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遥

远山遥

黍满仓 著

玄幻言情
类型
2018.04.13
上架
1.3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大水肆虐淹没了南海沿岸的小村庄,侥幸活下来的人们趴在平静后的海边哭天喊地地呼唤着再也不会出现的亲人,女人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母,老人失去儿女,放眼望去,满目哀凄之色,见者无不动容。

  村子里高高的祠堂幸免于难,此时,在石板阶梯的最顶端,正孤零零的坐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姑娘。略显枯黄的头发粗糙地绾了不成形地发髻,大大的眼睛里是一片黯淡,她没有像其他的小孩子一般啼哭不住,也没有受惊过度的恐慌神色,只是满目苍茫地望着远处如今回复平静的大海,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的孤独。

  长陵奉师门之命快马加鞭赶来时,临近村子的几位村长已经协商好准备将村民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暂居。碧落村在最靠近南海的位置,是这次海难受创最严重的村子,村长风崖年逾花甲,在这次海难中他失去了自己仅有的一个儿子,身为村长的使命感却一直在提醒着他,不能伤心,不能绝望,更不能倒下。长陵看着面前双颊消瘦,眼睛浑浊却依然强打精神的风崖,忽然就红了眼眶。

  “风崖村长,长陵奉昆山掌门无念师父之命前来为受伤的村民治疗,烦请村长将受伤民众聚于一处,方便长陵及众师弟妹救治。”长陵躬身施礼,三言两语将师门目的交代的一清二楚。

  风崖闻言,心生感激,昆山燕回门乃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门派,经常有弟子下山游访各地免费为人们行医治病,这次能如此迅速地赶来帮忙,真是碧落村的福气啊。村长一时激动,感念在这危难之时总算还有人惦记着他们,竟忍不住一直强压的委屈,流下一行浊泪。

  长依心地最是柔软,看不得别人落泪,急忙自随身医包内摸出手帕递在风崖手中,软糯的声音安抚道:“村长伯伯,你莫要再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这样惹得人家也想哭了。”风崖急忙用帕子擦了擦眼睛,略显尴尬地回道:“今日竟让大家看笑话了,我这就去召集村民,诸位请先去祠堂稍作等待。”说完转身而去。

  长陵与几位师弟妹循着祠堂的路走去,长卿率先看见那个瘦弱孤独的小姑娘,而长依却早已经飞奔过去。坐在台阶最高处的小姑娘终于回转了眼神,一双眸子空洞无神地望着这几个陌生人。长依最先到了跟前,她也学小姑娘一屁股坐在长阶上,左臂舒展揽了小姑娘入怀,右手却悄无声息地探上她的脉搏,仔细诊了,脉象平和,除了身子有些薄弱,竟寻不到一丝受惊的迹象。与长陵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信息,长依转头冲着小姑娘甜甜一笑,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告诉姐姐好不好。”小姑娘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干净清脆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地回答道:“清灵。”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那么美丽的字眼,而她的眼神却是看着长陵的,似乎已经看穿了长陵“大师姐”的身份。长卿对着长曦眨了眨眼睛,嘴唇微启,赞道:“好名字,也确实不辜负。”

  长依正待要细问,耳中已听得村长带着村民走来的些微嘈杂声,只好先收起好奇,跟着长陵进入祠堂的大院里,快速地准备着需要用到的东西。

  长陵将村民挨个仔仔细细地瞧了,大部分是呛了水的,少数几个是在大水冲至时死死抓着身边固定物体所致的手部皮外伤。有几人的伤痕却很是怪异,像是被重物大力撞击后造成的瘀伤,痕迹的形状基本相似,长陵稍作猜测,问道:“大水来时你们几人是否聚在一处,后被大水冲塌的屋梁撞到?”几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异口同声地说:“不是的,我们当时并不在一起。”听得他们如此回答,长陵不禁在心中暗藏疑虑,手头却在快速地处理着伤口。长卿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回来,语气略带轻松地说:“师姐,没有发现疫病,咱们之前做的那些防止疫病发生的药丸也都发给大家服了,我们细心照看,应该不会有疫病滋生的。”长陵微微点头,叫来长曦一并交代道:“你们两个稍后去把村子的各个角落都用咱们特制的药草仔细熏一遍,记住,每日都要熏,不得怠慢。”长卿和长曦认真地记了,转身便去准备。

  长陵正准备喊长依过来,眼角却瞥见门口进来一列人,为首的青衣男子正是西山缥缈峰长生观掌门的嫡传弟子承心,二人虽未见过几次,但总是记得的,于是毫不含糊地上前一步,抱拳作礼,“原来是长生观师兄到了,长陵不知,未作远迎,还望师兄海涵。”只见承心温润如玉的面颊稍稍泛起了一丝红晕,悄悄清了清嗓子正待接话,却不想被小师弟承安抢了个先:“哼,虚伪,你原是瞧不上我们的,即便知道我们要来,你也不会出来迎接,说那假话作甚?徒惹人恶心。”承安不屑地白了长陵一眼,看了看团坐在院子里的村民,复又说道:“假仁假义,既是来救人的,便该大夫奔走于病人之间,哪有你这架子摆的大的,还让大家受累走来这里诊治,真正可恶。”说完又甩了长陵一个大白眼。

  众人听得他一通教训,皆是一愣。长卿则更是火冒三丈,一双眼睛仿若要喷出火来一般恨恨地盯着承安,奈何大师姐都不发话,他这个做师弟的实在不敢回嘴,否则定让承安那小子气的三天吃不下饭。长陵不知承安为何总是处处针对于她,记忆里自己并没有得罪过他,却每每相遇都要被他教训一通,真是好没道理。思量自己并无差错,于是理直气壮地抬起头,双眼丝毫不眨地看着承安,字正腔圆地回答道:“把大家召集来这里是为了方便控制疫情,凡是有伤有病的村民都待在一个地方,待仔细看过之后,再将大家区别安排,身为燕回门的大弟子,长陵谨记师训,一切以病者为主,又岂会是你说的摆架子?”长陵话音刚落,长卿又在一旁轻轻补了四个字:“小人之心。”

  承安听得长陵解释,本已羞恼,再听长卿这么一说,更是羞极成怒,居然伸手摸剑,瞧那架势,竟是要动起手来了。承心一把按住承安握在剑柄上的右手,面容严肃地喝道:“毛毛躁躁像什么样子,还不快向长陵师姐道歉,你若总这般劣性不改,我定向师父禀明,叫师父收拾你。”承安心有不甘地瞪了长卿一眼,大有“你给我等着”的意思,随即不顾众人径自转身离去。承心似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也未强留,却是对着长陵认真说道:“承安师弟年幼不懂事,说话唐突了,还请长陵师妹勿与他计较。”说罢微微颔首,竟有代承安赔罪的意思。长陵本来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这点小事更是不会放在心上,于是摇摇头作罢。

  “承心师兄此次前来所为何事?”长卿倒是很喜欢这个温文尔雅的长生观大弟子,抢先长陵一步发问道。

  承心闻言立即正色道:“近日家师卜得此处将有大患,于是召集我们师兄弟前来相助,谁曾想,终究是晚了一步。”说到此处,承心不禁蹙眉。

  长陵轻叹一声,亦是无奈道:“最是天灾难避,承心师兄也无需自责。”说罢又转身交代长依道:“你要记得每日早晚给村民诊脉,发现异常立即告知于我,千万不可漏掉一个。”长依点头颔首,甜糯的声音干脆地回答:“知道了,师姐请放心。”说完却又调皮地冲着承心做了个鬼脸。惹得承心唇角上扬,总算是松开了拧在一起的眉头。

  时间紧迫,不容得大家过分感叹。承心找了村长风崖,询问幸存村民的暂居处,听得村长说其余没有受伤的村民正在搭建临时居住的草棚,承心毫不含糊地跟长陵道了别让村长带路去帮忙了。

黍满仓说
初来乍到碰运气,希望有人会喜欢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