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侠·血限剑勇战妄人甲

  天边只剩最后一丝残阳。海潮越涌越急,潮头越卷越高。狂潮拍石,群鸟惊飞。

  绝影十指伸出尖锐长甲,像虎爪虾的巨钳,锋利突兀。他披着一身暗黑的虫甲,藏匿于夜幕中,若隐若现;他踏着海浪声,绕着凌风展开步伐矫健,化成一道绝影,消失在黑暗里。

  凌风按剑不动,已被绝影团团围住。

  凌侠眉心生汗,暗暗着急。天色已暗,父亲的眼睛尚已昏花,况且多年未动真剑了,这一战恐怕不简单。哥哥在一旁告慰,父亲关凭经验就能取胜,担心是多余的。

  凌风闭着眼,侧耳倾听,似乎在听风辨位。他紧握剑柄,难道想靠一击制胜。

  绝影并不急于出招,连试探的小动作也没有。依旧窜动身影,不知疲倦。

  “这家伙,鬼得很。”巴斗在旁说。

  “他在消磨岛主的耐心,双方胶着,谁先出手谁就输了。”巴来分析道。

  “妄人都是些狡猾的唾物。”忽烈鄙夷道。

  绝影越晃越快,虚虚实实的影子难以分辨。凌风左脚微微侧挪,作拔刀状。

  糟了,父亲有些不耐心了。凌尚捏了把汗。

  一团巨浪卷了过来,击在光溜溜的礁石上,十里海岸同时金钟齐鸣。

  凌风拔剑了。他将动作藏在巨浪下,将剑声掩在鸣声中。父亲是经历了多少战斗,才能将这点战斗细节都运用到。

  凌风剑举到一半,那数道虚影合而为一。绝影探出双爪,刺向凌风左肋。

  婆娑剑巨重无比,凌风拔刀势急,一时难以收招。凌风大喝一声,顺势斜挥,格挡住爪击,又借力反挑,呼出一道剑风。

  剑风凛冽,飞沙走石。绝影连忙收爪,侧身七个旋转八个翻腾,唯恐避之不及。剑风呼呼的朝后方礁石飞去,啪的一声惊雷,礁石裂成了两半。

  凌侠并不赞叹,反而怔忡不安。婆娑剑威力无穷,却也巨重难控。每次出招,即是敌人的威胁,也是自己的破绽。

  凌风这记剑风被妄人躲过,那么留下的破绽该如何化解?

  绝影虽然已经避得老远,但身法轻盈,又瞬间跃了过来。他张爪比翼,飞身消失在夜幕里,又出现在凌风身后。两只黑爪探到了凌风的琵琶骨。这是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躲过的盲点。

  “危险。”凌尚惊呼,无奈对方速度太快,声音才到喉咙,黑爪已刺进了骨头。

  双爪又递进半寸,便止住了。绝影准备抽爪,却也不行。原来凌风正在吐纳气息,紧绷着肌肉将两道黑爪牢牢卡住。

  父亲是故意卖的破绽。凌侠缓了口气。

  绝影如蜘蛛网上的苍蝇,无法动弹。凌风反手一劈,甩出一道猩红色的弧光夹着呼啸的劲风。

  剑风透过绝影的身子,迎向后方海浪。汹涌的海浪也被剑风劈成了两片。

  他甩掉刀上的绿血,走到第二个妄人面前说道:“到你选了。”

  对方瞪大眼睛,神情恍惚。

  “腿别哆嗦了,到你出场了。”忽烈一鞭子抽了过去。

  对方惨叫一声,回过神来,一面摇头一面回避凌风的眼睛。

  “我......我......”对方看向凌侠。凌侠拍掉斗士战甲上的海沙,准备应战。对方又撇过脑袋,看向一旁的凌尚。哥哥这时候仍穿着布衣,蓬头垢面。对方停止了搜索,锁定了凌尚。

  糟了——这个妄人虽然怯弱,但从虫甲强韧分辨,他的战斗力至少达到了精英级别。哥哥和他交手,无异于送死。第三个才是最普通的士兵级别。

  “你是要选这个小子做你对手吗?”凌风凛然说道。

  对方视线在凌侠和凌尚见交递,似乎在作比较。。

  “你再不作决定,老夫就破例再和你斗一场。”

  “就他,就他!”他抬起下巴指向凌尚。

  真是个趋炎附势的家伙。凌侠心生一计。

  “哥哥,你运气真好,可以早点结束战斗了。”凌侠故作羡慕道,夸张的扬着手中宝剑。凌尚一脸茫然的望了过来。凌侠对他挤弄眼色。“我的白玄铁剑,哥哥拿去使吧,这样可以让对方快点结束痛苦。”

  “哦——”凌尚会意,搭起双簧,“弟弟呀,剑还是留着你自己保身吧,对付这种小角色,哥哥的拳头足矣。”

  “等等......等等,我改变主意了,我和这个弟弟决斗。”那妄人改口道。

  凌侠会心一笑,哥哥暂时安全了。

  但自己也开始紧张,偷偷抹去手心的汗。他并未和妄人有过真正的交手,他最危险的战斗,也不过是猎杀风息林里面的豺狼虎豹。

  凌侠没给对方准备的机会,先发制人,举剑先攻了过去。

  他佯装直刺,实则虚晃。一记滑步、接侧砍,转斜劈。这一套招式他每日练习不下千次,熟稔于心。

  凌侠一记斜劈刺到对方心口,然而却无法刺入心脏。剑从他虫甲上滑溜过去。

  什么!凌侠错愕,身子一斜,险些摔倒。这虫甲坚硬光滑,像抹了油一般。

  好险。刚才对方明明可以了结自己。凌侠回头望去,妄人一脸惶恐的望着父亲。原来他是在忌惮,我是在学父亲故意卖破绽。

  凌侠调整战姿,与对方保持一个剑刺的身位,采用迂回牵制的斗法。佐伯曾教导他,练习的时候把木桩当作敌人,战斗时候把敌人当作木桩。

  他深呼一口气,伸剑疾刺。对方侧身闪过,他吸气收剑。一吐一纳,转刺对方喉咙。待对方歪脖的一瞬间,第三刺已经递到了对方腰间。

  结束了,这一击,就算是铁甲也会被刺穿——凌侠扬起了嘴角。

  什么——连鲨鱼都能轻易刺穿的白玄铁剑,竟再一次在妄人虫甲上打滑。凌侠顺势朝前倾倒,栽了个跟头。

  “哈哈,我还未动手,你就倒下了。”妄人轻浮地嘲笑起来。

  凌侠狼狈的支起身。父亲正一冷峻。他吐掉嘴里的沙子,体内涌起一团怒火。

  他一剑划开自己掌心,将炽热的血滴在铁剑上。宝剑受到热血的加持,隐隐泛红,微微发热。

  “血限之力!”对方闭上嘴,扭身便朝海里疾奔。

  迟了——凌侠将剑抛射出去,一道鲜红的锋芒,刺穿对方胸膛。

  “凌二少,你竟然已经掌握了血限的力量。”巴斗将剑寻来,血迹已散,光热尚存。

  凌风投来赞许的目光,立刻又转回平日的严肃,说:“这不过是最初级的血限之力。”

  “凌大少,你到哪一级了。”巴斗好奇的问凌尚。

  “很厉害,小心吓死你。”凌尚做了个鬼脸。

  “若不是对方胆怯,你恐怕早已死了。”凌风对凌侠严厉道,“你以后还得勤加练习。”

  凌侠羞愧的低下头。

  凌风解开最后一个哑巴妄人的绳子:“看来,你已经没得选了。”

  那妄人点了点头。凌风转身对凌尚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过来!还想开溜吗?”

  凌尚灰着脸不作声。

  “凌大少,让我见见你剑法臻至何等境界了。”凌风嘲弄道,“这可是生死决斗,不容懈怠。”

  “爹......我......”凌尚低头嗫嚅。

  “我什么我,快拔剑!”

  “我......我没带剑。”

  “混账!我说过多少次,剑如性命,不可离身!”

  “爹,我也说过无数次,我不爱练剑......”

  “你要临阵脱逃吗?”

  “今天是出来打猎的,背着把剑不嫌碍事吗?”

  “你这混账!”凌风一掌掴到凌尚脸上,印出鲜红的五道指印。

  “没有道理就要动手吗?”凌尚捂着脸昂着头,委屈道。

  “好,我也不逼你。”凌风收回掌,连作三口深呼吸,“你不是说‘物尽其用,人尽其人’吗?”

  凌尚点头,鼻血流了出来。

  凌风拔出凌侠的入鞘的宝剑,递到凌尚面前,说:“那这剑,对你来说,是没用的吧。”

  凌尚捂着鼻子略点下巴。

  “很好,那就物尽其用吧。”他将宝剑伸到哑巴面前,郑重道:“拿着剑,去和这位‘人尽其才’决一高下吧。”

  “老爷——”“岛主——”“爹——”众人连忙劝阻。凌风并不听劝,将剑塞到哑巴妄人手中。

  “爹,你为何如此固执?”凌尚仰着头,慢慢走近。

  “我固执?到底是谁固执?你看你自己,如何‘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有什么错吗?”

  “这个时代,没有对错,只有需要和不需要。”

  “杀戮是必须的吗?”

  “杀戮是可以解决纷争。”

  “是吗?”凌尚也走到哑巴妄人面前,咫尺相对。

  “难道不比你一张光说不练的烂嘴有用?”凌尚责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如用我的性命来验证一下吧。”他突然张开双臂,紧紧的拥抱了面前的妄人。

  

第9章 侠·血限剑勇战妄人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