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1章 换亲

  看来这门亲事,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心里都是相当满意的。不然,也不会这么下本儿。又是刚打回来的野兔,又是不知道哪里淘澄来的冻梨。在老姜家最有脸面的姜春菊来了,也就是这个规格了吧!

  英秀悄悄咽了咽口水。感觉嘴巴里一阵酸溜溜的,上辈子关于各种“冻货”的记忆汹涌而来。艾玛,自己的空间里倒是有花盖梨,不过空间里温暖如春,只能吃鲜的。想吃到冻梨,还真得费点事儿。

  要不就今晚吧!晚上趁着没人的时候,把花盖梨从空间里拿出来,放炕上就能冻了。这会儿倒看出来不烧火的好处来了!自己可以干脆直接冻上一批,放在空间里,啥时候想吃啥时候吃,简直想一想都美滋滋!

  姜老太太许氏跟客人来回推让了两次,客人们就纷纷拿起冻梨啃了起来。只除了今天的正主,那位大辫子姑娘钱大丫,只略略伸了伸手指,就又缩回了袖子里。

  姜老太太许氏眼里,瞬间闪过两道寒光。几个客人吃法实在是有点下作,一直不断地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听得许氏一阵皱眉。

  不过,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许氏纵然不满,到底还是没有发作。

  姜英秀有点不解,你不高兴人家吃,不拿出来不就完了吗?又要摆出来请人家吃,人家吃了又不高兴,这是几个意思?

  姜英秀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礼节就是如此。

  攒盒摆出来,其实就是给人看的。除非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不然谁也不会真的大嘴嘛哈就把人家摆出来待客的东西吃掉了。因为这些待客的东西,还得留着给下一波,下下一波客人们看呢。

  姜老太太许氏瞬间就对钱家人的品行产生了怀疑。不过,她仔细思量了一番,还是希望能够做成这门亲。

  原因很简单,大孙子姜英杰已经二十三岁了,眼瞅着这都到了腊月,过了年儿就二十四了。要搁过去,这个岁数的男人,孩子都该满地跑了。

  前几年又是天灾又是运动的,娶了媳妇儿就得多张嘴,哪里来的那么多粮食给她吃?倘若生了娃,更是不好养活。

  所以,根本没人有心思惦心这些事儿,这才把一表人才的大孙子给耽搁了。

  这两年慢慢地,大多数人家都缓过来点儿劲儿了,婚丧嫁娶的,才渐渐地都张罗起来。

  大孙子姜英杰(大宝),可是长房的长子嫡孙,他的媳妇儿,按说怎么也得娶个四角俱全的。

  可是,老姜家又出不起太高的彩礼。不,应该说,明面上老姜家是不该出得起彩礼的。

  倒不是家里没有钱,只是,老伴儿姜福生已经反复跟她说过几次了,这个新社会,跟过去可不一样了。

  过去是谁家日子过得富裕,谁家就腰板硬。人人都得高看你几分。

  现在却是谁家日子过得精穷,谁家就能腰杆绷(方言,读音:蹦)直,眼睛长到头顶上,拿下巴颏看人。

  福生见多识广,心眼儿多着呢。

  之前他早早地就看出形势变化来,在四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就开始鸟悄地把明面上的铺子啊、货栈啊之类的,都悄悄置换成了金子。对外只说自己能力不够,经营不善,亏本关门了。

  更是借着荒年歉收一类由头,一年一年地把之前置办下来的土地田产,都卖得差不多了。卖得的银钱,大部分换成了金子,一小部分换成了粮食。

  明面上外人看得到的财产,只留下了一点儿口粮田,还有这个宅院。

  福生也真是个能吃苦的。自己带着一帮儿孙,辛辛苦苦地佃了王大善人家的六十亩地种。年年省吃俭用地交租子,过去做的新衣裳都压了箱底不许穿,外人问起来只说当了、卖了。贵重首饰也一件件都收起来了,对外只说放了死当,换了粮食吃了。

  自己手腕上这个银镯子,还是因为到底是当年夫妻定情之物,价格又着实不贵,这才没有被收起来。

  福生是个谨慎的性子,金条什么的,他都是亲自藏起来的,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哪儿。

  几个儿子就更不知道了!还真以为自家是真的一天天穷下来了。按老头子的话说,这倘若不能骗过自己人,哪里还骗得到外人?

  这不,前些年运动来了,自家人口多,又佃了许多田种,划成分的时候,就被直接划分成了贫下中农。自然而然地躲过了一波又一波的风浪。

  王大善人虽然为人厚道,对佃户很有人情味,口碑一直都还算不错。但是,他既然是黑瞎子岭地区最大的地主,自然就免不了被重点“关照”。

  现在王大善人一家子,大大小小都夹着尾巴做人,苦得很!他家当年千娇百宠的小闺女,最后不也忍气吞声地嫁了个穷得底掉的二流子?

  经历过几场批斗会的惊吓以后,许氏对老头子姜福生更是言听计从。

  姜福生说要财不露白,她就天天穿着补丁衣裳。顿顿给孩子们吃“猪食”,还得对着几个孙女,扮演一个小气吧啦的抠门奶奶。

  姜福生说要装穷装到底,她就不敢给人家嫁闺女的人家,出太高的彩礼。

  拜托杨巧嘴说媒的时候,也是精打细算,讨价还价,鸡蛋都得十个十个地慢慢加,不敢一次给多了。

  这个钱大丫,虽然小个不高,但是看那身材,该是个好生养的。岁数也跟英杰相差不大。身子骨都长开了,农活做得,家务也做得,是个好媳妇儿的人选。

  而且最难得的是,他家不要彩礼啊!

  只要愿意帮忙给钱老本说上媳妇儿就成。最关键的是,换亲,老钱家也愿意。

  许氏其实觉得,二房的长女姜英贞(二丫)是个最合适的人选。

  这丫头今年十六岁了,也该说人家了。跟钱老本的年龄又比较相当。换亲这种事,在过去的穷人家里,其实是很常见的。虽说现在新社会不实兴这个了,但是这毕竟也是个民不举、官不究的家务事儿。

  自家的孙女多着呢,若都是拿来给孙子们换亲,能省下一大笔彩礼钱呢。而且自家的事自家知道,能换回钱大丫这样的儿媳妇,其实也算是赚了。

  可是,二儿子却是个立不起来的,典型的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怂玩意儿!二房的媳妇儿李荞麦那个悍货,咋能舍得让二丫去给大宝换亲?没准儿她还惦记着把二丫嫁回到他们老李家去呐!

  二房的俩丫头年龄合适,却怎么都绕不过李荞麦这个坎儿。那么,也就只有三房那个天煞孤星的四丫头姜英秀最合适了!把这丫头嫁出去了,她就不是老姜家人了,自然再也不用担心她在家妨克六亲了。

烧柴煮咖啡说
艾玛,今天家里突然停电了,昨晚上手机还没充电,就剩下百分之四十的电量,给我吓坏了。好在后来找到了充电宝……这一章都是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这家伙给我累的!好在写到最后两段的时候终于来电了,我赶紧就开了电脑,赶紧发了,免得各位亲等急了!我爱你们,(づ ̄ 3 ̄)づ,感谢阅读!

第41章 换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