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腊八

  姜老爷子姜老太太合计了半夜,其实说正事儿的时候倒没多少,大部分的功夫,都是老爷子对老太太的种种安抚和劝慰,俩人絮絮地说了大半夜的话,都有些乏了。

  老爷子亲手伺候着老太太把雷七奶奶留下来的药丸吃了,又一勺一勺喂着她喝了大半碗的红糖水,然后俩人才熄了油灯,歇下了。

  姜老爷子打定了主意,宁可耽搁几个工分,也得把老太太这病,照料得好上七八分再说。

  第二天,姜老爷子叫着姜大山,去了后院柴禾垛的位置。父子俩推心置腹地说了半天话。回到前院的时候,父子俩的模样都有些憔悴。姜大山的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哭过了。

  吃过早饭,能去上工的都去了生产队,牛桂花虽然用白棉布包着头上的伤口,一向能躲懒就躲懒的人,竟然勤快起来了,也张罗着要去上工,被姜老爷子一句话,给拦了下来。

  姜家众人由二房姜大河和李荞麦带队,去了生产队上工。

  今儿个是腊月初八,大小也算个节日。不过,生产队挖沟渠修水库的活计,是不分年节的,哪怕是大年三十儿,该去上工也要去上工。

  姜老爷子亲自嘱咐了姜大河和李荞麦,怎么跟宋三斗请假。力求既要合情合理,博得理解,又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饭后,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左右,估摸着大部分人家的壮劳力都去生产队上工了,姜大山背上背了个包袱,只装了两件换洗衣裳,亲自半是扶着、半是拖着,把牛桂花送回了娘家。

  姜老爷子跟姜大山交代好了,要说休妻,这事儿不妥当。

  牛桂花虽然是个浑人,好歹给老姜家生了三个四角俱全的大小伙子,单论这一条,就没有休妻的道理。

  只不过,这个不分里外拐的傻婆娘,得吃点教训,不能就这么轻轻放过了。

  让她吃教训的法子倒也简单。让她回娘家住着去,当初“丢”了多少钱,就要回来多少钱,就完了。

  若是要不回来,自然就不用再回老姜家了。

  反正她在娘家住着,也得吃娘家的口粮。

  就凭她嫂子那个精明小气的劲儿,怎么可能舍得让牛桂花这个饭桶,大嘴嘛哈地吃她家的粮食?不超过三天,这姑嫂二人就得干起来!

  老牛家穷得底儿掉。这笔钱到了手,又都已经花掉了,怎么可能舍得吐出来?

  老姜家是为了过安稳日子,装穷;那老牛家,可是祖宗八辈儿都穷得叮当山响,真穷!

  这老牛家,怕也得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了吧?

  姜老爷子心里有数,这个钱,十有八九是要不回来了。不过,就这么便宜了老牛家,他也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怎么才能让这一百多块花得值个儿呢?这事儿,怕是还得好好合计合计……

  姜老太太病了,姜老爷子一门心思只在姜老太太身上,大房的牛桂花被送回了娘家,姜家这个腊八节,就过得颇有几分敷衍。

  姜秋菊跟姜老太太抱怨了两句,就被姜老爷子怼了回去:

  “没见你娘身上有些不爽利,也不知道尽尽孝心,就知道给你娘添堵!”

  不过,虽然将小闺女怼回去了,姜老爷子也免不了有几分感慨。

  传说腊月初八这一天,是如来佛祖成道的日子。所以过去的大小寺院,都要派腊八粥。老百姓家里,也都家家户户要熬腊八粥。腊八节喝腊八粥的习俗,听说是从宋朝就有呢。

  腊八节这一天,祭祖,祭奠先人和鬼神,也是个绵延了几千年的传统。

  第一锅腊八粥就得先祭祀祖先,然后分送给亲朋好友,还必须得中午之前送到,再然后,才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

  不过,这个年代,这些老黄历,倒是都不时兴了。

  腊八粥么,怕是一般人家,勒紧了裤腰带,也凑不出齐齐整整地八样五谷杂粮。

  这年月,唯一能张罗张罗的,怕是只有腊八蒜了。

  想起来那绿油油的腊八蒜,姜老爷子不由得起了兴致。

  神采飞扬地张罗着、指挥着,让姜秋菊和姜英秀,把房梁上挂着的几串紫皮蒜拿了下来。还亲自带着一帮小娃娃,都坐在外屋地的小马扎上,围了一圈儿,给大蒜瓣儿剥皮儿。

  人多力量大。

  没多大会儿功夫,就剥好了一大盆白白嫩嫩的蒜瓣儿。

  姜老爷子指挥着姜秋菊和姜英秀,把几个平常不怎么用的小坛子擦洗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水珠都不准有。

  然后又把蒜瓣儿放到这几个擦拭得干干净净的小坛子里,堆了大半坛子,再纷纷倒上醋,直到醋浸没了蒜瓣儿为止。

  最后用黄泥把坛子口挨个密封好,乐颠颠地亲自一个一个全都搬到土豆窖里去了。

  整个过程中,姜老爷子的脸上都泛着红光,眼神也亮晶晶的。

  姜英秀跟着忙活出了一身汗,看着姜老爷子这个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那股雀跃的劲儿,觉得有点儿好笑。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她自己的脸上,也兴奋得红彤彤的,眼神儿也是亮晶晶的。

  想起来前世吃过的腊八蒜的美味,她口舌生津。

  而且,突然之间就觉得,很想吃饺子。

  空间里种什么长什么,可惜的是,不能直接种饺子啊。

  哪怕种了小麦,还得动手收麦子,还得找个磨坊把麦子磨成面粉,还得拿水来和面,再剁馅儿,调馅儿,再包饺子,包好了还得煮……忙活一路十三招,才能吃上……

  吃顿饺子可真不容易!

  艾玛,真是好怀念上辈子吃过的那些饺子馆儿啊!

  姜英秀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头却有个小人儿,跳着脚地蹙眉,叹气,最终斗志昂扬地握拳:

  “为了轻轻松松地吃上饺子,拼了!”

  姜英秀等到姜老爷子从土豆窖里钻出来,赶紧狗腿地递上了一条洗得干干净净的热毛巾,笑得双眼都眯成了两道缝儿,眼珠都不错地看着姜老爷子。

  姜老爷子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头脸和手,找了把凳子坐下了,乐呵呵地说道:

  “唔,这孙女就是比孙子贴心啊!说吧,四丫头,你这是有啥事儿啊?”

  姜英秀给姜老爷子倒了一碗热腾腾的开水,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姜老爷子:

  “爷,你忙活半天了,渴不渴?喝点水呗!”

  “好,好,爷爷喝点水!”

  姜老爷子笑眯眯地接过碗来,既不嫌烫手,也不嫌烫嘴,将大碗凑到自己嘴边儿,美滋滋地“吱溜”了一口:

  “我孙女给我倒的水,就是好喝!”

  

烧柴煮咖啡说
猜猜女主要干啥?继续厚着脸皮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加入书单,嗷嗷打滚儿各种求……昨天掉了好几个收藏,心疼得直蹦!我爱你们!感谢阅读!(づ ̄ 3 ̄)づ

第69章 腊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