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找到了

  在他们二人对视及谈话的感觉,都有着初恋蜜运情侣的感觉,但是在外人来看就是母慈子孝的榜样,幸好他们没有过于亲热的行为,否则外人都不知会如何想了。

  二人坐公交车到了最新的地点,现在傍晚时分,路过街边市杂时,看到有摊贩平价清货,又自称是什么什么村自家田园的树上熟生果,白鉴心顺手一见新鲜,立即买了一点,程天赐见他很开心,也都没说什么,只是由她而已。

  之后再转乘出租车,司机虽然天天开车,对主要路线甚为娴熟,但一到乡村小路时就不得要领,好在白鉴心现在记性也不差,带着司机左弯又拐,很快到便到了李达成门前,那时已是夕阳西沉,暮色苍茫,天上隐隐约约有星星出现。

  下车时司机好懂得做生意的,也出于关心的问:「如果你们要走,现在位置很难截车的,要不要留个电话号码,到时看看我可否接送你们呢?」,二人点了点头,之后程天赐与司机交换了手机号码后出租车就扬长而去,留下两个孤单的身影。

  白鉴心看了看李达成的家,之前他偷走的车子已经给拖了回来,估计是警方发现违例泊车拖走后,给李达成赎回,又因为自己在理亏,所以没有报警处理。

  车子在,即是李达成好大机会在屋内,二人对视一眼,程天赐就说:「把刚才买的生果给我,你先躲起来,我先以旧同事身分和他交涉吧。」。

  白鉴心点了点头,走到屋后面草丛位置,过了一会,程天赐按了按门铃,过了良久,大门一开了,屋内的李达十分惊讶,但也不可以有太大的反应,因为他带上了头部固定用的支架。

  李达成想了好一会才说:「你⋯⋯你是程天赐?」,程天赐微笑着点了点头。

  李达成再说:「你⋯⋯为何找到此呢?去过公司吗?」,程天赐笑着不语,也只是点了点头,之后就说:「我是来探你的,可以方便给我入来吗?」,之后高举手上的生果说:「刚才摊贩老板说是树上熟的,看来很新鲜呢。」,李达成叹了一口气说:「你是第一个来探我的人呢,入来吧。那生果真的很新鲜,估不到你还会挑呢,哈⋯⋯哈。」,因为头箍顶着下巴,笑得很免强。

  入到屋后,李达成淡淡的说:「我一个人住,没什么东西可以招呼你呢。是公司同事说我出了事吗?」,程天赐点着头说:「就是来看看你如何,为什么那样不小心呢?」。

  李达成有点尴尬的说:「没事的,只是在楼梯上摔下来而且。你⋯⋯为什么回旧公司呢?好久也没有回来过探我们呢。」。

  程天就试探着说:「我发现我漏了一件东西在旧公司,走的时间没有带走,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呢?是一个游戏用的头罩来呢?」。

  李达成心中想,那么久的事,现在才找上门,本来还打算死口不认,但是那套游戏现在也废了,还打算掉了它,反就都是无用之物,就和程天赐说:「对对对,我帮你收好了,我还以为你没有用,你等等,我拿给你吧,你先在此坐坐。」,之后上了二楼,不一会就用一个不织布袋,把那套东西放在袋内,二人又寒暄一下近况后就离开。

  出门后,白鉴心听到二人还道别一番,听着李达成已经关门,过了一会儿,蹑手蹑脚从屋从走出来,程天赐一面往屋后走去接白鉴心,一面轻轻举把手中的不织布袋打开,微微露了一角出来给白鉴心看,做了一个满是得意的笑容,一边眉毛在跳着跳着,而白鉴心一面走近也竖起了大拇指,示意程天赐做得很好,不过二人也不敢作声。

  就是因为二人不敢作声,听到四周围除了呼呼的风声外,还夹杂着一些轻轻的,但又由远而近的爬行沙沙声,声音发出的位置很低,低到草丛之下,二人心中不寒而栗,因为在夹杂在沙沙声之中,还有毒蛇吐信的嘶嘶声。

  白鉴心停下来,立时做了一个手势,之后轻轻的说:「别动,有蛇。」,程天赐也会意了,但会意还会意,知道还知道,可是双脚还是筛糠一样震过不停。

  声音越来越近程天赐,他的脚就越来越震,借着最后的太阳余辉,二人看到一条约一米许的蛇,头呈三角形全身青绿,在绿草丛下,对着程天赐不断的吐信,白鉴心心中一寒喃喃的说:「弊,青竹蛇⋯」,话音未落这一条青竹蛇已经扑向程天赐脚下,正想噬咬过去。

  白鉴心反应快,不顾自身安危,马上用脚扫出,本想把蛇踢开,但俗话打蛇随棍上,青竹蛇当然没有被踢飞,反为因为重击受伤而变得更为凶狠,转头反噬了白鉴心小腿一口,而且是死死不放,她用力咬住嘴唇,左手捏着蛇颈,右手扳开它上颚,防止毒素再注入体入,以便于拉出蛇头。

  此时蛇已经被握紧,但没有放弃攻击,非常的凶猛,蛇身一转反为缠着白鉴心的左手,张着血盘大口不断的对着她张牙舞爪。

  她还是很镇静的,左手把蛇头压到地上的大石面,右手再在地上随手拾起另一片拳头般大的石,用了一个尖角,不断凿到蛇头之上。头几次还有抽动,之后蛇身就软瘫的在白鉴心手上垂下来,蛇头已经磕得变成肉泥,她一手便把蛇身掉开,脚一软都坐到地上去,在白色的裤管上多了一个带血的小孔。

  程天赐马上扑过去,翻开裤管一看,已经开始肿大起来,二行眼泪不断喷射出来,抱着白鉴心就说:「对⋯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妳,我⋯我真的无用,对不起,我心中只有妳一个,要⋯要死,我都同你一齐,我爱妳,妳是我惟一的太太⋯惟一的⋯惟一的,我发誓,我当天发誓⋯,我们在此交拜天地⋯」,程天赐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白鉴心一时间十分感动又十分好笑。

  对着程天赐笑着说:「傻瓜⋯这是青竹蛇,一般无次放毒只有五毫克,而一般人的至死剂量是一百毫克,基本上送到医院都无事,更何况⋯更何况是我呢?我至多痛一会就没事的。你啊你,要多看点书了。」。

  一时之间程天赐十分腼腆,面红得发亮如古时迎娶队伍的红灯笼一样,但白鉴心还淘气的补了一句:「刚才的话⋯是否算⋯数呢?」,程天赐点头点到好像鸡啄米一样。

  但就在此时程天赐被白鉴心的面容吸引凝视着,好像有点不同,光线不足一时间也看不清。白鉴心给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羞着轻声笑说:「看⋯⋯看什么,又不是未看过,我们快点离开了,给李达成看到就不好了⋯⋯」,给那样一说,他才回过神来,与白鉴心从屋后走到大路,不过见白鉴心一拐一拐,所上前搀扶着,握着她的手时,好像有点怪怪的。

  一面行走在昏暗的山路,一面他打电话,刚才的司机还在附近,不到三五分钟时间,就见到有辆出租车,打亮车头灯的前来,不用多说都是来接二人,程天赐上前几个身位,高举着两手挥动。

  有生意做司机当然精神,一见到财神爷在对自己招手,马上驶到前面,还放下车窗,满面笑容的说:「年青人,你真有孝心,刚刚带了妈妈入来,现在又带婆婆出去,二人真的好像,连衣服和发型都好接近,不过好少婆婆会梳那样少女气的发型了⋯⋯」,机司一般很少谈话的对象,所以一有健谈或相熟的乘客,都会多说一点。

  现在借着车头灯的光芒,程天赐回头一看,白鉴心一时间老了好多,好像一个七十多的老人一样,一时间内心一酸,不是因为白鉴心为怕蛇咬伤自己,所以冒死相救,现在又消耗了她的体力作复原,以至加快衰老。

  白鉴心已经历过一次的年迈,她轻轻的看着自己开始沟壑般的皱纹时,还是处之泰然,但是内心还是十分凄楚,如果今次不能回到造物主公司治疗,自己必定会老死,不过可以死在一个真心钟爱自的男人怀中也是一种安慰一种幸福,同时也是一种悲哀,一种痛苦。

  二人相处日子其实不多,不过好像心有灵犀一样,早已对为倾心。

  男的怀疑过女的来历,最后也不顾她身世和年纪,还是喜欢了他。

  女的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一件有钱人的玩具,靠着运气和努力之下还是找到她的程天赐,本以为对方会因为自己容貌年长,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但眼前人竟然没有介意,还对自己体贴入微,使她自己也大感见外。

  白鉴心用着年老态龙钟的声音和司机说:「呵⋯⋯呵,这叫新潮呀,是呀⋯是呀!我的孙子很乖的⋯⋯」,司机对着程天赐竖起了大姆指示意嘉许。

第15章: 找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