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还要不要脸

  “大娘,你这演的可真像!不过我这棉裤里比棉袄里还干净呢!我觉着吧,你要不是贼喊捉贼,就纯粹是今天早上没睡醒,看花眼了。”

  姜英秀一边给大娘牛桂花递了个台阶,下不下就看她的觉悟了;一边把扎在裤腰上的麻绳解开。一手拎着棉袄,一手拎着裤腰,拽着棉裤腰抻了几抻,抖了几抖,然后又直上直下地蹦了好几下。

  这意思很明白,要是裤筒里能塞啥,这么一蹦跶,早就掉出来了。

  然后,她直直地盯着牛桂花的眼睛问:“你真要我脱裤子?裤子脱了要是也没有咋办?你给我娘和我赔礼道歉不?你要是乐意给我娘赔礼,我马上就脱!”

  牛桂花被姜英秀目光里的锋锐给镇住了,脸慢慢地涨红了起来。

  她心里有点发毛,觉得这事情实在有点邪门。

  早上她明明看见这娘俩头碰头地嘀嘀咕咕。好像老三家的还往四丫头手里塞了个圆咕隆咚的东西!四丫头直接就把那东西笼在了袖子里了,然后她立马就冲出来了。这咋还能找不见了呢?

  再说了,这死孩崽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小嘴儿叭叭叭地跟机关枪似的,咋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呢?

  “哎呀妈呀你这孩子,动作咋那么快呢?快溜地把棉脑(方言:棉袄)穿上,别再晾着(方言:着凉)!”

  之前一直冷眼旁观,就差搬个小板凳,再抓两把瓜子,认真看戏的众人,此时仿佛突然活了过来,一个个纷纷开口安抚劝解。

  姜老太太也开了尊口,不过说的话却不怎么好听:

  “四丫头,别嘚瑟了!麻溜地把棉脑穿上,再整感冒了,不还得喝那苦药汤子啊?那得糟禁(方言:糟蹋)多少钱?你当咱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姜英秀见好就收,动作飞快地把裤腰带扎好。然后又同样干脆利落地把大黑棉袄穿好了。外屋地虽然有锅灶烧着火呢,算不上太冷,可也架不住打赤膊啊。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了!

  姜老太太又伸出手指头,点了点牛桂花:

  “老大媳妇儿,你这一天到晚的,作的什么妖!我看就是你几个妯娌都太勤快能干,把你给闲的!你这么晚了还没挪窝呢,今儿个还能赶上镇上的大集吗?捉不回来小猪羔,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然后又有几分恶狠狠地白了搞不清楚状况,还有点混混沌沌的沈氏一眼:

  “瞅瞅你养的好闺女!一个丫头片子,当着这么一堆人的面儿,说脱衣裳就脱衣裳,还要不要点儿脸了?”

  说完,姜老太太许氏抬手抹了抹鬓角。手腕上韭菜叶宽的绞丝银镯子晃了两晃,又叼上一直不离手的黄铜杆旱烟袋,吧嗒一声抽了一口。然后背转过身,颠着一双小脚,扭扭哒哒地进了外屋地东边的屋子。一边扭搭,一边又撂了一句:

  “那苞米面粥都糊锅底了吧,还不赶紧地放桌子吃饭!”

  有了这句话,这场风波就算是过去了。既然姜老太太许氏都发话让放桌子吃饭了,大家就都纷纷忙活起来。

  老姜家的桌子,是那种样式古老的木头方桌,桌子腿儿可以折叠起来。

  平时不用的时候,就把桌子腿儿一收,靠墙立着,不占地方。吃饭的时候,就把桌子腿儿放下来,把桌面抬起来铺上去。

  这个过程说起来好像有点复杂,其实做起来却相当简单。

  只是这种木头桌子分量都不轻,一般都得成年人或者半大小伙子来搬。像姜英秀这样的小丫头是伸不上手的。

  老二媳妇儿李荞麦一声不响,把最大最沉的那张方桌,搬进了东屋——也就是外屋地东边紧挨着的那间屋子。她默默地放好了桌子,又出来搬第二张沉甸甸的方桌。

  李氏氏身材高壮,膀大腰圆,可谓身大力不亏。她一个人就轻轻松松地把两张沉重的方桌摆到了一起,拼成一张大桌子,全程硬是没用任何人帮忙。

  拼完了竟然还脸不红,气不喘。又大踏步走到外屋地,两手各拎了一个装得满满登登的猪食桶,到猪圈喂猪去了。

  沈氏感激地冲着李氏笑了笑,红着脸说了声:“二嫂……”就被李氏打断了:“干活!”

  李氏一向这样言简意赅。不熟悉的人可能觉得她脾气很差。

  不过,沈氏了解李氏的性子,也知道她浑不在意老太太的白眼,明里暗里帮了自己不少。因此,一直对这个不爱说话,往往一开口就能梗死人的二嫂,心存感激。

  沈氏不好意思地笑笑,麻溜地拎着鸡食盆,往鸡圈里一放,又赶紧地回了厨房忙活。

  老四媳妇杨氏,跟老五媳妇朱氏,俩人合力搬了一张轻便了许多的四方矮脚炕桌,摆到了东屋的炕上。

  不过,她们二位的动作,就比李氏和沈氏慢得多了。李氏都已经将猪食倒进了猪食槽子里,沈氏都已经喂完了鸡回了厨房,她们这边才刚刚把两张炕桌拼好。

  倒也不能说她们存心偷懒,而是这两位干起活儿来,确实差着她们的二嫂和三嫂一大截。

  姜英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有种疼痛般的寒冷直达心底。

  姜老太太表面上看似公正地各打五十大板,其实,还是在明晃晃地偏袒大房。从众人的反应来看,这种偏袒恐怕不是一次两次,大家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从姜老太太和姜家众人的态度来看,假设没有突然出现的空间帮忙的话,这个沈氏从自己嘴里省下来的土豆,恐怕就真的成了贼赃。而家里的鸡蛋失窃案,自然也就找到了完美的罪魁祸首。

  而眼下虽然三房母女俩被当贼审问了半天,却没有被捉贼捉赃,这个贼名是扣不到她们俩头上了,老太太却依然丝毫也没有给她们恢复清白的意思……至于这个不要脸的名声,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老太太想必也不会不知道吧。

  那么,老太太跟三房,尤其是原主,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烧柴煮咖啡说
幼苗求呵护,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书评,艾玛,有啥要啥……咳咳,要是能要啥有啥就好了……

第5章 还要不要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