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姜老爷子的两个女儿,姜春菊和姜秋菊,倒都是受过一些教育的。姜春菊的算盘还打得相当不错,这一点为她后来能成功嫁到镇上的殷实人家,是加了分的。

  不过老两口最疼爱的老闺女姜秋菊的成绩,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勉勉强强念到小学三年级,就说什么也不肯再去学校了。

  原主心思细腻敏感,性格又十分的柔顺谦卑,对于不能去读书这件事,对姜家人竟然没有一丝怨恨,只是偷偷地哭了几场,就认命了。

  然而,换过芯子的姜英秀,可不打算就这么认命。

  经历过上辈子,她深深地知道,读书对于一个农民家庭出身的女孩儿来说,有多么重要。

  虽然,因为她是魂穿,带着前世的完整记忆,她的文化水平,知识储备,见闻眼界,完全可以轻松吊打这个时代的大部分人。

  虽然,哪怕她没有空间在手,单纯只凭借她上辈子的记忆与见识,也会有无数的机会,让她种田经商,脱贫致富,过上理想的生活。

  虽然,倘若这个平行时空的历史不会走上岔道的话,过几年,就会有一场波及全国的全面停课。即使她争得了接受学校教育的资格,也很有可能,迅速面临无书可读,无学可上的局面。

  然而,争取上学读书的权利这件事,她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妥协。

  自从她接受了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之后,就曾经认认真真地思考过,作为一个生于五十年代中期的农村女性,她的未来在哪里。

  在姜家人的安排下,早早嫁人?

  说不定嫁的地方,还是哪个二十一世纪才刚刚通上电的什么犄角旮旯,深山老林。

  每天下地做农活,回家做家务,围着锅台转,生一串孩子,养鸡,喂猪,被丈夫家暴,跟婆婆、妯娌、大姑子小姑子宅斗,跟邻居讲究东家长西家短,扯老婆舌传瞎话,破马张飞地打架,骂街……

  她能够甘于这样的生活吗?

  她能够甘心于被沉重的劳作,贫穷的现实,磨光了所有的热情与个性,逐渐变成一个沉默的、没有自我的影子吗?

  闰土因为鲁迅先生的大作,而被无数人铭记和同情。

  然而,闰土的姐姐妹妹们呢?闰土之后的无数贫苦地区的农村女性呢?她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代复一代,过得又是什么样的生活?

  如果她真的就是一名五十年代中期出生的农村女性,看到身边的人都过着这样的日子,只是细节略有不同。

  那么,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即使有再多的憧憬,她可能也只会无可奈何地走一条前人走过的路。

  然而,谁让她是来自于2018年的帝京土著呢?谁让她上辈子是个从小就被全家人娇宠着长大,没受过一星半点的委屈,幸福得超越了普通人的想象力的白富美呢?

  既然见识过天空的广袤,海洋的浩瀚,谁还会甘心在烂泥塘里打滚?

  既然见识过更广阔的天地,更灿烂的人生,谁还会忍心辜负自己的青春?

  毫无疑问,读书是一条必经之路。

  她夺舍的这个身体,生于1955年,到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刚刚22周岁,考大学还来得及。

  而要实现“在1977年考上大学”这个小目标,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在1963年,给自己建立一个桦树林公社小学的学籍。

  以姜家三房和姜英秀在老姜家的地位而言,这个任务,还真是相当艰巨。

  想到这里,姜英秀微微地笑了,对着空中做了个握拳的动作,胸中涌出一股豪情:“前路漫漫,崎岖多艰,而我,绝对不会妥协!”

  艾玛,好中二!

  ……

  姜英秀默默地洗完了一大锅碗筷,都放到竹筐里控水。

  又把早上用过的两口大锅刷了,再把灶台擦干净,然后才用一块儿干抹布擦了擦手,又拿了块儿干净抹布进了东屋。她还得把几张桌子和东屋里的家具都再擦一遍。

  东屋里,姜家的孩子们差不多都聚集在这儿了。

  二房的两个男娃跑到外头去玩打雪仗了,不到饭点儿是不会回来的。四房的两个小闺女长相都随了四婶,精致的瓜子脸,皮肤雪白雪白,大眼睛忽闪忽闪……人还特别乖巧懂事。

  五岁的姜英美守着烟笸箩,帮着姜老太太搓旱烟叶。七岁的姜英丽一手捏着根细细的针,一手拿着块碎布头,正在勤奋练习针线活。

  姜英秀所在的三房的三个亲妹妹,却几乎都跟姜英秀一样,黑黑瘦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六岁,三岁的两个,远远地坐在炕梢玩翻绳,扔嘎拉哈。还真是无忧无虑啊!最小的一个,稍微带着点儿婴儿肥,看起来倒略微有那么几分圆润。

  不过这家伙才八个多月大,每天包在包被里,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睡觉睡觉睡觉。现在她正嘴角吐着泡泡,睡得香香甜甜。

  原主大概是个感情非常丰富的人,对几个妹妹满心牵挂,还亲手给最小的那位换过尿布,洗过尿片。而换了芯子之后,姜英秀看到这几个妹妹,心情还真是有几分复杂。没办法,谁让她上辈子从来都是同辈人里年龄最小的一位呢?

  姜英秀一边抹桌子,擦柜子,一边也会偶尔分出一缕心神,观察一下东屋里的众人。

  五房的独子,也就是姜家的六宝,算是这一屋子娃娃里面待遇最好的了——在姜老太太许氏怀里抱着。许氏还时不时地将一个杂面窝窝头掰下来一块儿,嚼碎了,嘴对嘴地喂他一口。

  不过,看着姜老太太那长长的泛黄的指甲,和那被烟渍熏得几乎成了棕黑色的牙齿,姜英秀一阵反胃,赶紧将目光转开,心里万分庆幸三房一家是最不受老太太待见的地位……

  谢天谢地,自己应该从来没有享受过被姜老太太这样喂食的待遇吧!

  等到姜老太太把姜六宝放到炕上,给自己装了一袋烟,准备吞云吐雾的时候,姜英秀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外屋地的隔间,挑了把最轻便的小扫帚(太大的扫帚她这副小身板拿不动),冲出了房门。

  姜英秀拿着小扫帚,跑到前院清扫积雪。

烧柴煮咖啡说
以后会尽力让更新时间规律一些,初步暂定为早9点左右,晚6点左右,工作日双更,周末单更。也会视实际情况逐步调整。争取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更新时间然后确定下来。欢迎大家阅读,点击,评论,收藏,投票……幼苗需要呵护,如果你无意中点进来了,顺手收藏一下,多谢啦!

第8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