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侠·哨子港审讯三妄人(下)

  “我们是真遇难还是假渔民,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来到风息岛,横竖也是一死。”中年妄人歪着脖子,面如死灰。

  “既知必死无疑,便不愿多费口舌,对吗?”凌尚指着他们问道。

  三人面面相觑,算是默认了。

  “四年前,你们暗夜女王死后,两岛之间就定下规矩,凡踏上对方岛屿着,格杀勿论,对吗?”他走到最右边哑巴妄人面前。哑巴点头。凌尚接着道,“我本可以一把火就烧了你们。对于你们这群出卖灵魂的妄人,审问不过是形式,你们根本不配谈什么仁义道德,是吗?”

  他在中间妄人面前伫足,对方慌乱地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瑟瑟发抖。

  “在你们这些妄人的眼里,我凌某就是个狂徒暴君。我并不在乎垃圾的看法,不过,我今天却要破一回例。”他回到中年妄人面前。

  “破例?”对方一脸疑惑。

  “如果你们交代遇难原委,我将以东远的方式公平对待你们。”

  “什么方式?”

  “生死决斗。”

  “我若在决斗中把你们杀了,你们也会放我们走?”

  “没错。”

  “那好,我将经过告诉你们。岛主可不要食言。”

  凌风甩出横竖两道巧劲鞭法,将捆绑中年妄的结绳劈开。

  “好鞭法!”他拱手赞道。回头望向大海,缓缓说道:“一个月前,我和十来名兄弟乘船前往流沙海域‘捞虾捕食’。不幸遇到了一股强劲风浪,我们在暴风雨中迷失了方向。

  十多天后,风雨骤停,当时正逢深夜。外面既没有风,没有浪,海面像一窝死水。月亮跟巨石一样挂在头顶,好像随时要砸下来。那种窒息的压抑感,让我呕吐不止。三名船员当场就疯了。

  在大副的提醒下,我看了海面上几处飘着的幽幽蓝火,我当时就绝望了。”

  “幽幽蓝火?你们到了尸守海域?”忽烈愕然道。

  妄人眼闭点头。

  “你们到了尸守海域还能活着出去?”凌风狐疑道。

  “那又如何,还不又到了另一个绝望之地。”中年妄人踩着风息岛的土地,继续道,“我们守到天亮,那些冥火还未散去。隐隐望去,冥火后停泊着一艘大船。

  那船黑木所造,船头大,船身长,像一头饿死的巨鲸。它上面未挂标示旗,未漆船名。既不像渔船,也不像商船,好像刻意如此。

  我们游上船,看到甲板上铺着一张巨大的黑帆,黑帆中间,刺绣着一团蓝色火焰标志!我们掀开黑帆,甲板上整齐的摆放着十具尸体。他们手脚相接,拼成一个奇怪的图案,像诡异的结界。”他擦掉额头豆子大的汗柱,吞了口压惊的口水。

  “尸守海盗?”凌风眉头紧锁。“你可别瞎说,尸守海盗早已绝迹了!”

  “我们将他们上衣剪开,他们右胸都无一例外的纹着蓝色的魂火图腾。大副更谨慎,刺钳刺向其中一具尸体的心脏......然后......然后那个尸体就跳了起来。”

  “什么!”

  “是的。他眼中闪着蓝光,发疯似的见人就杀......他力大无穷,大副竟被他活生生撕成两片......后来......后来就只剩我们三人逃回渔船......一个尸守海盗就杀光了他们,这其中还有三名是中将。简直就是个怪物!”

  “你们这披着虫甲的妄人竟然称他人作怪物,也是够嘲讽的。”凌风哼道。

  妄人不答,捡起地上的面具,拍落碎沙,继续说道:“我们三人在船上困了不知多少天,才等来一场救命的暴风雨,将我们从尸守海域卷走。我们被暴风雨折腾的精疲力竭,昏迷了过去,醒来时便在这‘刀疤脸’的地牢里了。”

  “你们从地狱里走了一遭,忽烈的鞭刑对你们来说,也不过像挠痒,对吧。”凌风扬着手中长鞭。

  “我现在说实话,可不是被你的鞭子唬住了。”

  “真伪也不是凭你一张嘴就能定的。”立风背过身,喃喃道,“你讲的故事确实惊心动魄,连绝迹的尸守海盗都搬出来了。”

  “故事?我可以向潮汐之神起誓,每一句都是真的。”妄人信誓旦旦,一股海浪拍了过来。

  “你们的神灵,我从来不信。不过我说过的话会兑现的,进行决斗吧。”

  “岛主,这些妄人烧了便好,别脏了你的剑。”忽烈劝说道。

  “我自有分寸。”凌风有对妄人说道:“选一个作为你对手吧。”

  “什么?”妄人瞅着众人。

  凌风指了指凌尚、凌侠以及自己。

  凌侠想起父亲的那句“实战是最好的练习”,原来他是在给我们锻炼的机会。凌侠紧握住白玄铁剑。

  “那我就选您吧。”中年男子带上了面具,直指凌风。

  什么!凌侠对他的选择表示惊讶,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你这番勇气倒是让我感到敬佩。”父亲露出了笑容,点头拍掌道,“说出你的身份吧,我不杀无名之辈。”

  “暗影岛影部上将——绝影。”他学着拱手抱拳,一团海浪卷到他脚下。

  “影部上将?原来是四将之一,难怪已进化到蜕甲的阶段。”

  “父亲,已涨潮了。”凌侠提醒道。每逢潮汐,妄人的战斗力便会提升,更何况对方是暗影女王麾下的四将之一。

  父亲左右移步,画地为阵,架出拳姿。

  “凌岛主未免太瞧不起人了。”绝影摇头道。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凌尚扬着拳头。

  “这里有谁不知道您就是三剑之一——如火如风任婆娑的婆娑剑主。”绝影脸一沉,亮出结甲的双爪,“请您亮剑吧。我想来一场公平的对决。”

  “笨蛋,你选我爹,就已经不公平了。”凌尚突然擦嘴说道。

  父亲瞪了哥哥一眼,但哥哥说的并非没有道理。

  “既然你想尝试公平的滋味,那我就赐予你死的光荣。”凌风手收拳而立,朝后传话,“巴斗巴来,将婆娑剑递来。”

  “是!”巴斗巴来早已在旁等候,两人一前一后,扛着一柄古铜大剑,犹如千斤之重。锈迹斑斑的大剑呈现出暗淡的猩红色,剑身纵横交错的刀瘢如同父亲脸上的皱纹。

  凌风单手结过婆娑剑,横臂一挥,湿热的海风卷了起来。

第8章 侠·哨子港审讯三妄人(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