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找网巴

  本来二人打算先回家上网接通后,明天再出发,但现在情况有变,因为刚才白鉴心的蛇伤,加速了她的衰老,所以一出到市区,程天赐立即找了一间廿四小时营业的网吧入内,此间网吧还有厢房设计,可以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尽情玩网上游戏,当然价钱就有很大出入,不过现在是生死关头,都不是上网打游戏机那么简单。

  负责人也有点奇怪,包厢房的当然大有人在,以年青人居多,但带着一个婆婆来包厢房的还是第一次见,不禁使他多看了几眼,不过也没有多问,做生意的有钱收又不打扰其它客人都没多问。

  二人入了厢房后,马上关好门,内裹陈设与外面大厅相比十分豪华,有电竞专用椅,闪着彩光的机械式键盘,及优质鼠标,屏幕很大而计算机已经开启中,或者说根本的没有关上。

  程天赐先安顿好白鉴心坐在椅上,之后立即掏出头套带上,及插上计算机,计算机立即分别到硬件,速度极高,立即接到有关网站上,之后显示了一段字:「程天赐先生,你的脑波分析已得到确认,造物主公司数据如下⋯⋯【下一步】」,因为此网吧不提供打印服务,程天赐惟有到柜台借了笔抄下地址数据,二人便匆匆离去。

  负责人也深感奇怪,一进一出都不到半小时,不过他们是付足租金的,要走也没理由拦阻,只是暗暗说了一句:「怪人⋯」。

  现在已经是晚饭时分,一出到网吧门口时,二人对视了一眼,程天赐就说:「妳⋯妳是不是食点东西会⋯会可以补养份⋯」,白鉴心明白他的意思是,希望可以食多点东西补充,以减慢衰老速度,而不是因为他肚饿。

  二人到了附近的普通的茶餐厅,找了一个近门口可以看到马路的位置坐下来,之后点了两碟普通的碟头饭。

  随后程天赐外出到提款机取了大量现金,再快步回到餐厅之中,坐下后二人默言不语,很快便递上了饭餐,食到一半时,程天赐掏出手机,拨了电话给刚才的司机,告知现在二人位置及要过多十五分钟后上车。

  白鉴心心中暗喜,平时程天赐做事想一件,做一件,今次他竟然会多花心思为自己先安排车子,一阵暖意从心头冒出,但⋯但是那一份幸福她又可以享受多久呢?不禁使人唏嘘。

  用餐过后,看到出租车刚停在门前,司机对着程天赐打了一个招呼,二人会意,便结账离开,出门登车。

  上车后司机都未说什么时,程天赐立即说了一个地址出来,司机十分错愕的说:「那⋯那处很偏远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没有回头⋯」,程天赐打断了他的话柄接着说:「没有回头客吗?那我给双份车资就可以了吗?」,司机当然欣然的接受。

  车子迎风疾驶,车上司机多次与二人谈话,但都没多大的理睬,二人默默无语,只是紧握双手,不一会车子离开了市区回到郊外,穿过一条又一条的高速公路,无数昏昏黄黄的路在车顶扫过,最后到了一处科技园中。

  此科技园临海而建,兜了几个圈子,后车子找到了一间叫[再生药业公司]的地点停下来,程天赐小有的面不改容,支付了高昂的来回车费后下了车。

  司机见二人面色有异,都不敢多嘴,怕得罪客人,二人下车后自己慢慢的开车溜走了。

  现在是晚上时分,药厂当然没有开,不过还是有晚上当值的人员在巡逻,见二人在深夜前来门前,有点有怪怪的,加上还带了一位老婆婆,更是不解,由于二人没有异样的举动,自己也不是警察,没有上前做什么。

  现在程天赐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话筒另外一边传来一把女声说:「再生药业有限公司,我们的办公时间已经过了,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呢?」。

  程天赐少有冷静又清楚的说:「请带我进来,我要找造物主⋯」。

  女接待员,先是呆了一呆再说:「先⋯先生,我们是再生药业有限公司⋯,不是⋯不是什么造物主,请问你是否搞错⋯」。

  程天赐冷静的说:「没有错,请带我们入来,密码是⋯」,

  女接待员仔细的聆听着,之后回了一句:「请问先生如何称呼?」。

  他接着说:「程天赐」

  女接待员先是说:「请等等⋯」,过了一会之后再说:「你好,请你等等,我们好快有同事出来接你们的。」,之后便挂了线。

  程天赐就怪的为何说「你们」二字呢?他环顾四处一看,就看到很多暗角上都安有闭路电视镜头,一举一动一开始都在监视范围。

  过了一会,有一个身穿整套装的少女从侧门出来,看了看二人,之后对着程天赐就说:「你好,请问两位是一起吗?」,程天赐点了点头。

  少女再说:「请跟我来吧。」,搀扶着白鉴心跟着少女走到药侧门之内,通过普通的货车场,走到办公室之内,再到其中一间会议室中。

  会议室不大,开会的桌子围边方了四张一般办公室用的带轮的靠背椅,靠墙有一个大文件柜,会议桌上放了点工具,程天赐对此套东西有点印象,不就是在收到速递件内要滴血的仪器吗?

  少女十分有礼貌地说:「程天生,那东西⋯」,少女很是试探地说,可能怕对方是来查访的卧底,为免浪费时间,他马上很急的接着说:「用血检基因的,快!」,少女无奈的点了点头。

  之后用好纯熟的手法帮程天赐取血及测试,过了一会儿,仪器亮了绿灯,少女说:「验证成功,请程先生再跟我来。」。

  程天赐正想再次起身时随着少女离开时,白鉴心眼神已经开始散焕,反应开始缓慢,面容上的皱纹比第一次见她时再深,肌肉开始松弛,气若游丝地说:「我⋯⋯我好像不行了。」,接待少女立即询问程天赐:「那一位⋯⋯」,程天赐接着说:「她是人造人,快点找专家来救她⋯⋯」。

  少女立即掏出腰间的对讲机,安排相关部门准备,之后在对讲机上按了按钮,刚才靠墙的柜慢慢水平移开,而后面的墙也如一扇门的反内打开。

  少女说:「不要让她起身了,直接连椅子推到入面吧。」,程天赐点了点头把白鉴心推入去。

  入去后一看,是一台升降机的门前,一按之下升降机的门就打开了,二人一同小心翼翼的把白鉴心推入去,之后升降机开始启动,不一会就停了,门再打开后一班貌似医生的人已经围在升降机的大门前等待着。

  为首的是一位中老年女士,估计应是这一班人的领班头子,门一开所有人都有点发呆,有一个多嘴的男人就说:「哇⋯⋯虐待成如此才送回来,好难救⋯⋯」,中年女士立即喝止,这时白鉴心还有丝毫反应,擅着嘴唇说:「封⋯⋯封主任,我⋯⋯我找到了⋯⋯,我⋯⋯我们又可以再⋯⋯再见。」,眼睛不自觉地流下眼泪,封惠淇也一样,立时命令左右两位助手方平平及文琼山为她注射高浓度营养液,一时间白鉴心算是有点气息,但是封惠淇还是不断的摇头,但还是安排了转上病床带走。

  在场所有人都用着怒视的眼光看着程天赐,一时之间他大惑不解,刚才还是十分有礼的接待小姐喃喃对着程天赐轻轻的说:「贱格。」,眼红红地头他不回的坐升降机走了。

  封惠淇对着程天赐说:「赐先生,请跟我来,我是这里的主任,我姓封,叫我封主任何可以了。」,之后封惠淇带了程天赐到她私人的办公室询问经过,程天赐也如实回答。

  听完来龙去脉之后,封惠淇慨叹地说了一句:「我⋯⋯我还以为是你折磨到她如此,真估不到她会找到你,真是⋯⋯真是天意弄人,但⋯⋯但现在的她⋯,现在的她⋯⋯⋯」,程天赐急到绝顶,立即噗通一声跪下来,还立即叩了一个响头的呜咽的说:「封主任⋯⋯妳大发慈悲,救一救她⋯⋯」。

  封惠淇扶着地上的程天赐无奈的说:「不是我不想救,也不是救不到,而是⋯⋯而是⋯⋯」,程天赐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握着封惠淇的手,好激动的说:「封主任⋯⋯妳说吧⋯⋯救妳说吧⋯⋯,要了我的命也可以⋯⋯」。

  封惠淇好尴尬又无奈的说:「白⋯⋯白鉴心,已经失去了产品保养的资格,因为⋯因为⋯」,程天赐还是不明所言,用好疑惑的眼神看着封惠淇就说:「什么产品,她不是什么产品,她是一个人,一个⋯⋯」,说到这儿他自己也明白,造物主公司是一个制造人造人的工厂,它的产品当然是人,而白鉴心是他们制造出来的货品,而货品一般都是有保养的,但为何自由会失去那资格呢?刚才封惠淇好像欲言又止,还是有东西未有说出口。

第16章: 找网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