记开追踪器,还有⋯还有⋯」,卫根很少欲言又止的,引得封惠淇等别注意就问:「卫侦探,但说无妨。」。

  卫根最后还是说:「封小姐,请⋯请阁下问明白,明天我是在跟踪两位及监视的,两夫妇久别重逢难免会⋯⋯请不要⋯」。

  封惠淇给他一说立时两颊通红,之后连连说明白,最后挂了线。

  倾谈过后,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封惠淇平趟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身边总是有着不同的迷团包围着她似的。

  撇开林克生可能不忠的事不说,回想自己现在研究的项目,正踩在道德的界在线,开始在名义上是研究帮助不能怀疑的妇女又有道德枷锁的人一线希望,随后就是帮不育夫妇生育,那当然是好事。

  之后就是封惠淇开始感觉到事情有点变质了,就是直接制造成年的人造人,而且目标还是可以自定人格及汇入知识,那不就是直接代替现在的人类,但是她又基于好奇及对自己能力的试练,还是想继续下去。

  人类又不是在灭绝中的一员,直接制做一个成年人,做出来的东西要用什么心态对待他呢?一件货品,一件实验品,还是一个人呢?公司要花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去研究人造人,只是制作出俊男美女给有钱人娱乐吗?但以成本来说,实在不化算,找上一百个真人也不用此价钱。

  而且还存在技术上的瓶颈位,就是汇入时知识量实在太少,而汇入量与人造人死亡率是成几何级数的上升,在不同的问题缠绕下,封惠淇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的上午,封惠淇如常的起来,在宿舍回去办工室后,又是要处理今天的项目,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昨天的尝试汇入的分析报告,正当此时,桌上的电话响起来。

  一接通电话向北明用好急速又紧张的声音说:「封⋯封主任,妳快⋯快点来实⋯实验室,再⋯再迟⋯再迟就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了。」。

  封惠淇一时之间听十分胡涂,但想再问时,已经挂了线,虽然她手上的团队时时都嬉皮笑脸,但在正经事上又不至会胡闹,所以她立即飞奔而去。

  她跑到实验室门口时,虽然喘着粗气,还是小心地先按一按门上的闭路电影一看室内的情况,只见所有人围成一个圈,个个神情都十分伤悲,在人墙中心好像有一个人躺在椅子之中,好像是一个小孩,但看不清楚,但一股冷意却从脚下涌上来,立即去开了实验室的门。

  门一开封惠淇只见所有人都哭丧着脸,人墙中躺在椅,正是昨天出世的十仔,所有人一见到封惠淇立即粗声叱喝她快点过来,虽然他们不是时时也保持上司下属的关系,但也不会对她如此无礼,所以她也为之一呆,不过还是快步上前看过研究。

  十仔对着封惠淇微微一笑,气若游丝说:「妈⋯妈妈终于见到妈妈,我⋯我是十仔,我⋯我会说话,我⋯我要说一说我爱妳,妈妈⋯」,说完之后十仔双眼的视线,慢慢变得迷茫起来,慢慢失去焦点,慢慢变得空洞无物,嘴角慢慢的向上弯了起来微笑,但在微笑之后,慢慢有浓稠的鲜血,一丝一线地流出来,一切都发生在众人强忍眼泪的人墙之中。

  一时之间封惠淇头上好像响了一个霹雳一样,虽然她一时间已经双眼通红,但她还算是冷静,立时叫向智坚说:「智坚,立即打强心针。」。

  向智坚没有平时的轻佻浮躁,而是凄楚的说:「主任⋯⋯打⋯打了,如果不是他一定要见到你,我怕十仔早就死了。」。

  封惠淇那么大的一个人,第一次听到有人叫她做妈妈的,而且他的名字也是自己为他而起的,她立时想起就问向北明:「北明⋯」。

  封惠淇还未说出口时,向北明已经流着泪在说了:「是汇入⋯是汇入太多东西,身体受不了⋯」,封惠淇忍不住的抢着说:「我⋯⋯我不只叫只汇入到小三程度吗?」,

  向北明流着泪,哭腔的说:「其实⋯⋯其实我已经私下把汇入改为只是小一程度,但⋯但十字都受不了,如果直接到小三程度,我怕他直接死在仪器上,汇入速度也是调到最慢的。」。

  封惠淇那时万分内疚,内心郁闷到极点,就问在场所有人:「十⋯⋯十仔还有否说什么,有没有可以帮他完成。」。

  文琼珊泪痕尤未去,新睙再夺眶而出,声音发抖的说:「我⋯⋯我是在汇入仪器边照顾十仔的,在汇入初期还是好好的,之后他越来越辛苦,全身抽蓄不断在叫妈妈,因为此过程是不能停或改慢,汇入数量只可以加,又不能减少,眼见也快完成,我们所有人都十分紧张,希望他可能大步槛过,他⋯⋯十仔他⋯⋯他一直在叫妈妈⋯⋯」,说到那时琼珊已经泣不成声,不能再说下去了。

  方平平比较冷静,也强忍着悲哀补充着说:「我和琼珊都是在汇入椅轮流交替的照顾十仔,所以一切我都在身边,初时还以为十仔他不能完全汇入,好在最后十⋯⋯十仔终于都捱过了汇入,但对身体已做成严重的损害,此时已经十分虚弱,我们二人正想扶他到一边赵下来休息时,他一口鲜血便吐在地上,用⋯用费尽气力说:『要⋯要见妈妈,十仔要见妈妈⋯』,向智坚立即过来为他诊证,正打算马上送十仔他到急救室,但⋯但发现都不行了,他⋯⋯他的身体,从脚尖开始,皮肤开迅速开始衰老,我⋯⋯我一撞他的脚指尾时,就已经开始枯萎,智坚立即为他打强心针,情况有缓下来一点点,北明立即打电话叫你过来,我和琼珊照顾着他,希望可以完成他会说话的⋯⋯的惟一一个会说话的的要求,他想见你最后一面。」,说到那时,平时其它人都叫她指天椒的方平平,现在都忍不着哭成泪人。

  封惠淇此时才看了看十仔的双脚,如方平平所说,十仔的脚部,由之生的小童的充满活力,富于弹性的皮肤,变得如老人一样变得皱纹纵横,饱经风霜一样,而且最后如干尸或烂泥般自我分解,慢慢的向身上蔓延。

  在场所有技术员工,都从昨晚轮班替换的看着十仔,在人与人之间产生的感情会比封惠淇为多,也因为封惠淇本生为人冷静,眼是红了,泪依然流着,但手还是温柔地轻抚着十仔的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的说:「十仔,你好好安息,妈妈一定会破解到此问题。」,之后帮十仔闭上双眼,但此时衰老的皮肤部分,已经蔓延到身上,封惠淇放开轻抚十仔面额的双手时,再看去十仔的身上⋯⋯也不可以再说他是身体⋯⋯或者连叫上一句具遗体都说不上,倾刻间刚才的十仔现在变为一具干尸,或者再过一会,只是一堆围得成小童人形一样的烂泥。

  所有技术人员都对着眼前干涸的人形默哀着,封惠淇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叹了一声,强忍着眼泪,吩咐在场的工作人员说:「把十仔的身体收集好拿去分析成份及把报告给我。」,大家也只是轻轻点头作响应,可能是怕一开口,泪水就止不着一样喷涌,封惠淇也体惊各人,没有说什么。

  不过还是她最为清醒,和文琼珊说:「琼珊,我相信今晚大家都没什么心情的,打电话去取消昨天预约餐厅吧!过几天心情好一点时,我一定会作出补偿。」,没有人作出半点抗议,因为这正是他们所想的。

  封惠淇带着沉重的步伐和心情,一步一步的离开实验室,临出门口时还对所有人说:「你们都累透了,明天全部送你放两天假,不扣大假的。」,换转是平时,所有人立即起哄,交头接耳的说在去这去那,但是今次所有人的默不作声。

  最后,还是由向北明开口说:「封主任,我不放了,妳不是应承过十仔,会解决汇入问题吗?我⋯⋯我想出一分力,早日完成,因为我都不想下次再次见到那样的情况⋯⋯」,向北明话声未落,其它都接着口说类似的话。

  封惠淇长长的叹了一声就说:「那好吧,但今天处理好十仔的⋯⋯的身体后,早点回去宿舍平伏心情,明天再一同讨论吧。」,说完后头也不回离开了实验室。

  怀着沉重心情一步一步回到办公室的她,突然被手上的电话铃响打断了思路,一看来电,正是自己的丈夫,她才猛然想起自己本来是约了丈夫,因为刚才十仔的事,所以全然忘记了,她立时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七时过点,丈夫林克生没有对封惠淇的忘记而愤怒,反为用十分紧张殷切的语气,关心及慰问着她,生怕她出了意外,虽然她一向精明冷静,但一时间太多事情还是招架不住,简单的说了几句,但又不可直言的交代过公司的实验室突然间出了事故,所以未能及时通知。她立时快步行到办公室,拿了手袋便离开公司。

  因为现在她少有的回家,平时索性只是坐公交车,今次因为自己忘了约会,所以离开公司后,马上扬手截出租车,直接叫司机开至家中地址。

  现在她困在车箱之中,景物在车窗之前高速向后飞奔,而她不断为刚才十仔汇入而死的事一方面耿耿于怀,一方面又在想解决的方法。

  出租车到了楼下,停下来后她还未回过神来,还是司机好有礼貌的说:「小姐,到了。」,之后封惠淇看了看计程表上价钱,支付车资后便离开。

  迈开双腿步入升降机,她才发现自己漏了带卫根的跟踪器,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在升降机内又收不到讯号,想打个电话给卫根都不行,正想改发一个讯息给卫根时,升降机的门就开了,门外已经在等的林克生已经急不及待站正在门前。

  他一见封惠淇立时笑逐颜开的说:「我在闭路电视内看到你入升降机后,马上在门口等你了。」,封惠淇一时之间都不知所措,任由他把自己拉到屋内。

  进了屋后,另外还有一个他有点印像,但一时之间又叫不出名的人坐着,桌上还放了一些医疗的用品,其实也只是消毒用的火酒,抽血用的针筒及一个冷藏袋。

  这类的工具她再熟悉不过了,她虽然不是医生,而是从事基因研究的工作,或者再直接一点的说,她是直接从事活人研究的工作,这一层林克生当然不知情,只是他是从事生物基因科技类的研究,在他心中估计是研发新药品的事项,由于是属于她公司的机密事项,为避免她左右为难,所以从不过问半点,所以也只是一知半解。

  封惠淇对今晚的约会满有戒心,所以她刻意的装作不清楚,扮作一个无知妇人一样,对着满桌的工具扮作好奇,可能由于她不善于装模作样,反为有点做作过了火位,林克生就说:「那⋯⋯那不是妳之前读书入实验室时,也有用过的工具吗?」。

  封惠淇扮作尴尬的以笑遮丑说:「现在做了管理行政那么多年,都不记得了,哈哈⋯⋯」,林克生二人也笑了起来。

  笑声过后林克生就对封惠淇说:「我来介绍,那一位是雷品德,是我一位医生朋友,很久以前你们都有见过面的,不过太久了,可能妳都没多印象,现在他帮我们抽血去做身体检验,好简单的。」

  封惠淇虽然不是一个医生,但医学常识还是比一般人丰富很多的,她深知道要做身体检查,不可能单单是抽血了事,这一定不是全面或是正式的检查,而且也没可能在家中处理,到底林克生目的为何呢?她一时间也想不透。

  由于一心要搞清楚林克生目的,所以没有立即揭穿那一个漏洞,而只是不断的点头,对着雷品德医生的眼睛之中,还闪着无知而仰望的的神彩。这一位雷品医生德当然不知眼前人正是此道的专家,加上他本来不太认识封惠淇,所以也没有半点怀疑。而林克生可以说是交际人材,他的生意主要是他人脉广,关系好。但有关学术的事,他都算是半个白痴,要不然他读书时就不会在成积上与封惠淇天渊之别了,加上他一向对封惠淇绝对的信任,也没有擦觉得什么。

  雷品德请二人翻开手袖露出了手臂,作了常规的消毒及抽血后,便快速递放入带来的冷冻箱内,匆匆忙忙的告辞。

  而雷品德医生在血液样本放入冷冻箱期间,眼利的她看到在冷冻箱内,好像还有另外一支血液,但雷品德的动作也快,没有看清楚有否写上什么。

  本来封惠淇还想套雷品德的话,但都没多时间,因为他实在走得快,放好血液样本后到出门口,都不到半分钟。

  林克生满面笑容的对雷品德挥手作别,但对方匆忙得只是点了点头响应。

  现在屋内只有夫妇二人,林克生就问:「惠淇⋯⋯我好耐都没有和你食过晚饭了,我知你的工作很忙,今晚也是在百忙之中抽空一来,我想⋯⋯」。

  封惠横眼见机会来了,林克生话音未落便打蛇随棍上,装作一副很是感恩的表情的说:「克生,我都好想念你,我都好想和你一同晚餐,我先打打个电话,交代一声吧。」。

林克生立时欣喜万分的说:「好好好,妳先去打个电话吧,我在等妳。」。

  刚才因为十仔汇入实验失败,临时取消了庆功宴而林克生又不知情,所以正好用此机会打电话给卫根,为免林克生怀疑,所以拨通电话后封惠淇自顾自的说:「我今晚不来庆功了,我要和丈夫共餐。」,没有等到有半点回复,就关了线。

  由于一时间没有准备食材,干脆到附近的稍为高档的食肆进食,一面食二人一面倾谈,因为封惠淇本身心理上是有备而来,平时做事心细如尘的她,今天还格外留心,她发现林克生今天而从成功抽取自己的血液样本后,显得神采飞扬,说话时眉飞色舞,打从心底发出来的喜悦流露于面上。

  二人谈得很晚,直到食肆打洋关门才肯离去,回到她的家,一个久久未回过来的家,很熟悉又陌生的家,正所谓久别胜新婚,本来此情此景还是会鱼水一番,但封惠淇明知卫根在监视着他们,所以她还是多番婉拒,林克生也没有什么,十分专重太太的意向,没加强求。

  就那样,二人一睡到天晓,一如以往,在封惠淇起身之前,林克生为她做了一份早餐,一如既往,没有改变,一切都是如之前新婚一样,只是岁月在二人面上添加了轻轻几笔,在封惠淇眼中林克生对自己根本没有变过,上次是自己多心,还是对方隐藏得好呢?一时之间都没有理清,只是如常的起身食过早餐,再倾谈了一会,封惠淇便告别,林克生还依依不舍的送别。

  上了公交车后,封惠淇找了一位子坐下来,打算至电卫根,谈及有关昨天的事,此时封惠在自己的手袋内找来找去,还是找不到她自己的手机,她再猛然想到是遗漏在家中,立时下车转坐回头车回家取回手机。

  在另一边厢,待在家中的林克生打算洗完早餐的碗筷后,也回到自己的公司上班,正当此时,在桌上突然传来不是自己的手机铃声,一看声音的位置,他便立即识出是太太封惠淇的手机,由于没有来电显示,又怕太太失了重要的电话,所以他情急之下,便代为接线,打算请对方留下姓名及有关事项,以便太太回来后取回电话时可以马上回复。

  林克生电话一接通后,只声到对方应是一个中年男人喂的说了一句,林克生也喂了一声,对方迟疑了一会,就用好浓厚的乡音说:「那儿⋯那儿是不是富贵酒楼呀,我⋯我要订⋯」,林克生也没有发怒,只是有礼貌的说:「这儿不是酒楼,朋友我估你打错电话了。」,电话中对方传来了哦的一声,之后就直接挂了线,林克生心中暗骂对方真的没礼貌了。

  挂了线不久,封惠淇就回到了家中,林克生一见到她回来后就说:「惠淇,你漏了电话,刚刚有人打电话给你⋯」,封惠淇未等他说完就马上好紧张的问道:「是谁打来呢?」,林克生奸笑的说:「有个乡下人,找富贵酒楼的,妳几时偷偷的开了一间酒楼呀,哈哈。」。

  封惠淇尴尬的笑了起来,也算她反应快,立时笑着说:「酒楼就没有开了,如果有开酒楼,就一定要给你打点了,你先是做生意的材料。」,之后还对着手机喃喃自语的说:「好在只是打错,而不是上司打来。」,其实是刻意说给林克生听,但她心中明白,刚才的电话,好大机会是卫根打来的电话。

  其实封惠淇都是一个小心人记性又好,她没有把卫根侦探社的字眼记在电话簿内,而是每次都是直接拨电话,防止别人看到他的电话记录时,轻易知道她和侦探社有联络。

  离开了家后,再次踏上公交车回公司,找到一处角落附近无人的位置坐好,拿电话出来至电给卫根,电话接通后,对方不发一言,封惠淇就先开口的说:「请问卫根先生在吗。」。

  电话传来一把干涩的老人声音,疑问的说:「卫根?那一个是卫根呢?」。

  封惠淇呆了一呆,拿开电话,看了看自己有否按错电话号码后,确定没有按错,之后就说:「我是封惠淇,我要找卫根侦探先生。」。

  电话内干涩的老人声音立时咳了一声,回复了卫根本来的声音就说:「封小姐,如果可能,我想请你尽快亲身来我办公室,我查到一点数据。」。

  封惠淇暗暗叹了一声就说:「好,我马上来,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会到,可否⋯可否先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呢?」。

  卫根迟疑了一会就说:「事情有点诡异,一时之间我都不知如何说给妳听⋯」。

  封惠淇也没有追问,因为公交车上还是耳目众多,自己可以找私家侦探丈夫,对方也一样可以查自己,所以也没有多问,反正现在都起程去侦探社,当面说个明白,都不急于一时。

  她就在下一个车站下了车,招手截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往卫三根的私家侦探社,上了出租车后就打了电话回公司稍作交代稍后才回公司,之后便在车上看着窗外的景物发呆。

  车子到了后,封惠淇付过车资,推开车门迈开脚,走去了卫根的侦探社去,她站在门前时,等了良久还是不敢面对的呆站着,好像是害怕面对现实及结果似的,最后还是深深吸了一口,股起勇气按下门铃,大门的电锁随即就开了,封惠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步履蹒跚的步入办公室。

  四周凌乱的办公室一样的凌乱,但桌子上郄整整齐齐的放了几份文件,而且还冲了两杯茶,一杯放在卫根前面,看来已经饮了一半,另一杯八分满的,放在客席位上,还看见蒸气在缭绕上升,明显是刚冲了不久。

  封惠淇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等卫根说,自觉地走到客席位前坐下来,用手轻抚着热烫的茶杯,淡淡的说:「你⋯⋯冲定茶,不怕放凉封尘吗?」。

  卫根拿起自己的茶杯,呷了一口的便说:「妳是个果断不娇情的女人,站在门外不会过五金钟,而且也不会走,时间够我冲一杯香茶给你了。」。

  封惠淇回头看了看大门,回头又对着卫根苦笑的说:「好像一切都走不出你的法眼吧。」。

  卫根也苦笑的说:「做我那一行档是很惨的,客人要我们去查别人,我们能力越强越是神通,客人当然开心,但知道我们的神通后,事后又会感到害怕,怕被人去查。不过封小姐,完事之后,会把所有监视器及黑客木马软件等会都删除,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信字。」。

  封惠淇苦笑了一句:「明白你的意思了,事完之后,我选择相信你,相信你不会作出不道德的行为,言下之意,是否已查到了结果的对吗?」。

  卫根很慢很慢的点了点头,封惠淇打开了手袋,拿出了白花花的银子就说:「这是你的尾数,请点点吧。」。

  刚才还是面色凝重慢慢点头的卫根,一见到封惠淇如此爽快,二话不说实时笑续颜开,马上伸手接过后实时点数,填写收据,一时之间如川剧般的变脸,看得封惠淇不知是好嬲还是好笑。

  接过收据后,卫根面色又变回冷森森的模样就说:「我要说一说我的调查结果吧,但一切结果都请你冷静听完后再说。」,封惠淇内心一沉,如坠冰窖。

  卫根眼见封惠淇面色沧白也没有实时说什么,过了一会就说:「封小姐,请先呷一啖茶,再听我漫漫说吧。」,封惠淇如他所说呷了一口,茶香飘逸,顿时心情也平静下来,刚才还是滚烫的茶杯,不知是放凉了还是她自己双手在发冷,握在手中来回搓动只感到温度刚刚好,稍稍消减心中的寒意,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示意可以开始。

  卫根眼见可以开始了,他也清一清喉咙,把身子靠前,开始说起来了:「首先,我翻查到林克生近几个月间,不断变买公司的资产吐现,之后存到一间叫『造物者』的公司,因为林生的公司是独资经营,所以现金及资产调动,全权由他一人决定。而那一间『造物者』,开始时此公司宣称可以安排代母产子或是协助不育夫妇再找代母产子,现在刚刚又提出了一新服务,就是帮忙找一个绝对理想的情人,即是说,只要客人想要一个什么的人,该公司都可以为客人物色到,但就是不知他们如何,依他们所说,是可以要甲明星的眼,配上乙明星的鼻,等等的并成一个你想要的人,他们都可以一一在他国寻找到。

  他们运作不是公开的,只查到他们报称基地是在非洲一个小国家内,那是一个落后的非洲国家,只要有点钱就可以当皇帝,有公司肯投资什么,找寻代母的事,可能就是在当地的穷乡僻壤找一些妇女代劳,但找寻一个要指定五官身材的人,实在不知他们如何运作,不过以我的调查,现在还是在宣传的阶段,只在收订单而已,也可能是收了订金后便逃之夭夭,也说不定,有关林克生的财产调查就到此为止了。

  另外一方面,这一位雷品德医生,他确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医生,与林克生算是薄有交情,而雷医生根本不是什么体检公司的人员,在截听时只是知道约了在昨天晚上来帮忙抽血,一切的安排早在妳找我调查之前己安排好了。

  所以我只可以在雷品德离开时,改为去跟踪他,他提着血液样本,飞快的到了一间庙宇前,期间我不断用望远镜监视他时,他有打过一个电话。因为事出突然,又不知他手机号码等数据,事前没有在他的手机上做截听功夫,不过期后推算是打到庙宇内的庙祝。

  因为车子刚停在庙宇前,庙祝就刚刚出来,好像事前已知到雷医生会到访一样,在望远镜的协助下,看到⋯⋯看到雷医生把其中一支血液样本及一沓钱交到庙祝手上,之后就是匆促的离开。

  由于血液样本去到庙祝的手上,所以我的跟踪目标再修正为庙祝。

  因为时间已晚,庙祝接过后就退回庙宇内及关好大门,我惟有等雷品德走了后才翻墙入庙,好在位置僻静,没有路人发现,庙内也没有什么恶犬看守。

  我翻墙入到去时,只见庙祝在开坛作法,桌面上满是黄纸朱砂,草人银针等等,林林总总的法器,只见他口中不断念念有词,把刚才收到的血液样本混上朱砂,之后手写黄符,如鬼片内的道士一样,拿出了草人用银针刺来刺去,最后把所有的东西一一烧光,过程用了约几小时,时已深夜。

  之后只见庙祝回到庙的内堂睡觉,我也翻墙离开面看看庙宇开放时间,就是早上七时正,随后我也回车上稍作休息。

  直到早上七时正,步行到祠庙前,见到昨天那一个庙祝正在开门打扫,如何套他的话我就不作详细说明了,简单的说那位庙祝自称叫金神龙,自称是一位泰国的降头师,只要收到钱,可以帮人下降头害人的。

  他也透露过刚刚帮人下过一种叫血降的邪法,只要能取到对方的血液,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可以把对方害死,想必就是昨天所看到他做的法事吧。

  离开之后,我至电过我的同行,问及有关那位庙祝降头师的事,其中一个对该降头师略有听闻,指他只是一个骗钱的神棍,所以妳可以放心。

  以上就是我调查到的所有资料。」。

  卫根说完之后,把桌面上的文件一个一个的翻开,封惠淇探身前看,就是卫根偷拍降头师作法的相片,及有林克生金钱交易记录等。

  卫根不用看也知道现在封惠淇的思绪极端混乱,一时之间要接收那么多的数据,所以只是靠回他自己有点残旧的大班倚上,呷了一啖茶,然后双手十指交拢,在等她的大脑慢慢的消化。

  封惠淇面色铁青的看着一张又一张刚打印出来的数码相片及银行出入账记录,沉思了一会后就说:「卫侦探,你如何看此事呢?」。

  卫根松开了交迭着的十指,提起茶杯再次呷一口茶就说:「其实我的工作只是调查及搜集证据,不过如果以我的分析,第一点,林克生是光顾一间叫〖造物者〗的公司,洽购的项目是之前谈好,我只查到他有过钱到该公司,可以推断为林克生会要该公司物色一个人出来。第二点,如果林生是直接找上杀手还好说,可以立即报警要求保护尊驾阁下及捉拿嫌疑犯,但⋯⋯但他找的是一个降头师⋯⋯,太超自然的事项,法庭都不知如何受理,所以在电话内说事情有点诡异。」

  封惠淇面容憔悴的说:「卫先生,我知你说话厚度,简单的说林克生,他拿买一个向〖造物者〗公司买一个人回来,做自己新的玩伴,想用降头等的邪法杀死我,法律上也算不上杀人吧!到时那位买回来的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继室⋯⋯对吗?」,在封惠淇作出此如推断的原因,正是因为林克生汇入到〖造物者〗公司的钱,刚刚就是现在以预购价买的人价钱。

  卫根长长的叹了一声后说:「封小姐,在表面的证据上我同意妳的分析,但我还是一个阅人无数,你丈夫对你犹如仿郎树,一条心,我怕另有别情,但毕竟我不可以打开林克生的脑去,看看他在想什么。」。

  封惠淇心想,真是报应了,自己花了一生人研究的基因复制技术,转头来竟然就是拆散自己家庭幸福的元凶,不禁暗暗自我嘲笑一番,但基于保密原则,又不可以摊开和卫根分析或倾诉,只可暗自说一句做化弄人。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长长叹了一声,转了转话题的问:「刚才我漏了电话在家中,打来扮作找酒楼的人,是你吗?」。

  卫根见她心情好像放松了不少,苦笑了一声的说:「是的,因为准备好所有数据,打算与你沟通,谁料一接通后的声音,竟然是林先生,如果默不作声又怕引起他的怀疑,所以惟有扮声瞒过去,下次我想我要和客人先订立通电话后的暗号,以防再出乱子。」。

  说了一会后,眼见封惠淇面色已经回复过去,带点尴尬的问:「妳⋯⋯妳为何不带租用的定位追踪器呢?」,封惠淇心想,你一见本小姐面稍有转好,就想取回那个定位追踪器,还怕我不知道,刻意在一个「租」字上加重语气。怪不得开始时还想游说我直接购买,就是怕查出来的结果有什么,到时不好意思取回。

  封惠淇冷冷的说道:「我⋯⋯不是已经付了订金吗?你还怕什么呢?」。

  卫根搓着双手,犹如烚熟狗头的笑着说:「不是钱的问题,现在那东西很是缺货,要再订的话可能要几个月才到,怕有其它有需要人事,如果因为差那个追踪器而出了意外,我俩内心哪好过呢?」,一面说一面双眼投到远方去,说得慷慨激昂,振振有辞。

  封惠淇见他的举动都不知好嬲还是好,冷冷的笑了一声就说:「我回去后就速递给你吧。」,卫根连连赞谢,不过最为卫根估不到的说话从封惠淇口中说出来,她说:「我寄出后,你要退回订金给我,那是我的银行资料⋯」,之后她在桌上拿起了纸笔,写了银行资料给对方。

第5章: 买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