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赚钱真不易

  姜英秀停在路边休息了一阵,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她走了这么远的路,实在是太累了。

  歇了一阵,她有点儿肝颤儿,小心翼翼地张着双手,走过了那座石桥。

  自己穿的是手工缝制的棉鞋,鞋底是自家做的,原材料主要是碎布头,一点浆糊和棉线,这种鞋底既易进水,又容易打滑,走在这种桥面上,一不留神就得摔个人仰马翻。

  踏上了青石板路,姜英秀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与姜英秀之前想象中的,这个时代的匮乏、破败与萧条不同,这条青石板路边上的各种招牌、店铺与单位,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欣欣向荣。

  这条青石板路看起来大概有七八百米长。

  路东边是镇政府、邮电所、信用社、税务所、工商所、粮管所、农具厂等一些部门和单位,基本上都只占据了两三间门面。基本上都是些普普通通的砖瓦结构平房,再加上一块白地黑字的招牌,没有什么装修,看起来人气也相对比较冷清一些。

  路中段人气最旺盛的繁华地段,大部分都被供销社的部门占据了。

  左起第一间往右,依次是供销社的农业生产资料供应部,农副产品、废品收购站,百货、棉布门市部,日用杂品供应部,南货食品糕点门市部,生活资料批发部,食品糕点加工坊等等。

  附近还有黑瞎子岭镇第一百货商店(当地人俗称一百),染坊,招待所,黑瞎子岭镇第一医院(当地人称之为镇医院),中西药店……

  路西段还有煤炭销售点,陶器、木器、竹器、铁器销售点,酱菜园销售点,最西边还有一家挂着两个红色幌子的、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是一座公私合营的老饭店。

  这条青石板路很是宽阔,差不多可以容两三辆汽车同时并驾齐驱。到每月初一、十五,以及逢年过节附近的特殊日子,镇上的大集就设在这条路上。

  姜英秀觉得这个地方看起来,似乎有几分像是当年鉴赏过的旧画册,泛着一种令人恍惚的史海钩沉之感。

  然而,眼前这个画册,就像自己面前,昂首挺胸地健步走过的那个大辫子姑娘一样,水灵灵、俏生生的,透着股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的生机勃勃。

  姜英秀拍了拍自己的头,甩开这些总是随时随地忍不住涌上来的感慨,大步流星地走向了供销社的大门。

  她个子矮小,又背着个盖着麻袋片的大背篓,对比起来很是鲜明,一走进供销社,还不等开口,就被一个穿着蓝色劳动布工装的年轻小伙子给发现了:

  “哟,这是谁家的小闺女啊?你干啥来了?”

  小伙子个子高高的,很瘦,脸上晒得黑黝黝的。整个人斜着身子倚靠在柜台上,冲着比柜台矮半截的姜英秀,笑得那叫一个灿烂,露出了一嘴白白的大板牙。

  姜英秀也给了那小伙子一个两眼眯成一条缝的灿烂笑脸:“俺就是随便看看。那啥,咱们供销社收山货不?如果收的话,怎么个收法?要不要介绍信啊?”

  “哎呦,山货啊?当然收了!收山货不要介绍信,如果有的话,当然更好。但是必须得称重,定级。按照分级定价。你这是带了啥来了?”

  小伙子说着,就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说着就要上手去掀姜英秀背篓上的麻袋。

  姜英秀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恰好躲开了小伙子的手。声音小小,但是非常清晰地说道:

  “嗯,有松子和榛子,还有野鸡和野兔。但是都不咋多。”

  小伙子一听,眼睛都亮了,不过想到刚才姜英秀退的那一步,他没有直接上手,而是转身冲着柜台里面正在纳鞋底的一个短发女同志说道:

  “梅姐,你帮我看着点柜台呗,我带着这个小姑娘去收购站那边,一会儿就回来!”

  柜台里面的女同志头也没抬:“去吧去吧!这里有我呢!”

  姜英秀跟着小伙子走进了农副产品、废品收购站,心底有点暗戳戳的兴奋。仿佛看到了“全国人民大团结”在亲亲热热地向自己招手。又想到从前看过的书里,废品收购站中暗藏的种种财富,不觉有些目眩神迷。

  小伙子带着姜英秀进了收购站的大门,冲着敞开的二门门口喊了一嗓子:“姚大叔?在不?有人来卖山货啦!”

  过了一会儿,一个戴着眼镜,后背有些佝偻、头发有点花白,看起来大概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哎呦,是小徐子啊!这是你家亲戚?”又看了姜英秀一眼:“小丫头,你家大人呢?”

  姜英秀一脸迷茫:“俺家大人说这么点东西,俺来就行啊……”

  “哦,那就进来吧!”

  “姚大叔”搬过来一台磅秤,让姜英秀把东西从背篓里拿出来:“都带了些啥?来,先定个级,过过称。”

  姜英秀把背篓从背上卸了下来,过程中有点费力,那个姓徐的年轻人见状,赶紧上前帮忙。

  姜英秀将麻袋片掀开,露出了里面的两只肥肥的灰兔子、两只五彩斑斓的野鸡、还有一堆颗粒饱满的大榛子,大松子。

  “这东西都不错啊,就算二级吧!”

  “呃,这么好的东西才算二级?那一级的啥样,你拿出来给俺看看呗?”

  “姚大叔”很显然没有料到姜英秀这么一个黑黑瘦瘦,穿着破旧的小丫头,竟然敢开口就怼他,有点不乐意。

  “你个小丫头,小个儿不高,说道还挺多!任嘛不懂,楞装黄瓜种!这玩意儿谁来也没有一下子就定一级的,给你定个二级,都是看在小徐子面子上了!”

  姜英秀被撅了,立马闭上嘴,开始眼泪汪汪地卖萌。其实她倒是没生气,只是有点小失望,她本来以为这么好的东西,应该是直接定特级呢!

  称完了重量,算了算,两只野鸡加起来是六斤三两,两只野兔加起来是十一斤四两,松子是八斤,榛子是六斤。

  “姚大叔”拿了个刷着红油漆的木质大算盘开始拨拉:“松子是三分钱一斤,榛子是四分钱一斤,去皮都给你按二斤算,野鸡两毛八分钱一斤,野兔三毛二分钱一斤,总共是……五块七毛五分钱!”

烧柴煮咖啡说
六十年代的物价把女主给震懵了。哈哈哈哈。欢迎点击,收藏,投票,吐槽,加入书单,我爱你们,感谢阅读。

第28章 赚钱真不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