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5章 光斑

  唉,算了算了,还是洗洗吧!如果这么直接穿,呸呸呸,别说穿了,看上一眼都觉得浑身痒痒得难受!

  反正自己之前也准备了火盆和火种,待会儿顶多多拾点柴火,点几个火堆,把棉袄棉裤烤干了再回家好了!

  姜英秀穿了一身春秋穿的夹衣,就出了空间。

  好在这温泉山谷里真是比外面暖和太多了。

  虽然现在她体质增强了很多,但是要敢只穿这么点儿,就暴露在外头的冰天雪地里,也非得折腾感冒了不可。

  姜英秀一边默默地吐槽着自己,一边把黑棉袄黑棉裤都浸到温泉池子里,一下一下搓洗起来。

  其实,棉袄棉裤这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带着内里的棉花一起洗。

  而是应该把里子和面儿都给拆下来,分别洗干净再晾干以后,再用新棉花搀着旧棉花,重新絮起来——当然如果能全用新棉花就更好了,再一针一针地缝好才对。

  不过,姜英秀没带针线包。老实说,她自己身边也还真没有针线包。

  所以,她就干脆把拆棉袄面和棉袄里子这一步给省了。

  囫囵个把棉袄棉裤都搓洗了两三遍,姜英秀又拾了很多柴火,就在温泉池子附近,点起来一个硕大的火堆。

  将黑棉袄和黑棉裤挂到一根长长的枣树树枝上,像烤羊腿一样,来回翻转着,翻来覆去地烤了半天,总算给烤干了。

  最后才一脸心满意足地把烤得干爽爽、热烘烘的黑棉袄和黑棉裤给换到了身上。

  姜英秀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直接这样回去,似乎略有不妥。

  但是,有空间这么省力气的运载工具,再背着沉重的物资走上几里路,似乎又太傻了一些。

  琢磨了一阵,姜英秀把篝火熄灭了,然后还耐心细致地清理了灰烬。

  除了把那些烧剩下的、和烧的半拉坷圾的树枝子都收进了空间,还在篝火覆盖过的位置上,用温泉水给细心地浇了一遍,确保不会有死灰复燃的事情发生。

  然后,姜英秀又进了空间。

  她拿出了扁担,和两个硕大的柳条筐。

  这都是她事先计划进山的时候,悄悄准备好的。

  原本的打算,是一个筐里装干果,比如松子啦,榛子啦这类的。

  另外一个筐里装水果,比如槟子啦,沙果啦,枣子啦这类的。

  但是,既然意外地猎到了几条贼拉没有眼力见儿,胆大包天地敢欺负本菇凉滴恶狼,这个安排,自然要改一改咯。

  榛子、松子、栗子、花盖梨、花红、沙果,装一筐。

  另外一筐,装一只体型最小、体重最轻的狼。

  呃,其实这六匹狼,每一匹个头都不小。姜英秀粗粗一看,还真不大分辨得出来哪一头的肉最少……

  最后,干脆把最初攻击她的那头,她觉得模样最丑的家伙拖出来,塞到了柳条筐子里。

  倒不是她不舍得把肉多的拿出来跟姜家人分享。

  实在是这小身板,受限于年龄和体力,能挑起来两个装得满满的柳条筐子,一路从小寒山的老林子走到老姜家,就已经是一种非常逆天的表现了。

  她还是希望尽可能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要不是不想让空间暴露,要不是为了给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一个尽可能合理的来源,何必费劲巴力地折腾一天加半宿,就为进小寒山这一趟?

  姜英秀试了试,用扁担将两个柳条筐子挑起来。

  呃,竟然轻轻松松。

  空间对身体的改造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

  自己这个小身板,以前是经常去井台上挑水的。只是不能用大桶挑,而只能挑两个小桶。稚嫩的肩膀上,已经磨出来了两处薄薄的茧子。

  姜英秀穿越过来之后就没挑过水,但是茧子还在。

  这倒不是姜家人突然对姜英秀态度好了,而是因为现在是冬天,冬天挑水的事情基本都是正当壮年的男人来做。

  因为冬天路滑,女人、孩子、老人,力量都相对比较小,就容易一不小心把水洒在半路上。

  而这种季节里,水一旦洒了,就会马上结冰。

  这样挑水的人就相当容易摔倒。

  一旦摔倒在冰面上,搞不好就要伤筋动骨。

  伤筋动骨一百天啊!这个年代,每个人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几岁大的娃娃都开始为家里做事情了,不管倒下的是谁,躺着歇上一百天,那都得耽误多少活儿啊!

  所以,还不如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再说了,冬天井台上也很容易结冰,也很容易让人滑倒。

  如果冬天里还是继续让姜英秀这样的半大孩子挑水,搞不好哪天这半打孩子脚底下一打滑,这口井里就会多个死孩子……

  所以,因为这种种原因,姜英秀这个小身板,已经有一冬天没有挑水了。

  不过,根据这小身板原本的记忆,挑这么多东西,其实还是超越了她的能力的。

  那么,毫无疑问,这种力量上的增长,显而易见又是空间的功劳。

  姜英秀心情有点儿复杂。

  这会儿从被狼群围绕的惊悚,和收获了一大笔财富的喜悦之中清醒过来,她觉得,自己真是太不谨慎了!

  也实在有点儿太过依赖空间的作用,却忘了利用空间的时候,稍有不慎,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这回一口气杀了六匹狼,说不定,那本极度简洁的功过格上,又新增了一长串黑点儿了吧!唉,简直想想都头痛!

  不过,这事儿其实也有好的一面。

  空间说不定会因为自己收了这六匹狼,再次吞噬了它们的魂魄,然后继续扩大面积,又或者会发生什么其它有意思的变化呢?

  姜英秀打算先鸵鸟一回,把这些事情都放一放,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操心。

  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把自己个儿找的这个借口给编圆了!

  姜英秀想了许久,也想不出怎么解释这匹全身没有任何外伤的狼是怎么挂掉的。

  她决定采用最偷懒的办法——干脆就说是捡到的好了。

  至于这狼是怎么死的,怎么没有被别的狼吃掉,怎么没有被打猎的人带走,这可不关她的事儿。

  她只是好运地在老林子里捡到了些松子和榛子,因为想要寻找更多的松子和榛子,好运地发现了一个温泉山谷,然后在温泉山谷里,捡到了些野果子,然后发现了这头倒毙在地的野狼……

  她是无意中踩到这匹狼身上,才发现这家伙似乎是死翘翘了的。

  要不是踩到了它,哪怕它一动不动,她也不敢往前凑啊!

  略略地演练了两遍,自己觉得没啥漏洞了,姜英秀就一闪身出了空间。

  突然,有一道光斑落在了姜英秀的脸上。

烧柴煮咖啡说
抱歉更新晚了,让大家久等了。明天和后天更新大概也早不了,我一到假日就特别缺时间……下周我一定会加更的!继续厚着脸皮求票,希望大家看完书的时候顺便点一下投推荐票那个按钮,把女频票票给我几张……如果你还在看别的作者的书,想要支持他们的话,那么给我留一张也行啊……从新增的推荐票投票记录上,我能看到那些绝不冒泡发言的读者的存在O(∩_∩)O~……我爱你们。感谢阅读。(づ ̄ 3 ̄)づ

第75章 光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