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白鉴心是白无常?

  白衣少就是白鉴心,她点了点后回应她说:「封主任,紫嫣红她…」,封惠淇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要她到外面谈,随后二人眉头深锁的离开了。

  出到门口后,封惠淇一面行一面和她说刚才的发现的过程,之后自顾自的接着说:「妳放心,她没事的,好在是她而不是妳」。

  白鉴心奇怪的看着封惠淇,她也会意了接着说:「有一支短箭,射到紫嫣红的后脑位上,如果中箭的人是妳,任凭妳有再好的回复能力都好难救了,和妳一样,只要不伤到主要器官,补充大量的营养液便可以回复正常。而她的电脑部分,外有加强钢壳包裹,但也伤到部分零件,刚才初部检验过,只要更换一套新的便可以完全回复正常,不过要先取出箭头,再把她现在电脑内的资料先下载到新电脑内再做移植手术便才可以,要花点时间。」。

  白鉴心听完之后心先是定了下来,但又有一个更后要的问题随即想到,立即开口抖着嘴的问:「那…那…那程天赐是否有和他一同回来呢?」,封惠淇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摇着头。

  白鉴心不服气好激动的说:「无…无可能,他…他不是完成任…任务吗?要不然,你们都不可能救到我吧,他…他…他一定没事的。」,一面说她一面全身在抖动。

  封惠淇摇着头说:「妳冷静一点吧,详细的过程要等紫嫣红清醒后才知道,但现在我们可以做的是先去找李信龙。」,此时白鉴心才发现,封惠淇带她出来所走的方向不是她自己的办公室。

  由于现在是午夜时分,而李信龙又不在办公室,要直到宿舍找他,其实所谓的宿舍,都只是在此建筑内的其中一层。

  由于封惠淇都算是资深员工,又是半个高层,时有要事要当面的李信龙详谈,加上又有通行证,可以入男子宿舍。

  但二人去到门口时,门铃按了很后都没有人回应,而门又是上锁的,封惠淇马上问当值的人员,但得到一个震惊她俩的消息-他失踪。

  由于事出突然,她俩一时间都没有来后及反应,呆呆的对视了一会,随后白鉴心马上问当值的保安人员:「是何时的事呢…」,保安人员见她既不认识,又没有员工证,立时用警惕的眼神看了看她,以至问到一半都停下来。

  封惠淇见状,向保安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回答,保安眼神对着封惠淇说:「我只知是两天前的事,他离开后就没有再回过来,也联络不上,我所知的就只有那么多了。」。

  封白二人不约而同,双眼发直冲口的说:「两天前!」,一时间吓得保安员有点错愕:「什…什么问题呢?」。

  她俩都马上停着了,白鉴心在内心盘算着什么,封惠淇打圆场的说:「没事了,如果李信龙他回来,请他来找我,我有新发现要找他研究。」,保安点了点头示意,或者是敷衍。

  封惠淇拉着白鉴心离开,一路行二人默不作声,很快便回到了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呯一声的关上后,封惠淇马上拉着白鉴心到桌边椅坐下来,自己坐在主位开腔便说:「两天前,就是我们得到李信龙通知说程天赐完成任务,可以启动重生程序的那一天,程天赐没有回来,李信龙不知所终,现在惟一知情的紫嫣红重伤,没…没那么巧吧。」。

  白鉴心补充着说:「以我们所知,只有他们三个人才知道今次做什么任务,而主…主人他又⋯⋯」。

  白鉴心本来还是很担心程天赐的,但是她突然说出一个好像无关痛痒的事,也使她们二人立时心寒起来,她只是随随便便的说:「现在只有紫嫣红知情⋯⋯」,她俩立时对视了一眼,瞳孔猛然收缩起来。

  封惠正着打她的桌上电话问向北明等人,手正递出拿话筒,电话就在此时刚刚响起了,他们在工作室内是不可以带手提电话,只可以打内线,现在桌上电话正在响着,什么事也只可以先接通后挂线再打出去。

  封惠淇打算一开始便和对方说现在有急事要马上挂线之类的说话时,但对方比她还要急:「封主任,大件事啦,那个紫什么,箭就拿了出来,人是我们造出来,回复就无事,但公司惟一的后备人工智能电脑不见了,现在如何!」,对方声嘶力竭,十分紧张的在喊,她当然马上认出对方是向北明的声音,办公室很静,没有靠在耳边的白鉴心也听得一清二楚,封惠淇简单而明亮的喊了一句:「即到!」,她俩二话不说冲出办公室,快步回去紫嫣红的房间。

  一面急步向前走时,封惠淇一面的和白鋻心说:「我们手上只有两台人工智能人脑,第一台就是用在紫嫣红身上,她也是第一个实验人机合一,半人脑半电脑的人造人,而后备的一台是由李信龙看管的,只有他有权接触,如果他的电脑坏了,那她可能变为一个白痴。」。

  此时二人走到升降机前在等,封惠淇已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当然以白鉴心回复后的体质来说,还没有使她心跳加快半分。

  显示升降机快要到达时,突然啪一声,二人眼前一黑,一股寒意袭来,不足半秒后备电原立时启动,但只可以作基础的照明,升降机也不能使用,封惠淇正想开口叫白鉴心自己先去,自己从后跟上,但上气不接下气的她跟本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虽然她未能说出口,但白鉴心明白她心中想什么,立即和她说:「我孭妳上去⋯⋯」,封惠淇喘着说:「十⋯⋯十多层⋯⋯」,白鉴心根本没有理会她说什么,直接把她弄到背上,冲开防火门,沿着梯直冲而上。

  后楼梯只有部分灯光照明,但梯间还是清楚可看,只是比平时稍为昏暗,背上封惠淇的她上楼梯虽然还游刃有余,但也不得不慢了下来。上了一两层后,再啪的一声,二人眼前再次漆黑一片,但半秒过后,只有梯间俗称猫头鹰灯的后备照明设备亮起,二人心中更是害怕,二口同声的说:「弊,有预谋⋯⋯」。

  白鉴心本来想加快脚步向上跑,封惠淇还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妳⋯⋯妳走⋯⋯走吧,现在⋯⋯现在后备电都停了,那房的门基于安全理由,不会锁上,推就开了,如果回复电力,房内的他们也会为你开门,不⋯⋯不用我的基因验证⋯⋯」,白鉴心正想说什么时封惠淇打断了她的话柄厉声的喝令说:「妳⋯⋯妳再犹豫,紫嫣红可能会死⋯⋯」,说完后她还是不断在喘息着。

  白鉴心眼见事态严重,一面向上跑一面喊着说:「封主任,妳要小心⋯⋯」,之后她拼命的向紫嫣红所在的顶层方向跑去。

  跑了廿多层楼梯到顶层,而每层也比一般住宅的楼高多近一倍,实际上她就是一口气跑了四十多层了,刚刚才复原不久的她,一时间也显得有点吃力,加上后楼梯内没有抽风系统,只有每层的一个开出了一线的气窗,热气迫人,更使她香汗淋漓,到顶层时还差点被近防火门前的一个大型透明胶袋所绊倒,心想那一间高科技公司的员工竟会如此乱丢垃圾。

  当她正想推开后楼梯的防火门时,隔着内含铁丝纲的耐火玻璃窗,看到走廊只有寥寥可数的几盏后备照明灯在亮起,射出来的光线形成几度散射型的光柱,而在地面上倒卧着几个工作人员,而其中一个还因为倒卧时,撞开了走廊边的一扇红色约半个人高的小门,身旁还有一部之前方平平她们推过类似的小车。

  她中知不妙,因为她知道光线穿过清澈的空气时,是难以形成光柱,除非是空气中掺有烟雾。

  接着她在定眼一看,淡淡的烟雾是从中央空调系统慢慢的渗出来,她心想如果不是她俩因为停电而在后楼梯上都,都会因为中央空调下了药而晕倒。

  从远远看去紫嫣红所在的房间,借着昏暗的光线见到一个黑影窜入,之后隐约声到几声呼叫,但距离远加上隔了厚重的防火门,还是听不真。

  现在的她如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她一推门出去,必定会受迷烟影响而晕到,如果不出去,紫嫣红就必死定,而且程天赐也不可能找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她突然想到刚才差点绊倒她的透明胶袋拿起出来,扬了扬上面的尘埃,秀眉倒竖地摇了摇头,用双手捏着袋口两侧拉开,在空中兜着风儿转了几圈,使透明胶袋内充满空气,之后她一口气的把刚才鄙视的垃圾袋,从上而下罩住头上,都不顾是否影响到她至爱的秀发,之后左手扭捏袋口,以缩细入空气的可能,之后把放在胸前压紧,形成一个临时的气囊。

  每一层的楼底虽然是高,但出入的防火木门的还是普通高度,刚才的透明胶袋未知之前是包什么东西,没有包装惯用的排气孔,单从尺寸来看,可以放一个大号高身家用电冰箱的胶袋,拉长比白鉴心还要高出一个多头。大家可以试想一想,现在的她造型好像是头戴着一条透明的长形的水母或是头插鱼鳔,笔直的竖着而行,外表十分滑稽可笑,但在昏暗的环境加上她一身白衣,反为更像传说中的谢必安-白无常,也使场景十分诡异。

第2章 白鉴心是白无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