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全·破酒馆寻半通灵人(下)

  “他全家的,是谁偷袭——”巨汉伸出食指指向众人,突然发现短了一截——食指被切断了!平整的切口淌着血,剑法竟然快到感觉不到疼痛。他半截手指转向面前娇小的少女,不由得瑟瑟发抖。

  “起来吧,不用跪着道歉,我原谅你的张狂无理。”少女哼的一声,将短剑收回到了腰间,并对那个娇瘦的身影吩咐道,“扶你的大笨熊朋友回去吧,别耽误我办正事。”

  “你是要找阿勒吗?”声音清亮而爽朗。

  她瞪大眼睛朝黑影望去,两人差不多高,但对方身影妙曼,更具姿色,她噎着口水说道:“你是男的!”

  黑影点头。

  “那你知道阿勒......斯......古......在哪么?”她收住诧异,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了一双透澈的蓝眼睛——不像东方人。她想起醉汉之前搂着他,脸蛋一阵灼热。

  “阿勒斯古。”他流利的说道,标准的西语。

  “看来你认识了。”少女喜道。

  “我就是。”对方向前一步,光线正好照在头上——一头棕色的波浪卷发。

  月眉鹰鼻薄唇精灵耳,真是张精致的脸。少女暗自惊叹。“那别耽误时间了,跟我走吧。”她牵起对方手,往门外拉。

  “去哪里?我都不认识你。”对方忸怩。

  “我叫礼怡,边走边说。”少女见状,将三个金币塞到他怀中——一阵平坦,她再次意识到他是个男子。但又想起之前醉汉和他亲昵。她手悬在半空,不知所措。

  “那走吧,礼怡——”对方接过金币,眉开眼笑。

  “这可是我的人,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带走吗?”那跪倒的巨汉抬起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真是一头固执的大蛮熊。少女手又握剑。

  “难道你也有玩混血儿的癖好吗?”对方邪魅一笑,挑起眉毛朝周围酒客看去,试图再次引起哄笑。众人似乎忌惮少女的鬼魅功夫,不敢随便附和。

  礼怡正值芳龄,春心始动,对于淫词秽语极为敏感。她通红的脸上羞怒参半,不由的拔剑一指。“少胡说八道!”寒冷的剑光使她突然冷静。这样不妥——她连忙还剑入鞘,藏于衣下。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怪家伙,不知道这里不准带武器么?”他亮出半截断指,却更显突兀。

  “我......”

  “你有持剑令吗?”

  “持剑令?”她对这个词语感到陌生。

  “你不知道漠日禁剑么?连持剑令都没有,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动剑?”他不断的摇晃的淌血的手指,像抓住了一个强有力的噱头。

  “对......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漠日公然亮剑。”

  “这里可是雇佣兵酒馆,也太不把我们放眼里了吧。”

  “你以为你们是执法者吗?”

  ......

  断指起到了效果,一旦利要达成统一,众人很快凝结成一团。

  礼怡不想再作纠纷,抓住阿勒的手腕往外走,离去的路却已经被人墙堵住了。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娼妓、强盗、马贼、走私商......通灵人、异人、血限人?”巨汉依依不饶,“没有持剑令就在这里动刀,这里可是漠日,我告诉你。”

  “他全家的,你全家的!这可是对我们佣兵的耻辱!”人群中发出几声愤亢。

  “雇佣兵的耻辱”恰到好处的点燃了老佣兵压抑的情绪,“膨胀的荣誉感”充斥着整个酒馆。

  酒馆依旧是人声鼎沸,拥挤不堪。指责与斥问此起彼伏;狐臭和口臭各成一派;黑暗与光明谁作主导,并不重要。

  他们指着礼怡的鼻子迫切的寻找一个答案——你为什么要在这里亮剑?

  礼怡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她尖声大叫,扬动着手里的剑。

  众人见状,以为她又要动手。虽然她功夫了得,但也不过是一个弱质少女。于是毫不畏惧,纷纷举起拳头。

  礼怡突然双手一撒,将剑一弃,瘫坐到地上。像被大人欺负,受尽了委屈的小孩,嚎头大哭起来。

  这突然的反差,反倒让人束手无策。

  一束强光灌了进来,黑暗无所遁形。门再次被打开。白发老者从门口缓缓走进来,步伐矫健有力,木质地板嘎吱作响。

  他走到女孩面前,摇头笑了笑,摸着着女孩头安抚道:“叫你‘一马当先’,又哭鼻子了吧。”

  女孩擦干眼泪,尚未停止呜咽,便欲提气反驳。两股气撞在一起,连连打嗝。

  众人对这个突如起来的老翁感到莫名其妙,也对他闯门而入的莽径感到不满,于是紧握的拳头又注入了新的力量。但见他虽然穿着一身宽松的青衣,但胸膛部膨胀的肌肉隐隐若现。满头苍苍白发,却又不怒自威。

  于是谁也不愿先动手,气氛就此凝固了。

  老者抬头望向他们,脸上仍挂着笑。他目光一凝,抬脚一记猛跺,整个酒馆摇摇晃晃。加上突如其来的狂风造作,房梁散落尘埃抖擞。地上的短剑倏地弹起,他顺势凌空拔剑,骤响蜂鸣,乍泄锋芒。

  他平剑而举,像端着令牌般朝前一亮。剑身上一个金灿灿的“漫”字,笔致遒劲。

  “漫——漫剑?”众人不约而同的一声诧异,朝后退去半步。

  “对,我们是漫剑的执法者。”老者点头道。

  “你们是来抓我的吗?”那个叫阿勒的混血儿惊慌道,“我......我犯了什么罪?我......我和他可是正当关系。”他哆哆嗦嗦地指向断指的巨汉。

  “你就是阿勒斯古?”老者定睛打量着他。

  “对......我是......”

  “你有一半西方血统......准确说,西极无遇的血统吧?”

  “是的......”

  “再具体一点,你那一半西遇血统是通灵血统吧。”

  阿勒点头。

  “我们有任务执行,需要你的配合。”他再一次亮出剑身的“漫”字,如同一个权威的象征。

  “啊?”阿勒对这种仪式般的强调感到不适,“什......什么任务?”

  “探索夜行林。”老人缓缓说道。

  夜行林?酒馆里响起窸窸窣窣的惊慌与讨论。

  “不——不去——那死人的鬼地方。”阿勒瞪大眼睛不住摇头,身子往后退缩。

  “你还是有一半东远的血统,我们会按漠日的雇佣标准,给上你十倍的报酬。”老者伸出三个手指,补充说明,“三十个金币。你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

  “哇!三十个金币——”开始有人垂涎。

  阿勒脸上泛现犹豫,仅一瞬间,他作出拒绝:“别找我,别找我,漠日多的是混血儿,纯种的西方人也不少,更不缺亡命之徒。”他转身撒腿就跑。

  老者伸出大手,像拎兔子一般,将他提到自己面前。

  于是,活了二十一年,有着一半通灵血统,常年混迹于雇佣酒馆的阿勒斯古,听到了他人生中第一句标准的时兴语。

  “这是你义务!”抑扬顿挫,字正腔圆。

第1章 全·破酒馆寻半通灵人(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