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勒·瘦决然激战怪壮汉

  “刚才是谁嘲笑俺笨,俺最恨别人笑俺笨了。是你么?”他的大脑袋凑到阿勒面前,张大嘴巴。

  一股浓烈的烤肉味扑鼻而来,酸中带臊,显然他们刚吃过幻鸦。

  酸臊的气味让阿勒反胃不适,他撇低头,发现壮个子胸口致命的刀伤竟已愈合,再朝腹部,大腿两处瞧去,也已结凝成痂。

  阿勒惊讶的直晃脑袋。

  “不是你吗?”他举起巨掌,“真不是你吗?骗我可要吃大嘴吧哟。”

  夜已入深,寒风卷过。阿勒又冷又惊,浑身颤栗,两排牙齿震得咯咯作响。他虽年轻,却抱团做过不少护送、押运、走私的任务。周游东远,也算见多识广。那些催烟吐火、割腕吞剑,终究不过江湖艺人的糊弄把戏。而“伤口自愈”,“死而复生”,却是从未见过。据他所知,只有妄人才有异于常人的体质。

  那巴掌招呼了过来,却停住了,壮个子收手佯装擤鼻涕,满面通红道:“原来是个女子,俺不打女子!”

  看来他误会了。阿勒将错就错,撇过脸不吱声。

  “喂,大个子,你不是死了吗?”决然在一旁叫嚣。

  “咦——你说我死了?是指......咳咳......”壮个子又作咳嗽,又作吐血状,颤抖抽搐,像先前那样扑倒在地。“哈哈,我演的不错吧。”他仰头大笑道。

  “演?”决然一时无言以对。

  “不这样的话,俺怎么绕过那一群家伙。”大个子悻悻道,“不饶过他们,又怎么找出骂俺的人!”

  “没人骂你,你听错了。”决然怔怔道。

  “别糊弄俺,俺都听到了。”他捏起自己的耳朵。

  “你耳朵真大。”决然斜眼撇向阿勒,眼珠转了一圈。

  阿勒眨眼回应,伺机而动。

  决然转过头继续对壮个子说:“我娘说,耳朵大......耳朵大有福!”

  “是吗?哈哈,你娘真有眼见,哈哈......我也这么觉得。”他边笑边抚摸扇耳。

  决然再次对阿勒使眼色,然后前凑过去,插到两人中间。他张开胳膊,夸张的指自己双耳说:“我这耳朵就没有你的大,福气自然不如你多......”身影恰好挡住阿勒。阿勒蹑手蹑足朝后退去。

  “她要是溜跑了,俺就当是你骂人的元凶哟。”壮个子哼声道。两只扇耳一动,依然察觉。

  阿勒又偷偷撤了两步。

  壮个子伸出铁锤般的拳头,捏得嘎吱作响。

  阿勒伫足,不再妄动。

  “你这人真是胡搅蛮缠。”决然不耐烦的说道,“他们那么多人都踩了你,你为何不踩回去,偏和我们计较。”

  “你当俺傻吗?他们那么多人,俺怎么打得过,还是交给大哥应付好了。”

  “你还真是个‘好弟弟’。”决然语调带着讽刺。

  阿勒朝另一边望去,凌寒正与守望者们酣斗,已从场心斗到北侧阴处。

  “那这样吧,你也骂我傻子,咱们扯平了。”决然提议。

  “你真当俺傻呀!你不傻,俺骂你傻有什么用?但是俺是真......”他似觉逻辑不妥,抡起铁拳,咧嘴大呼,“少啰嗦,亮剑吧!”

  “好像是你自己一个劲在啰嗦吧。”决然拔出双剑,一左一右,一青一紫,一玄一幻。黑暗中熠耀生辉,璀璨夺目。

  “青玄铁紫幻铁?”壮个子点头称叹。“好剑!好剑!”

  “你快走,别管我。”决然对阿勒。

  “来自夜行林的统治者——拂晓。”对方架拳喏道。

  “什么?”决然愣住了。

  “你们东远人打架不是要先报名号么?什么东南西北、天地日月、邪魔神仙的......”他又重新架拳,“拂晓——就是俺们的‘名号’。”

  “什么乱七八糟的......”决然双剑互击,紫青耀动,清脆悦耳。

  大个子跟着节奏点脑袋,像被声乐吸引的大猩猩。

  决然厉声道:“你还愣着干啊?”

  阿勒知道这话一语双关,示意自己先行撤退。可战斗一触即发,纵使宝剑在身,瘦弱的决然也绝不是这头怪物的对手。

  自己好歹也是雇佣兵,竟然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嫩头少年保护,简直是耻辱。

  况且这一落跑,三十个金币也没了着落。

  自尊和贪婪同时作祟,硬生生拽住了阿勒双脚。

  “看招——熊拳。”壮个子一记直拳挥出,缓慢而笨重。

  决然侧身轻松躲过,铁拳落在古槐树干上,咔嚓一声,参天大树摇摇欲坠,叶如雨下。

  决然斜剑反刺,青光幻动。

  “虎拳”壮个子全然不顾,自顾自的又一记直拳朝决然脸上使。却误打误撞,笨重的身体和粗壮的胳膊撞开了决然的攻势。他又是一通“豹拳”“狗拳”胡乱招呼,自顾自的出招,毫无章法可言,下盘腰腹破绽百出,全然不顾。

  他嘴里碎碎念,令人顿生纷扰。巨大体型和密如雨点的出拳,恰好弥补了防守的不足。决然每一次反击,或短一寸,或偏半分。

  阿勒彻底惊呆了,并不是壮大个笨拙的化解了决然的剑招。而是弱不禁风的决然,竟然和这头能与三剑之一为伍的怪物不分上下。

  两人拳来剑往,越斗越快,斗至酣处,犹如无人境地。

  那大槐树硬吃几记铁拳,竟也不支,摇摇晃晃的朝二人坠落。两人不退不避,一个支拳击挡,一个武剑拦断,协力将这扫兴致大树排出剔除。嗖嗖嗖——青光紫光栉比鳞次,树干被切成数段,每段都是三尺二,不差毫分,与双剑长度完美契合。树干纷纷落下,决然左纵右跃,借力而起,飞至半空。被踩落的树干竟突然碎裂成粉末。原来这大树吃了铁拳,经络早已被拳劲震碎,只稍遇力,便四分五裂。

  碎屑随风飘扬,遮云挡月。蓦地里闪出两道凌光,纵横交叉,正是一记十字斩。

  那十字斩已落到对方顶门,避之不及。壮个子无处可退,只好举手护头,口中胡念“双头蛇拳”,交臂顶挡,硬抗了这道十字斩。

  决然甩动双剑,淅沥沥甩出两道血痕。只见壮个子两条手臂各是一条伤口,从手腕到手肘,三尺二寸,笔直深刻,肉绽骨露。

  那壮个子却不吃疼,甩掉鲜血又直递一拳。拳速虽缓,却力道未减。他嘴里嚼着碎语,含糊不清。

  决然并不慌,端起右手青玄宝剑,剑锋直指。

  壮个子咿咿呀呀的叫唤,突然停了下来。

  决然见状,并不取巧直攻。他也停了下来,剑尖指着对方鲜红的拳头,打趣道:“怎么不出招了?狗熊老虎,鸡鸭猫狗......都念完啦?”

  “不打了,没劲,哼——”壮个子双臂交抱,撇头噘嘴。俨然一副小孩脾气。

  突然间,“啊”的一声惨叫,一团黑影从两人中间飞过。黑影撞到最后方一棵枝叶繁茂的槐树上,繁叶飘落。

  “雷学长!”决然朝树下的守望者探去。

  阿勒应势,朝那一方战场看去。

  守望者们已将凌寒团团围住,密不透风。他们分里外三层,各有章法。执短剑盾牌的倚身在前,执长枪长剑的紧贴其后,执弓者包覆在外。

  像是一道严密的阵法。三环围着凌寒正逆交错环转,令人眼花缭乱。然而乱中有序,旋转中还不时从夹缝中生出攻势,或上砍下刺,或斜劈倒钩,万般变化。

  阿勒思忖,若自己被围困在这剑阵中,恐怕早已被捅成了蜂窝、剁成了肉酱。

  而凌寒却临危不乱,步伐灵动,黑影在剑阵中戏游。或举手抬足,或低头收腹,或飞跃,或翻腾,或跳,或蹲。万般化解中,还能揪住几人破绽,一脚将其踢飞。

  三剑果然是三剑。阿勒暗自佩服,不禁朝另一位“三剑”望去。

  曼觉浅仗剑在旁,驻足观斗,抚须捻眉,却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阿勒初时不解,再一细看,恍然大悟。原来那几人虽不济倒下,但旁人迅速补上,阵圈缩小,阵型却未变。这剑阵左右兜转,已将曼觉浅从场心兜到了沼泽边缘。这才是此阵的真正用意。

  阿勒不禁啧啧称奇。

  凌寒已经退无可退,右脚已经凌空悬在沼泽口,左脚在泥地上已然不支。左摇右晃,几欲跌倒。

  众人互使眼色,乘势逼进。

  阿勒激动的直喘气,不敢眨眼,生怕自己错过了传奇般的三剑之一的陨落时刻。同样激动难耐的是,这佣金的金币是跑不掉了。

  金币还未掷地有声。

  撕心裂肺的呼救凭空传来,震耳欲聋的狗吠不知从何处传来。

  

第5章 勒·瘦决然激战怪壮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