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尚·无独有偶误食仙丹

  凌尚离开了演武堂,在风息堡外走一圈。月色正美,斑雀叫得正欢,便倒在一株大槐树下歇息起来。

  他见四下无人,从怀里掏出个小布裹,借着月光,看着那一粒指头大小圆滚滚的黑色药丸。

  这药丸正是那“天地双绝”若然两兄弟讨论的“仙丹神药”。凌尚好奇这药神在哪里,便趁父亲过来调理之际,从桌上药瓶中摸了一粒。

  “我是个小毛贼,自罚一掌。”他轻轻掴了自己一耳光。又好奇地揣摩“仙丹”。

  他把药凑到鼻根闻了闻,浓浓的肉糜味。奇了怪了,这神仙药怎无半年药香,他伸舌头舔了一圈,竟是香肉的味道。

  既然是“仙丹神药”,自有它的道理。他产生了一个大胆想法,在想法变成犹豫之前,他果断付诸行动,将药丸放进了嘴里。

  凌尚闭着眼细细的咀嚼,味道真不错,像是婶婆做的四季肉香丸子。

  他脑海响起两兄弟的对话——“平时至少要练一年,喂了这药,真只要三天?”

  继而又想到《天剑奇侠传》、《天山刀剑记》、《斗魂东远志》等小书里的奇异故事:但凡主角偶结奇缘,服下奇药,便能功力大增,练成举世无双的绝学。

  凌尚思忖,这颗药丸会不会让自己开了窍,练得奇世神功,从此披荆斩棘,如书中说述“英雄一剑走天涯”呢?他越想越乐,越觉这药丸味道滋美。他晃悠悠的倒在草地上异想天开,梦入到幻想世界。

  几声犬吠将他吵醒,凌尚朦朦胧睁开眼。月亮还在眉梢,自己不过小憩片刻,怎感觉睡了很久。他头脑昏沉,哈欠不止。定是这药丸发挥功效,凌尚伸着懒腰。

  犬吠声由远及近,朦胧出,“天地双绝”正牵着黑煞猎犬走来。

  冤家路窄,这月黑风高且四下无人,冤家要是碰头,难免要打架。凌风猫着身子,躲在大槐树后。

  “弟弟,这药效果真灵验。”背弓的哥哥,也便是“天地双绝”的“天弓”冉阿若说道。

  “那自然,爹为炼这味药可谓费煞心思,前前后后研制了三年。”弟弟“地煞”冉阿然抚摸着黑煞猎犬答道。

  “那可不是,为做药引,都不知道杀了多少只豪猪王。好像其中一道配药叫......还得去若影林那里寻。”

  “阴阳草。”

  “对,阴阳草。为了这阴阳草,没少和若影林的那些异人动手。”

  “好在这药总算炼成了,爹成天钻到药堆里,都快自学成炼丹师了。”冉阿然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豪。

  凌尚细听,他们说的正是那“神丹妙药”,此药果然非比寻常。凌尚不由的胸腔一阵欢热,捂着嘴暗自窃喜。

  “嗯,那些豪猪王,以及同异人战死的猎人,总算没有白死。”“天弓”冉阿若不住点头赞同。

  “呆子!你怎将猪和那些牺牲的战士相提并论!”“地煞”冉阿然斥责道。

  “对不起......弟弟,我......一时口快。”

  “父亲教训过你多少次,说话要过脑子,你可知道?”

  “是的,弟弟。”

  凌尚琢磨,这弟弟语气严厉,倒像是哥哥,这哥哥毕恭毕敬,倒像成了弟弟。

  “今天你和那‘下人’拌嘴,倘若真动起手,你一箭杀了对方,可想过后果?”弟弟继续斥责哥哥。

  “谁知道他是三剑之一凌风的儿子,穿的跟个下三滥似的。”冉阿若语气中略带不屑。

  “你又讨嘴快!这个凌尚疯疯癫癫的,是个不按理数处世的人,也不知道他功夫如何。”

  “凌岛主让他从竞技场海选开始参加,到时候自然明白了。”

  “如果你们在决赛相遇,你万万不可轻敌。”

  “不用弟弟交代,我会视他为尊敬的对手,用全力去对付的,毕竟他是婆娑剑主的儿子。”

  “那就好,我们作为宾客,自然要给风息岛岛主留点颜面。”冉阿然双手摁在哥哥冉阿若肩头,一副自信满满的语气。

  呵!这“天地双绝”,自然要把“三剑之一”、“婆娑剑主”、“风息岛岛主”凌风的儿子视为尊敬的对手。凌侠掰着手指数完这些称号。自己除了一个“儿子”的头衔,再无其他。他愤愤两手一撒,头脑发热,心潮澎湃:“如今我服了这神丹妙药,功力俱进,这几日我若将《天山剑法》全套习成,管你们是‘天地双绝’还是‘三教九流’,我一刀劈到你们披星戴月屁滚尿流......”

  “弟弟,这里无人,再测测这药效如何?”

  凌尚一听,从槐树后探出半个脑袋。二人已离自己甚近,月光拉长他们的身影,正好投射到大槐树的树干上。

  “刚喂完药,再测一次也无妨。”冉阿然摸着猎犬的头,警觉地环顾四周,似乎不愿被人看到。

  凌尚紧张心里噗通直跳,如同枝上的斑雀叽叽喳喳。

  “退一点,再退一点,再退......”声音拉远,直至隐没。两人退开数十丈,消失在黑暗中。

  枝头的斑雀儿落了下来,啄树干里的虫吃。

  倏地,一点寒光射了过来,夹着劲风。什么东西滴滴答答落在凌尚额头。

  凌尚骇怖,缓缓抬头,一支细箭直穿斑雀身体,将它牢牢钉在树干上。好厉害!凌尚额头血与汗抹去,按捺不住激动,“难道我也将练就如此神奇箭法!”

  “勿煞——”那弟弟的发出一声命令,一团黑影窜了过来。

  黑煞猎犬张大血嘴,眼露寒光,扑了过来。凌尚屁股往地上一蹲,双手抱头。

  它眼里的发出的寒光,来到槐树前,支腿一蹬,跃出两人高。它一口咬住斑雀,既不松口也不撕咬,好像在等待命令。

  “收——”冉阿若命令刚落,猎犬双腿一撑,叼着斑雀奔了回去。

  “天地双绝”走了过来,冉阿若不断惊叹道:“真没想到,短短数日,弟弟就将这性子极野的黑煞猎犬训得如此服帖。”

  “强化驯服。不过是药效的一部分。”

  “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效果了。要知道,就算是‘木字衔’的猎人,驯服一只黑煞猎犬至少也要三年。”

  “这世上又有几个猎人能得到‘木字衔’。”冉阿然唏嘘道。

  凌尚一怔,越听越不对劲,他似乎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眉头一跌,胸腔的欢热突然冻凝了。

  “弟弟,倘若人吃了这药会有什么效果?”

  “这个......嗯......”冉阿然支颐若思。

  凌尚探出眼睛,竖起耳朵,鼻孔和嘴巴都张开到最大,捕捉这则重要信息。

  “不知道。”冉阿然轻声,摇头。

  “为什么呀?”冉阿若问道。

  “这药虽然稀有难炼,可毕竟这是喂给畜生吃的。”冉阿然摸着黑煞猎犬的后脑,“谁会丧了心,失了志,去吃狗粮呀!”

  “哈哈哈,我看也是,这喂狗的东西谁愿意吃呀!”冉阿若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哥哥,我们回去继续吃肉喝酒,这岛上的美酒可谓一绝。”两人兴致冲冲地离去。

  呵——狗吃的玩意。凌尚心灰意冷。

  晚风微吹,槐树叶娑娑的落了下来。

  凌尚突生寒意,从皮肤到骨头,从脚底到喉咙。这顿生的寒和先前兴奋的热纠在一起,堵在喉咙。

  “这毕竟是喂给畜生吃的。”那猎人的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凌尚觉得恶心,仿佛又闻到药丸肉糜的浓香。于是忍不住趴在地上呕吐起来。这股滚烫热辣的东西一吐,堵住的寒意便唆的一下的直突脑门。

  

第16章 尚·无独有偶误食仙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