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面对衰老

  入到手間時,剛巧沒有他人,他再揭開自己的口罩對著鏡子一看,連自己也給嚇了一大跳,現在不只是中老年人,而是一個溝壑滿面,雀斑處處的老人,還在髮根下開始改為長出一小段花白的銀絲,不用什麼儀器,單從外表看來,自己都不過了明天的中午,洗了手面後她就再次帶好口罩等回去長櫈。

  坐下後她回想剛才入去見張詠絲時,本來打算自稱是程天賜的老媽,不過想了想又不知自己的容貌會變得如何,就改說自己是他嫲嫲來找他,還自揭口罩,一看之下張詠絲當然相信,而且知道剛才是一場誤會,所以十分尷尬,誰知張詠絲正想要說出地址時,肚子內的小孩又急著出來,所以被迫又要退到長櫈上等待。

  又有一個謢士出來問:「誰是張詠絲的家人,病人有要事找你⋯」,陳永富還在長櫈上睡著,白鑒心二話不說的跟著護士入去,因為白鑒心造型及剛才的事,所有護士及員工都對二人印象十分深刻,沒多求證就帶了白鑒心入內。

  白鑒心跟著護士快步的走到張詠絲病床前,這時已經在抱著初生的嬰兒在身邊,虛弱的微笑著說

  :「嫲嫲,對⋯對不起,妳帶了口罩,我還以為妳是個妙齡少女,所以⋯」,白鑒心擺了擺手的急著說,但是聲音開始有點老態的說:「妳,妳知否程⋯程天賜的地址,我有好急⋯好急的事要找他⋯」,一面說白鑒心還有點喘氣。

  張詠絲其實有點奇怪,不過說到尾在她心中,白鑒心是程天賜的嫲嫲,而程天賜又對他們二人有恩,也是對方開車送自己入院,所都沒有細問什麼,直接的把地址說給白鑒心知道,白鑒心點了點頭用心記對,他一向對自己的記性很有信心。

  張詠絲說完地址之後再說:「嫲嫲,妳⋯妳不用紙筆記下嗎?」,白鑒心笑了笑說:「我記性還可以⋯」,再想覆述地址時,才說到一半就想不起來,一時之間她突然語塞,支支吾吾的,張詠絲正想再說一片時,白鑒心很是唏噓的的說:「無法了,人不認老,還是會老,老了記性就差了⋯」,之後看了看放在床頭茶几上的紙筆順手拿來,張詠絲會意了,慢慢的說出地址,白鑒心也一字一字記下來,寫完之後,張詠絲就說:「嫲嫲,妳寫的字好美麗呢。」,白鑒心不置可否,只是說:「我⋯我要走了,祝妳和小孩子幸福,記得不要和陳永富說的是程天賜的嫲嫲,他還以為我很年青呢⋯⋯呵呵呵⋯⋯」,之後二人都笑了笑,白鑒心帶著佝僂的身影離開病房。

  其實張詠絲也是奇怪,一時之間對方好像老了很多,在樓梯攙扶自己時,對方還是舉重若輕的,開車的手法是如何靈巧,但現在一時之間好像老了很多,不過看了看時鐘,自顧自的想可能是老人家不能熬夜吧。

  白鑒心沒多大的空間去理會陳永富,直接就走到汽車,上到車後沒有馬上的開走,而是先在車上找了找,好在給他發現了本地圖書,看了幾看之後,把有用的頁用摺起,之後再拿出儀器出來,為自己測試,年齡已經是八十五歲,體質下降至三十,喃喃自語若笑一句:「看來⋯看來我都見不到日落了⋯」,放好東西後緩緩開車離去,因為她知道自由已經不可與昨天的自己同日而語了,剛才在看地圖時,還有點老花的感覺,情況好像越來越壞。

  慢慢開著車子再次去到另外一個舊區,區內路面維修改途僭建指示不清更嚴重,比之前更難找,幸好現在是深夜時分,路上沒車沒人,但兜了很多圈還是找不到,最慘的是車子此刻剛剛沒油了,只可以帶著她惟一的家當白色行李箱,拿著地址下車徒步尋找。

  冷清清的街道使她感到無助和冰冷,只見天上的漸漸轉為魚肚白色,就如昨天一樣,一樣的美麗一樣的使人感動,因為她自知這是最後一次看到日出,現在街上空無一人,想找個人問問路都沒有,手上拖著的行李箱,好像越來越重,已經開始有放棄的念頭,天色逐漸亮起來,但自己的生命卻是快要油盡燈枯,四處無奈的張望,好像要在找一處可以死得舒服一點的地方,眼睛開始矇矓,腰椎開始越來越疼痛也難以挺直,就像在沙漠中缺水少糧的商隊,在茫茫大模中看不見綠洲等死一樣,魂魄逐一飄遠。

  直到遠遠有一聲開門聲音,遠遠看去打扮得有點格格不入的人,在遠處打開了街閘,把已經快要放棄的白鑒心魂魄再次凝聚在一起,猶如打了強心針的她,用最後一口氣衝過去⋯⋯

  洗手間門咔的一聲,打斷了白鑒心的沉思,她知道程天賜要出來,快手放好信件再爬上床扮作睡覺。

  程天賜還是沒頭沒腦的走出洗手間,看了白鑒心還在睡覺,輕手輕腳的收捨東西,打算明天再說。

  以程天賜理解,【造物者】是一家遊戲公司,欺騙大眾訛稱或者是刻意誤導大家,聲稱可以製造活生生的人類,但實際只是進入虛擬實境遊戲內的會籍及套裝,而自己又不幸中了那一份【頭獎】,取名為白鑒心,雖他也有愛看玄幻小說,但也認為活生生一個人,不可能在電腦世界入跑出來,根本不合邏輯的。

  再者,直接問對方:「妳是否從電腦內跑出來找我嗎?」,不用他人說,自己也覺得自己精神有問題。

  如果改問她:「妳是不個人造人來呢?」,那樣的問題更為過分,這是否要說對方是沒爹沒娘的人呢?那實在太過離譜了,好像要攆她走一樣。

  但想深一層,來信內有寫如再與公司聯絡,再次帶上【頭盔】,他所說的頭盔是指什麼呢?是否就是那一天收到只用過一次的頭盔,稍一回想,眼前人與之前在虛擬世界內所塑造出來的人,實在有幾分相似,只是⋯⋯只是年紀大了一點而已,但重點是,那一套遊戲套裝,現在去了那兒呢?從外國回來便不見了,加上事忙之後就不了了之。

  眼見現在都晚了,又見對方已睡,收拾好東西後便關了燈,躺在睡袋上在黑暗之中看著她在想,雖然自己萬分好奇,但現在沒可能搖醒她問這兩個連自己都好難問得出口的問題,反正明天又是假期,再看看如何旁敲側擊的問好了。再來想深一層,對方是否人造人,電腦跑出來,還是年齡上比自己大,真的重要嗎?模模糊糊間程天賜就睡著了,不過在他睡著之前,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

  白鑒心當然沒有睡著,不知說她心亂如麻還是心思細密,剛才刻意在程天賜出來時,跳回自己床上扮睡著,是希望掙取多點時間思索問題。程天賜帶了一大沓由【造物主】公司寄出的信回來,足以證明他是自己主人的身分沒有錯,但是否代表他已知道自己的身分呢?

  如果他知道之又接受到,就可以把自己帶回去「維修」或者說診冶,但如果接受不到又會如何呢?會否攆走自己呢?到時又如之前一樣找個地方慢慢地老死,只是今次比上次來得慢和可以進食作補充,但也會承受更長時間的煎熬。

  最敗北就是當時解毒時,有幾個流氓在擾亂,所以未到最後階段,沒有匯入【造物者】公司的位置,使她自己回去也不行。而剛才白鑒心只顧回想幾天間的事,沒有在信件中看到什麼有用的資料,所以他把心一橫,明天做好一頓最好最豐盛的早餐,二人再次好簡單好開心的用過善後,直接和程天賜說明一切,是生是死,是去是留,一次過了斷。

  這天晚裹,程天賜做了一個怪夢,不再是夜行出路的書生仙女的戲碼,也不是當了許仙的古代橋,而是走到一個先進的未來世界城巿,街上所有人,不論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不是人類,或者說外觀好像人類,擁有人類的肢體,穿著普通的衣服,但頭部是一個電腦的的顯示屏,人們的表情容貌也是在顯示屏內展示出來,顯示器下方有一個揚聲器,上方有一對視鏡頭,左右雙側有收音器,那根本就是一個機械人頭吧。

  再個頭回來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和面龐,和自己認識普通的人類一樣,沒有像他們一樣半人半機械,但這樣反為更突兀。

  正當他開始覺得自己孤立無援,想找其他普通的人類時,陡然發現自己是困在一個大大的玻璃櫃內,玻璃櫃內如五星級酒店房間般,一應俱全,包括一張單人床,桌頭有一個茶几,几上有一盞檯頭燈,茶壺和水杯,再環看四面,在玻璃屋內有一個白色的小房間,外面有一扇門,是一處惟一不透明給外面怪人看到的地方。

第11章: 面对衰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