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地主家的儿子

  不想在纠缠的壮汉,直接挥手,洒出漫天的飞虫。

  作为苗疆有名的控虫大师,察木汗的飞虫震慑边境。聚如乌云,散无踪影。被他盯上,再也无法从他的手中逃脱。

  无数的蚊虫从衣袍中飞出,瞬间就将眼前的天空都填塞满。无数嗡嗡声在山林中震动,鸟兽绝踪。

  似蚊非蚊,却口器尖锐。每一只虫子都有花生米大小,浑身绿油油,带有毒素。

  这是察木汗精心培养的莹蚊,属于半凶兽。用异兽的血液培养,产生变异,身硬如铁,疾飞如电。又是群生虫类,凶悍异常啊。

  被无数只类似蚊子的昆虫盯着,锋利的口器好似要蜇在自己身上。几个外国人浑身发毛。尤其金发女子脸色苍白,再也受不了无数虫子环绕,身边出现道道风卷,携带她快速向山林冲去。

  其他几人也呆不下去,如此的虫子,如何硬闯,自己众人被一只就搞的这么狼狈。纷纷追向逃走的女子。

  昆虫瞬间散开,飞向树林,成为察木汗的眼线,监测着整个山脉。他没有察觉到几人所说的异能逃犯,但无论是否真实,都不可能让他们进入边境。

  感应着几人逃出了树林,不再关注,静静体会昆虫在自然中飞舞的魅力。莫名的曲子再次响彻山林,清灵悠扬。

  ......

  王阳打开门,看着抱着被褥的师兄张玉林,道:“师兄,你干嘛?”

  张玉林一把挤开王阳,抱着被褥进入宿舍,直接将被褥放在王阳宿舍的空床上,才到:“我不是要留在道院吗!招待所不能住了,被分配到你的宿舍了”。

  “你不是还有两个舍友吗?人呢?”张玉林奇怪道。

  “耗子...郑成浩不是去神农架了吗!董云他估计在炼丹堂吧。”王阳解释道。

  这倒是忘了,张玉林点点头,继续铺床铺。

  “话说你朋友董云是真厉害,竟然学炼丹,在龙虎山上炼丹的弟子都很少。”张玉林佩服道。

  王阳很同意他的话,董云在炼丹堂有时候几天几夜不回来,要不是有净身符这一类的辅助符纸,估计炼丹堂都是一群散发馊味的汉子了。

  但是看着这个张师兄,王阳头疼,从师尊那里了解到,他是个怠惰的人,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会坐着。你觉得炼丹麻烦是因为懒得自己不想动手吧。

  “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去吃晚饭吧!”王阳看时间也不早了。

  “嗯,等我一下,换个衣服,不穿道袍了”

  王阳看着张玉林麻溜的换上一身休闲装,道:“你是不是不喜欢穿道袍啊?”。

  “那倒没有,只是在山上必须穿,在山下就很不方便了”张玉林道,“借你穿穿?”。

  王阳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出宿舍。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皮了,没想到这个便宜师兄比他还皮,那怎么能行?!!

  餐厅中,王阳看着张玉林点的这么多食物,面色发苦道:“你吃得完这么多吗,都堆成小山了。”

  这花的可都是我的钱啊,王阳仿佛看见钞票长了翅膀,不断飞走。

  真在享受饕餮盛宴的张玉林口齿不清,模模糊糊道:“你没听说过道家有法术‘吞金食铁’吗,来的再多我也吃得下”。

  王阳白着眼,你倒是去吃铁啊,不,还是去吃土吧,最实在。

  愤懑不平的他也开始吃起来,抢着张玉林的食物,大口嚼咽。

  “可以搭个桌吗?”好听的女声传来,让两人从食物中抬起头。

  王阳还未来得及说话,张玉林就一口吞下口中食物,语速清晰,慢调斯文的说:“美女,没问题。”

  看着前后两个模样的师兄,王阳怀疑师尊一定是将他的属性给讲错了,这种人是闷子?!我靠,二流子吧。

  看清来人面目,王阳也是惊讶了,这是一个不输林柔的女生。一身红色的卫衣,破洞牛仔中透出白嫩的大腿肌肤,整个人清纯活力,就像小学妹般清纯。这皮肤够白的,王阳心道。

  餐厅的桌子几乎已经满了,只有王阳这边两个人占了四人桌。道院人员活动时间还是比较准时的,饭点都出来吃饭了。小小是食堂几乎满员。

  别人吃饭一个宿舍一齐出动,只有王阳宿舍孤零零一人,现在加个便宜师兄。

  美女很健谈,活泼开朗,姣好的面容上挂着笑容。和陌生的两个人搭桌,也不羞涩。

  “美女你是新生吗?以前没见过你啊?”张玉林很积极的交流,想要美女的信息。

  王阳简直无力吐槽,师兄你来了才几天...不过这个女子确实从未见过,修士记忆力惊人,如果见过面肯定会有映像,尤其是道院这种会天天出来活动的地方。

  “嘻嘻,我来了一个月了,道院才刚熟悉呢。没想到华夏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美女吃着东西都慢嚼细咽,赏心悦目。

  “贫道张玉林,这是我师弟王阳,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们是师兄弟?道院还有这种称呼吗?”

  “啊!你们是道士?”

  美女后知后觉,才发现张玉林用的是道士的自称。

  我靠,王阳坐不住了,我加入龙虎山,可没有出家啊...

  “不是,我不是道士,我这位师兄才是名副其实的道士”王阳赶紧解释,可不能在美女面前留下奇怪的印象。

  张玉林郁闷了,道士怎么了,道士就不能撩妹了?

  “我是正一教的道士,是没有那么多禁忌的,可以嫁娶,荤素不忌口,”张玉林解释道,“就算是香客都可以自称道士,在家修行,只不过不入道门名录罢了,有禁忌的是全真教徒,不可嫁娶,为出家人。”

  王阳也附和,他可没指望出家,一家人等着他找媳妇养家呢。话说该到寄钱回去的时间了,钱包内近百万大洋等着动用呢。

  美女也惊讶了,道:“你们是龙虎山的弟子?!哇塞”,她是真没想到,两人身份还不一般。

  这时美女手机响了,她歉意的看着两人,接了电话。王阳他们安静的吃着食物,尽量不发出噪音。

  “我先走了,我朋友在找我...”美女收起手机,就要端着餐盘走了,“对了,我叫顾佳,很高兴认识你们”

  “拜拜啦!”

  红色的身影逐渐远去,张玉林的气势瞬间垮掉了:“真是个清纯的美眉啊”。

  “你们龙虎山就没有女弟子吗?”王阳好笑,顾佳是很漂亮,但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切,你懂什么,山上的都是一些修炼狂人,那懂得生活的美好”

  王阳心道你这是被打的少了,龙虎山那么好的修行场所,你都用来干嘛了。看着摸着小肚子,嘴中还叼着牙签的张玉林,王阳觉得他体内被压抑二十几年的少爷之魂已经觉醒了。

  地主家的傻儿子脱离严父的管教终于暴露本性了。

  两人慢悠悠的走在路上,消消食,夕阳在绽放最后的光辉,照亮了西边的云彩,晚霞如火,璀璨多姿。傍晚气温还有余热,不过道院处在山林中,温度倒是不高。

  忽然天上阵阵金光闪烁,王阳感到剧烈的风声从头顶传来。抬头一看,巨大的狮鹫兽映照着夕阳,向着他们飞来。金光完全是狮鹫兽双翅反射的光芒。

  “真威武”王阳感慨,却瞬间觉得不对,那只狮鹫兽在空中一个盘旋,竟让直接向着王阳撞了过来。

  “卧槽...”张玉林一声大叫,跳了出去。剧烈的风压袭向两人,几根淡金色的羽毛狂卷着打在他们脸上。

  狮鹫兽在临近时一个转身落地,落在王阳附近,鸟首静静盯着王阳,金灿灿的瞳孔透露出丝丝危险的气息。四肢抓地,鸣叫两声,瞬间展开双翅,扫向王阳。

  风声呼啸,羽毛乱飞,王阳直接被掀了个跟头,站立不稳,塞了满嘴羽毛。

  “唳...唳...”得意又张扬的长鸣,一甩脑袋,冲天而起,带起无数灰尘。

  “呸...”王阳吐出满嘴的鸟毛,却又吸了一大口灰尘,不住在那吐唾沫,“这个鸟东西绝对是故意的,他妈的还记仇了...卧槽!”

  “哈哈,王阳你让一只鸟给欺负了,哈哈哈哈”张玉林在肆意嘲笑。

第33章地主家的儿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