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破茧

  姜英秀急了,她知道这种状况不对劲。而她又不能当着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的面儿,躲进空间里。

  她狠了狠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一阵剧烈的刺痛,让她瞬间清醒了一阵儿。但是这种清醒的效果,却只持续了很短暂的一瞬。短得她根本没来得及进行任何思考,很快就再次感到昏昏欲睡了。

  姜英秀的异状很快就被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发觉了,但是潘仙姑不发话,他们两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一想到之前四丫还是个月窠的小娃娃的时候,潘仙姑的那些话,姜老爷子就觉得心里一阵阵发颤。

  潘仙姑莫非是对他们不满,要亲自出手了么?

  姜老太太被吓到了,紧紧地抓着姜老爷子的棉袄袖子。她害怕。打从心眼儿里往外泛着惊慌失措。杀人这种事,想想她都觉得瘆的慌……

  四丫头这个孙女,她一贯是很不待见的。不光是不待见,或者说厌恶,甚至还有几分憎恨。只要一想到这个孩子会妨克六亲,她简直就恨不得干脆把她掐死算了。

  但是,她其实就是说说而已,想想而已。不,其实她并没有认真想过,该怎么去夺走这个孩子的性命。她并不是多么能狠得下心的人。要不,四丫头又怎么可能太太平平地活过那家家缺粮、人人挨饿的三年?

  她平时确实是经常克扣四丫的口粮。但是,成年壮劳力都饿着肚子吃糠咽菜的时候,一个干啥啥不中的小丫头片子,吃那么饱干什么?

  她现在既慌乱,又惊恐,眼睛发花,喉咙发干,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只死死地抓着姜老爷子的棉袄袖子,抓得手指尖都没了血色,仿佛这样才能够带来一点点安慰。

  她确实打心眼里不喜欢四丫,但是她也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四丫变成一具尸体。

  或者,四丫头其实已经死了?现在的四丫头,身上住着的是不知哪里来的孤魂野鬼?

  潘仙姑这次出手,只是让她从哪里来的,便回到哪里去罢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姜老太太更加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自己这么多天以来,一直都在跟一具死尸、一个孤魂野鬼朝夕相处?

  姜英秀只觉得昏沉的感觉更明显了,自己似乎回到了前世,第一次跟着大伯父家的堂哥去泳池玩耍,然后,十分悲催地沉底儿了。

  自己不知怎么挣开了游泳圈的束缚,轻而易举地沉入了游泳池的底部。

  眼看着碧绿清透的水波,将自己和周围的一切隔绝。

  整个世界变得很慢很慢,人类的声音变得很遥远很遥远。

  阳光照在碧绿清透的水波里,自己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明亮、温暖、平静,令人几乎能够忘却一切。

  她可以就这样留在这么美丽、这么清透的水底,看着这个晶莹剔透的世界,将自己包裹成一团透明的茧……

  茧……

  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

  姜英秀觉得自己的意志越来越模糊了,她感到自己似乎要飘起来。

  飘起来就彻底轻松了吧……

  可是,不知为何,她心底隐隐约约地有个声音,似乎很焦急,又很无力,只是不断地提醒着她,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自己身边似乎渐渐地聚集了一层非常粘稠的东西,缓缓地、一层又一层地裹住了自己,就好像……蚕丝裹住了蚕宝宝。

  最终,那种东西形成了一个粘稠的,束缚住一切的茧,将自己包裹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不,这样下去不行。

  姜英秀再次用力地狠狠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在那被疼痛刺激得稍微清醒的一瞬间,赶紧翻了个身。

  没翻过去。

  她的身体,竟然已经僵硬得像是木头一般,手臂和腿脚都没有一点力气,仿佛被紧紧地束缚住了,根本动弹不得。嗯,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还能勉强活动两下的,只有头部、颈部、眼皮、眼珠、牙齿,还有舌头。

  也许,刚刚她其实已经睡过去了?或者是陷入了某种奇异的幻境?

  梦境、或者说幻境之中,那紧紧束缚着她的一层透明的茧,此时依然紧紧束缚着她。只是这会儿,她看不到那茧的模样。只能感受到那种无形的、紧密的束缚。

  她只看得到,自己的手脚都被细细的、打了许多绳结的红绳给绑住了。自己整个人伸开了手脚,被摆成了个大字型,平平展展地躺在朱砂画成的阵法中间。

  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远远地跪在远处的神龛下面,两人互相依偎着,无声呜咽,老泪纵横。

  潘仙姑站在姜英秀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双手握着一把铜钱剑,对准了她的心口,面色冷厉却又漠然,毫不掩饰她对自己的憎恶,与可以轻松毁灭掉自己的那种快感。

  这几种表情纠缠在一起,让她那本来看着令人颇觉可惜的端庄富态又美丽的面庞,看起来变得有几分扭曲。

  姜英秀不知为什么,却从她扭曲得带上了几分狰狞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丝的她试图深藏的恐惧。

  她在怕什么?

  我吗?

  姜英秀试了试,发现自己虽然不能动弹,却能够发出声音,她强忍着昏沉,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害死我?”

  姜英秀心中苦笑着,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她并没有多么期待得到答案。其实,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努力拖延一下时间而已。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个潘仙姑对她的敌意,却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这份敌意从何而来。

  “不是我要害死你,而是你本来就该死!你本来就是个祸害!”

  “我是祸害?我祸害你什么了?”

  姜英秀不假思索地怼了回去,她是真想不明白。

  潘仙姑却不再废话,手里的铜钱剑直直地对着她的心口刺过来了。看那个姿势和力度,她敏锐地意识到,绝对不能让她刺下去!

  她想要就地翻滚,躲开这一剑,却忘了自己依然动弹不得。

  好在这种惊惧,让她的精神不再那么昏沉。眼看着那铜钱剑就快插进她的心口,正对着膻中穴的位置,她已经感受到了一股颇为凌厉锋锐的剑气,或者说,杀气!

  唉!保命第一,哪怕是饮鸩止渴,让空间因此暴露,也没啥好顾忌的了!

  姜英秀把心一横,将全部能够调动的精神力量一滴不剩地全都集中到了潘仙姑手中的铜钱剑身上:

  给我收!

烧柴煮咖啡说
蠢作者被感冒给撂倒了……现在正在哼哼唧唧地坚持码字中,求票票安慰!欢迎大家点击,收藏,投推荐票,加入你的书单……冒泡,留言,书评,探讨剧情,吐槽……也都越多越好!感谢阅读。我爱你们,(づ ̄ 3 ̄)づ

第55章 破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