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风·观史墙再谈剑盟史(上)

  凌风走至竞技场外,相比场内的哄闹,大街倒显得清净了许多。

  凌风站在门口。曼立风穿着一身灰色的绸裳,站在右侧墙边,头顶骄阳驻足观望。他聚精会神的盯着那面竞技之墙,墙上刻满了图画,都是历代竞技场胜利者的故事,串成一段历史连环画。

  “墙上刻着每一个胜者的故事。”凌风走近墙边,眉毛垂下来像三月里的杨柳,“也算是这座小岛历史的缩影。”

  “真是段令人唏嘘的历史。”曼立风嗟叹。

  “可不。”凌风手抚墙壁,砂砾粗糙。

  “我来岛之前,父亲便告诉我,风息岛有三处地方是一定要去的,哨子港、竞技场、风和山。”

  “你父亲曼修远第一次来这时,也说了如此一番话。谅必这些话都是从你爷爷嘴里说出来的。”

  “正是,爷爷时常念叨着海岛上的光景。”

  “哨子港的夕阳、竞技场的史墙、风和山的清雨。每次你爷爷来岛,都要看完这三道风景才肯罢休。有时候为了等一场雨,他屁股往棋椅上一坐,赖在这里便是数月......那老家伙,撵都撵不走。”凌风念起了故人。

  “我昨天和妹妹去了哨子港,那里的夕阳甚红,红的像血,鲜艳的血。”

  “老夫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哨子港。”

  “景色甚是美好。只不过,那些绑在木桩上烧焦的尸体,倒是大煞风景。”

  “这世上哪里又有尽美。烧死的那些,都是罪有应得的犯人。”

  “今天这面画墙,虽然雕刻简陋、画工粗糙,却不失波澜壮阔,气势磅礴。”

  “曼公子如此年纪,便能读到此节,十分难得。”凌风点头道。

  “这个人,您看——想必就‘竞技场之王’吧。”曼立风手指沿着墙上一个大脸蛋画了一圈。

  阳光有些刺眼,凌风眯着眼睛望去,曼立风的手指着一个矮壮的勇士,难以分辨,定睛一瞧,看到大圆脸里的小眼睛。凌风遂笑答:“对对对,是他是他。大饼里两粒小芝麻——巴来。”

  “大饼里两粒小芝麻?”

  “是犬子凌尚随口给他起的绰号。”凌风伸手朝墙画摸去。

  “这巴来甚是耳熟......便是凌尚的那位贴身的护卫官?”

  “正是。”

  “大饼里的两粒小芝麻。”曼立风念了两遍,也跟着笑道:“形容的倒十分贴切。不过我记得这巴姓在原是贱姓,怎么还会有名号呢?”

  “这巴来两次在竞技场得胜,影响甚大,才封了名号。”凌风将巴来两次作为逃兵判入竞技场之事进行交代。

  “他竟然有如此非凡武艺,可谓真人不露相。”曼立风听后赞叹道,他望向凌风,眼眸深邃,深不见底,像一口井,引人往里跳。“只不过身为逃兵,按照东远率法,应当处死。不知为何......”

  “当时恰逢凌尚成人之日,老夫允了他的要求,饶了巴来一命,送去了竞技场。”

  “看来凌尚与他交情不浅,律法当先,岂可徇私。岛主的允诺难道大过东远的律法?”曼立风遂转头笑道,“律法也有不足之处,尚待完善。凌岛主因地制宜,也是深明大义。不然一个‘竞技场之王’就此殒没。”

  凌风见他有意起题,直言道:“那你们这群人是来‘执法’的?”

  “晚辈有几句不中听的话,不知当不当说。”

  “直说。”凌风昂起头。这时候竞技场内响起了喝彩声。

  “我这一路上听人赞颂,这风息岛在凌岛主的治理下,如太平盛世。消除种姓制度,化解各族间矛盾,岛民安居乐业。但,也有人打趣,这诺大一个风息岛,与东远隔海相望,倒像是一个小东远了。”

  凌风听罢讪笑道:“原来是有人谤我有独立为势的野心。曼公子怎的也中意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道听途说倒也是,捕风捉影倒却不至于。”

  “难道有真凭实据?”

  “晚辈初出茅庐,涉世不深,无知之处都是诸界的前辈加以纠正补充,如有说错的地方,还忘见谅。”曼立风拱手低下头,将姿态放低,继续道,“比如那风议殿前的两座石雕,一鹰一剑,鬼斧神工,甚是精巧。我初次见时,便被吸引,但一前辈指出,这两座石雕极为不妥。”

  “有何不妥。”

  “那前辈说,剑乃东远众界的象征之物,风耳鹰乃风息岛的守护鸟。那两石雕一左一右,并排而立,是如何也解释不通。除非......”

  “除非两者对等,平起平坐!对吗?”凌风斜过眼,“你那位前辈倒也是孤陋寡闻。”

  “还请讨教。”

  “这石鹰指得自然是这风息岛。老夫娶了风息岛的女人,生一犬子,也把自己当作此岛之民。而那石剑,并非指东远,而是指漫剑。这两座石雕乃你爷爷曼觉浅与我合议而造,寄寓两界共修永好。它们并排而立,又有何不妥。”凌风侧过头,反问,“莫非,漫剑驾驭诸界之上,不可与其相提并论?”

  曼立风怔立半晌,又说:“又有一东远耆宿,颇有言论。”

  “你不妨也一并说来。”

  “他说那风议殿雕梁画栋、宏伟壮观,倒似帝宫王殿的布局。且黑藤结木所造的龙椅,更是栩栩如生,大有猛龙过江、气吞山河之态。只遣晚辈来问您,那又是何寓意?”

  “天下殿堂一般布局。这风议殿不过是商议岛事之地,怎能和‘帝宫王殿’一般比较。今日你也见到,一大早就有岛民挤在凤仪殿内,东摆西放,哪个王殿有如此随意。至于这古旧木椅,老夫依稀记得乃当年古剑盟合赠予老夫,祝我当上这海岛岛主,又有何不妥?至于椅上神龙,总所周知,神龙乃上古稀兽,血脉罕有,可化血为火,与血限之力倒有几分契合。你可说它是猛龙过江,也可说他是盘龙盘龙而居。那些耆宿前辈,关心过甚,却又成了吹毛求疵。”凌风义正言辞。多年来,他已经把这海岛当作了自己的家,有意避开东远的诸界纷争。

第20章 风·观史墙再谈剑盟史(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