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侠·竞技场初赛选胜负

    宽面大耳、虬髯满脸的忽剌剌深吸一口气,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凌尚睡眼惺忪,面如土色,宛如一张吹弹可破的薄纸。

  完了——观众席上的凌侠闭上眼睛。这场比赛应该毫无悬念,哥哥和对方实力有明显差距。凌侠不忍直视比赛过程,他也无法借故离席。父亲已经离开了,莫邪那道不怀好意的一直盯着他。

  凌侠眼神飘忽,视线游离,在前排观众攒动的脑袋上飘来荡去。

  直到观众齐声呼唤“凌尚——”,凌侠才把注意力放到竞技场上。哥哥竟然赢得了比赛!

  “真是精彩!”礼怡清脆的声音在左耳响起,凌侠望过去,她正揉着乌肿的双眼,俨然一副彻夜未眠的窘态。“那个大胡子的忽甜忽辣一招‘饿虎扑羊’,尚弟弟竟然轻松破解!他是如何做到的,小侠弟弟可有看清?”她打了个哈欠。

  “啊......是,是的......”凌侠尚未反应过来,他并没有注意到哥哥是如何赢得比赛。哥哥醉了一天两夜,怎么突然间武力剧增,像变了一个人。他想起一本《大铜醉僧传》的东远小书,故事里的醉僧每次都是在梦里练功,每次醒来功力便大有精进。难道这故事并非虚构,哥哥也有此奇遇?

  此时忽剌剌一屁股倒在沙地上,朝凌尚高举双拳,竖起了大拇指。这是投降的手势,竞技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盘旋的风耳鹰也为之喝彩,传来悦耳的啸声。凌侠循声望去,它似乎飞得不大平稳。

  “尚弟弟果然厉害,嘻嘻,醉着酒都能赢这甜不辣的大胖子。”

  “你怎么老喜欢给人起绰号。那人叫忽剌剌。”凌侠提醒道。

  “大伙都鼓掌了,你还发愣呢?”礼怡用胳膊肘撞了撞凌侠,遂击掌欢呼。

  下午第二场入围赛,凌侠带着疑虑仔细观察比赛。

  这次和凌尚对决的,是一名叫巴四海的原住民,他一记铁头击败东远刀客,崭露头角。

  太阳已经躲进了云里,巴四海光着的膀子打着赤脚上了阵。他有些精瘦,下身套着宽敞的黑裤,头上戴上了一个圆铁头盔。他刻意伸长脖子转动脑袋,头盔锃锃发亮。显然有备而来。

  “哈哈,这光脑袋瘦乌龟,带着个刺眼的头盔是想干嘛。”礼怡又止不住嘻戏道。

  凌侠对这巴四海略有所知,他是护卫官巴斗的相熟的朋友。巴斗曾经介绍过,光头巴四海是个身经百战的水手,综合能力不错,短打擅长铁头功夫,远射又有袖里飞镖。

  竞技场决斗并不禁止使用武器,可以选择指定的木质武器。他这锃亮的头盔未免有些打擦边球。哥哥这次凶多吉少。

  此时凌尚依旧精神萎靡,意志消沉。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连拱手礼让也作得漫不经心。

  裁判将两人分开,宣布比赛开始。

  巴四海先声夺人,弯身驱腿,一记“小流星”绊了过去。凌侠吃了一脚,下盘不稳,破绽百出。巴四海双脚长驱直入,一记“剪刀脚”将凌侠两腿分开。凌尚头一埋,屁股先朝地落去。巴四海双手撑地,“剪刀脚”转了个回旋,刚好接住这要落地的屁股。他双脚一抬,盘地旋转,凌尚像个架子子被支了起来。这“回旋脚”呼呼的吹卷起地上尘土,形如一道龙卷风。观众席掌声雷鸣。

  “尚弟弟怎么还不还手呀,急死啦!”礼怡跺着脚,双手捻着紫色衣襟。

  凌尚已被卷成了一团肉球,吹至半空落不下地。风尘越卷越密,直将凌尚淹没。

  “巴姓”原是岛上的奴隶姓,禁止使用武器,所以他们自创了一些摔跤短打地面技法。从巴四海的招式中可以看出,他已将地面技法与东远拳法相结合。融会贯通,淋漓尽致。

  太阳此时从积云里探出了头,骄阳灼眼。巴四海脚风忽止,沙尘缓缓散开。他半躺在地,双脚顶着凌侠。凌尚想起小时候母亲驯兽,灰熊躺在地上双脚滚皮球的情景。

  巴四海双腿一蹬,将凌尚送至半空。“鲤鱼打挺”起身,深吸一气,肚皮紧缩,“喝——”铁脑袋朝落下的凌尚顶去。光秃秃的铁盔恰好迎在阳光下,光亮刺眼。

  “哎呀!小心——”礼仪一手遮光,一手死掐凌侠胳膊。似乎这致命一击是朝她而来。

  之前的花哨都是铺垫,这一记铁头才是绝杀。凌侠紧缩眉头,朝光亮中望去:

  凌尚俯冲直落,双掌迎出,恰好击在巴四海的铁头上。

  不对——凌侠眼珠一转。是巴四海的铁头刚好送在凌尚落下的双掌上。

  巴四海吃了一掌,作一声惨叫,扑地倒去。铁头不偏不倚地砸在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上。哐当——铁盔滚落,上面一个清晰的凹痕石印。

  凌尚身体不支,扑倒在巴四海身上。少顷,才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巴四海也努力着尝试起身,两脚却不停颤抖。噗通——他彻底倒了下来。

  掌声如雷贯耳,哥哥的名字再一次响彻竞技场。

  “尚儿弟弟真棒——”礼怡欢腾起来,仿佛胜利的是自己,不由的向周围人挥手。

  凌尚获得胜利,却一脸茫然。旁边的巴四海时而举拳庆贺,时而顿足颓叹。

  表演的有些过了——凌侠看出了端倪。对手是故意输给哥哥的。他回头朝后方上座望去,父亲脸色也已经铁青。其他观众似乎并未看出蹊跷,为胜出者鼓掌欢呼。

  “呼——呼——看什么呢?这么专注。”礼怡朝侧脸吹着热气。

  凌侠回过头,与礼怡四目相对。她两只眼睛又大又亮,嘴里扑着香气。“你还记得咱们的约定吗?”

  “约定?”凌侠愣住。

  “前天在演武堂的约定呀。”礼怡双手比划了两下,“难道小尚弟弟醉晕了两夜,你也晕过头了吗?”

  “哦,你是说和我比剑吗?”

  “想做逃跑大乌龟吗?”

  “什么时候比试?”凌侠也来了兴致。

  “比赛散了,马上就比。”礼怡拉住凌侠双腕。

  “你可别又当鬼了。”

  “什么鬼?”礼怡昂起额头。

  “爱哭鬼。”凌侠笑着朝她鼻子点去。

  “还不知道谁哭鼻子。”礼怡嘀咕道。“我可不会像那些忽甜忽辣、铁头肉头的,故意让你哟。”

  咦——凌侠惊噫。

  

第21章 侠·竞技场初赛选胜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