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画渠成犹豫片刻,从怀中掏出信笺,在吴钧天发问之前丢了过去。“这上头着逍遥教接下来要除掉的人,我想你应该用得着。”他道:“当然,白卖情报这么不地道的事儿,只有傻子才做得出来,我还有别的话要说。”

  吴钧天接过信笺,只瞥了下封皮儿上的字儿,方才那耐人寻味的表情顿生三分索然无味,其间不难看出他有多失望,似乎对画渠成给出的筹码不甚满意。他心道名单无错,逍遥教的聪明人不多,若只有杀人这一条路可走,存在于被杀之人身上的线索就不一定能全部接上,这名单要能为他吴钧天所用,效果也许事半功倍。可正因如此他才不屑一顾,吴钧天完全想得到画渠成接下来都要提出些甚么,必是在那些条件面前,名单好像就不那么重要了。

  合该说上一句不划算,但那也只是对吴钧天来说不够划算罢了。

  “你打算入朝为官是么?”画渠成直言不讳道,在吴钧天说出下一句话前绕到他身边,想起自己刚才如何捉襟见肘、处处被动,他心虚了,生怕又被后发制人。“我听师娘说,三年前你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皇帝陛下就有意封你为军师。决胜军师。”

  决胜军师。听起来是褒奖,就是不知皇帝陛下几个意思了。其实吴钧天并不晓得这件事,但画渠成向来不会在说谎的时候拿别人当挡箭牌,他没理由不相信消息是吴湄珺带回来的。“决胜军师……么。”吴钧天轻声叹道。

  军师并非正经官职,对于不太平的乱世而言,往往却也是被贡在神坛上的称谓,余过海肯封他吴钧天为决胜军师,这份重用之意后者又岂会感察不到,只是吴钧天在意的,并非军师,而是决胜——从他为战场出谋划策那年起至今十余载,大江朝从未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吃过败仗,偶尔那么几次血本无归,他却也都不在现场,或是之后出手力挽狂澜,或是由始至终不发一言,按理来说,“决胜”二字他没有担不起的理由,所有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是稳的,所有的一切在他掌中,都是可操纵的。但也同时说明,余过海没有不提防他的理由,帝王权术里最重要的一环便是人心,余过海本就擅长这些,不可能真的让吴钧天身居高位,他一方面不会放着这样的人才不用,一方面,也要永绝后患。所以,由“决胜”来彰显他这位“军师”的不同,是再寻常不过的处理方式了。

  这样的结果到底意味着甚么,吴钧天看的清清楚楚。余过海信任他父亲,不代表就可以对他放心。爱屋及乌这种事儿,要是存在于水深火热的朝堂,岂不是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吴家可是出了一位丞相,他是丞相的嫡子,在旁人眼中,理应子承父业,甚至青出于蓝,那么到那时,万一权臣这么一顶黑帽不请自来,当初艳羡的人便都纷纷群起而攻之,对曾经权倾朝野的吴氏一族墙倒众人推,岂非要万劫不复。这么说,余过海的决定,于长远而言,原是对他们吴家的保护——吴钧天叹了口气,一时千言万语,竟难汇成一句。

  他根本就不想当官,这才是真正使他五味杂陈的原因。“如此一来,今后钧天哥哥再行事,想必也会方便许多。”画渠成道:“陛下给了你一个机会,让你名正言顺的做你想做的事儿,不是吗?”

  也罢。吴钧天眉头一舒。画渠成所言不差,除非他有足够大的权力,否则随心所欲这四个字,不会落在游手好闲的乌合之众上。“接着说罢。”他道。

  画渠成屏住呼吸。“我能……”他把手并在身前,合上桃花扇。

  “换你退出朝堂纷争吗?”

  参与谋杀便是死罪,如果是在结束之前的话。这是威胁,不是条件。吴钧天抬起头,看着手中以被自己碰过的信笺,突然哑口无言。“意外吗,本以为我只是要你出手帮忙罢。”画渠成的语气明显不是在商量,眼神似一匹盯上了猎物的狼,是他还是狼,竟没甚么两样。“刚才你用别人要挟我的时候,想过之后自食恶果吗?”

  吴钧天闭着眼嗤笑道:“你很优秀。”

  “留着罢,以后有你夸的时候。”画渠成扬起扇子,敲打着右肩。他也不痛快,这般威胁吴钧天并非他本意,只是一想起今后还要和这个人在朝堂上相见,背后便寒津津的,大抵也是吴钧天那般的索然无味。

  不过他还不知道,一向稳操胜券的吴钧天,本质上是个无法无天的赌徒,而且不喜欢怡情小赌。他喜欢豪赌,买卖在手,一掷巨万,至于是不是输赢在天,寻常赌徒无可奈何,然而在与天斗都不足为奇的吴钧天手里,这当然不是天说了算。

  天,是吴钧天博弈中最大的对手,也只能是对手这么简单,不可能成为主宰他命运的绊脚石。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笨的让我都不好意思吱声?”吴钧天语气轻佻,带着冷嘲热讽回应画渠成。“一张白纸你就想薄利多销?你当你是坐拥金山银山的黑商吗?”他这般反击着让他心神不宁的人,忽然发觉,画渠成的阴险毒辣是循序渐进的,正如你把背对着一匹饥饿的狼,当他的爪子扣在你肩膀上的那一刻,是生是死,才是输赢在天。

  画渠成不为所动,摇着他的桃花扇,嘴角笑意正浓。“你这么说,那我就是坐拥金山银山的黑商,你又是何方神圣,能让一个黑商妥协?”

  “你不过是为自己以后的路找寻一个突破点,所以容不得有你争不过的人出现。”吴钧天毫不留情揭穿了画渠成心里想的,左手一颤,把信笺丢回画渠成怀中。“你父亲不愿意选择的路,你反而乐意走,真不知是已死之人的福,还是你白家的祸。”

  说罢,他转头背对着画渠成,在狼面前做了一个找死的动作,飞扬的斗篷扫起地上无数桃花,竟将他的背影掩盖。“把你的筹码拿回去,我不需要它。”吴钧天仰起头。

  “我会——退出朝堂纷争,让你平步青云。”

  “你!”

  画渠成大吃一惊,吴钧天却是神闲气定。“玉龙教在事成之后也会对贵派发出结盟请求,你尽管放心,目前来说我们不是敌人。”那人不假思索道:“做官不是我的本意,你知道我有更好的方式,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在营营场为所欲为。这个军师,名为决胜,实为白衣。”

  吴钧天回过头。“至于你给的东西,我现在不认为它至关重要了。”

  画渠成的心悬在喉咙眼子里。“你的意思是,你还是要跟我争,而且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我,对么?”

  “毕竟你只说,让我退出朝堂纷争,但没要求我不插手或者置身事外。”吴钧天道:“我不跟你争,我只想完成我必须要完成的,谁都不能干涉。”

  “语言游戏吗……”画渠成浑身打颤,对着吴钧天的背影深深抱拳一鞠。对此他甘拜下风,心想输给吴钧天并不算是一件丢脸的事,只可惜,他败的未免有些颜面尽失。

  “渠成受教了。”

  黑商的死敌是毫无本钱却令人害怕的赌徒。“钧天哥哥,你真是个注定后继无人的赌徒啊。”画渠成咬牙切齿道。

  “你真是个赌徒啊。”

  “——你真是个赌徒啊。”李从容想了想,觉得只有赌徒能解释穆东峰刚才的行为了。“要是被我逮到揍我徒弟的人,我才不会就这么不了了之,最好先打那个臭小子一顿,再领回华山细细盘问,然后……”

  穆东峰笑着打断:“然后你就意外的发现,能打你李不迫徒弟的人,其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如从了你回华山,不用多久,他就会突飞猛进,习得古岳剑法,迎娶华山美女,成为一代豪侠,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对不对?。”

  李从容脚下一滑,动静不大。穆东峰伸手去,想着推一把让李从容就这么磕下去算了,却突然改了主意,把他捞了回来。

  他道:“当心。”

  “对你个大羊腿子!”李从容没好气的嚷嚷道,甩开穆东峰拽着他胳膊的手。“你敢说你穆西岭没有挖过别人的墙脚吗?我不就是头顶太原百里府的双重压力收了他们叛逆不羁天资聪颖的独苗少爷做徒弟吗?我现在把西楼送回去让他下个蛋孵出小鸡给百里家留个后儿再回来继续做我华山下一代七剑的门面担当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好像说了甚么听起来很过分的话诶。穆东峰被怒发冲冠的李从容揪着衣领子,不敢再开口讲半个字了。“靠!你知道我今天一不小心挖了朝廷的墙脚吗!”李从容想起几个时辰前夏深曾义正言辞的告诉他白盛其实是禁卫军大统领那件事儿就来气。“怎么这年头长得好看还玩剑犀利的人都生在那种大户人家了,怪不得华山的高手越来越少,这不公平啊!”他急的红了脸。

  穆东峰劝道:“兄弟,算了算了,老天爷的锅。”

  “不能就这么算了。”李从容松开穆东峰。“你认识白盛白子昌么?”

  “很熟。”

  “连我多年联系不上的小妹都嫁进侯门公府里去了。”

  “你说啥?”穆东峰脚下一滑,朝身后的岩石摔去,轮到李从容救他,结果这位华山掌门失了手,自己反倒一个趔趄跪在地上,膝盖仿佛中了一箭,也不管穆东峰有没有被这绿油油的青苔滑倒,只顾着给自己可怜的关节骨喊疼。

  托他的福,穆东峰圆满的扶住了那颗岩石,人却吓出了一后背的冷汗。两个人相顾无言,眼前似乎都蒙上了一层莫名其妙,好像这事儿还挺说来话长了,不是当下一句两句就能解释的来的。

  李从容憋了几秒,随后叹气,撑着雪岫云峯从摔疼了他的石地上站起来,坐在台阶上揉膝盖。“……哎,万仙山的路也这么陡,看来华山险峻,并不唯一。”李从容站稳了些,朝前眺望万仙山崎岖的小路,此处离山下好像还有一段路要走,他不急,穆东峰也不急,干脆往身后的石头上一靠,静静等待下文。

  “你觉得我是武夫还是莽夫?”他忽然这么问道。

  “武夫罢。”穆东峰想也没想回答道,眼底闪过一丝光。“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是我师弟刚才说你甚么了吗?”他心想吴钧天也就嘴上不饶人多一点,李从容总是不会往心里去的。

  被反问的人摇了摇头。“我在想你和赵荆刚才的对话。”

  ——“壮士劫走我云台宗图腾特制的三千蝴蝶镖,又留下银两,若说我穆西岭今日真的是来讨债的,我竟也讨不来甚么。只是耽误掉的时间赔不回来。”

  那赵荆眉一皱。“穆宗主请直说。”

  “何必这么剑拔弩张呢,壮士。”穆东峰的脸上堆满了客套又参不透的微笑,把手摊开,故作大方。“依本宗主看不如这样,此番云台宗损失的是那三千个蝴蝶镖,壮士如数赔偿罢。”

  话音未落,赵荆已是暗觉不妙,穆东峰又加一句“如数赔偿”,难不成他还要从劫匪的手里买回那三千个蝴蝶镖?这不太像是一个武器商的作风,以赵荆对穆东峰过往不算深刻的印象,这应该是一语双关。

  他自认到底是个有些小聪明小手段的人,如果真照穆东峰的意思,把那三千个蝴蝶镖送回云台宗,他又上哪儿去收回这三千个蝴蝶镖,这一定不是穆东峰想要的“如数赔偿”。“那好罢,我本觉得,给钱拿货,这件事就能在当时两清。”赵荆道:“看来穆宗主最在乎的,不是钱也不是货物,而是被耽搁的时间。”

  “那你要赔么?”

  赵荆眼一亮。

  ——呵,果然。

  时间又是抓不住的东西,但并非无法赔偿。这是赵荆心里的第一句话,他只是顾左右而有选择的咽了回去,且听穆东峰还有甚么别的话要说。“看来壮士明白。”穆东峰道:“就没有别的要说了?壮士。”

  “并无。”赵荆道。

  “那好,本宗主在云台山庄等着壮士的回话。”穆东峰伸出手来打起了响指,朝一旁看戏的李从容比了个“我们出去”的手势,随后冲殿前的屏风作揖。“今日叨扰贵教了,我师兄弟二人大闹万仙山,还见了血,真是对不住。”他好气道。

  那张梅儿隔着屏风白了穆东峰一眼,叉起了腰。“血也见过了,闹也闹完了,刚和我们的人气势汹汹算好账,怎么你还客气起来了?这道歉道的还能再没诚意点儿吗?”

  “老三,算了,我们本来也就不占理。”霍桓息事宁人道,再言之有理不过。“咱们也不是全无责任。老四老七,去把那个死人的尸体收了。这厮方才突然行刺吴二公子不是偶然,逍遥教之中,恐怕有不起眼的内鬼。”

  正如岳瑰茹所言,刺客刺杀未果而自尽在众人面前,如果归结于张梅儿的冲动,她也绝不会让手下自裁,况且他们七人一向心有灵犀,谁心里有了事儿还能瞒过其他六个人不成,此事必有蹊跷,须得借着这次的打草惊蛇好好清理一下门户。

  霍桓斜眼看着不再多言的岳瑰茹,她还是在意了,举着团扇的手抖的不轻,可外表就是平静。“穆宗主,请罢?”

  “——你应该思考我为甚么临走前盯着那尸体看了好一会儿。”穆东峰回过神儿来。“至于那个赵荆,他要是够聪明,就应该知道,蝴蝶镖和黄松只不过是我找来讨个说法的借口,我已经吃了亏,而且他赔不了,或者拿能抵得上三千个蝴蝶镖的东西做赔偿,我又何必去跟他斤斤计较。”

  “你想让他一手投掷的好功夫,为你云台宗所用。”李从容不假思索道:“真狠。既不明说你要赵荆给你卖命,也拿定了他这条命。”

  穆东峰是个武器商。李从容差一点儿就忘了,又好像从没记起来过。“哈,三千个蝴蝶镖啊,他要投到甚么时候才能跟你两清。”他仰头长吁感叹,说不上来是甚么心情。

  只瞧见天边飞来一只苍鹰,着实叫昏昏欲睡的李从容眼前一亮。他正打算叫穆东峰去看那翱翔在中原大地的苍鹰,谁知耳畔钻来一声哨响,尖锐的仿佛是要将这青天白日撕裂开来。“这只鹰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穆东峰忽然拿背抵着李从容的肩,两人并没有任何交流。

  李从容望着四周陆续冒出了二十多个人头的草丛,暗暗把手放在剑柄上。“我猜你是想说,先前在那山洞里企图对广乐下手的人,和这群家伙是一伙儿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二十个人明显不是你和我的对手,如果真是逍遥教想出尔反尔杀人灭口,他们就是自掘坟墓。”李从容拔出雪岫云峯。“那苍鹰其实是代替了信号弹的指令,为的就是不让逍遥教的人发现他们。万仙山这么大,也不是甚么动静都能被察觉的。”

  穆东峰正要回答,不想又是一声刺耳的爆炸响,他循着余光里的灰烟,抬头张望。“坏了,钧天!”那是吴钧天惯用的信号弹,炸开的模样似一团炊烟,他不会认错。“那个方向是我来时看见过的桃花林!”

  “吁——”

  “锃”的一声,根本来不及李从容反应,四面八方的刺客便都纷涌而至,势要不留活口。“你往山下去,我的马在不远处,让百里西楼和月如钩过来搭把手,你找到人就走。”李从容道,举剑一左一右割破了刺客的喉咙,转身一个漂亮的回旋抬腿,又踹向身后持刀冲他奔来的黑衣人。“这群人是冲着你俩来的。”

  穆东峰侧身躲过迎面砍来的利刃,一掌推开行刺的人,趁他松手之际抢来长刀,顷刻间便削下了一颗人头,又转身逼退三名刺客,退回李从容身边,低声耳语道:“韩亲王府的死士会一招,自刎的时候用身上那把断掉的剑。山洞里的那个人就是这么自尽的。”

  “了解。”

  “抱歉。”吴钧天站在摇晃乱颤的桃花树上,斗篷荡起一阵风,刚好盖过他身后迸射出来的鲜血。赤红溅落在雪白的布料上,在这一片鲜有人路过的桃花林里格外显眼。“让你的秘密花园暴露了。”他坐在树枝上,冷眼看着替他杀了一个又一个刺客的画渠成忙做,自己却不愿动手,不过裹紧了身上的斗篷,尽可能的不使洁白道袍染上殷红。

  那画渠成收起桃花扇,又朝身侧丢出。“我不认为你从来都没有杀过人。”

  “但我从来都没有亲手杀过人。”树上的人侧过身去,躲过眼前的一击。“你知道军师最大的权力是甚么吗?”他看着一个又一个刺客喉咙中镖倒在画渠成的脚下,直到再没有人试图窜上树来伤他的时候,画渠成这才甩掉了一扇子的血,冷眼望着剩下人。

  那两人拔剑自尽。

  吴钧天倒吸了一口凉气,压低声音道:“我可以用一句话,让敌军千万人马有来无回。”他抬腿从树上跳了下来,蹲下身去瞧那两个人手中的剑。

  “……这剑是故意切断的。”

  “你不害怕么?”画渠成弯腰捡起吴钧天被血染红的斗篷,心中竟犹生一股怜惜之情。上好的织金就这么给毁了,精工刺绣的凤方才还栩栩如生,此时竟因染血而失了七分高洁的颜色,变得像是坠入深渊的废鸟,眼如死灰。“有伤着么,钧天哥哥。”他叹了口气,松开了手,在一片腥气下屏住了口鼻。

  吴钧天摇摇头,脱下了已经不能再穿的斗篷,衣料摩擦着披散下来的一缕头发滑落,竟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也罢。”画渠成抬手接住了斗篷,也不嫌脏,捧在怀里,似有话要言。“每一件衣裳都不同,凭你的家底,是没必要对织金露出心疼的眼神。我只是感叹,恐怕再没有一条斗篷,能重现今日再次相遇时的画面了。”

  他之言,令吴钧天失色,目光定格在画渠成的脸上,四目相对而无声。

  那人眼好似含着雾,在阳光下泛起了星空般的紫色,宛如西域的夜幕,又像中原深更的云,迷蒙也深邃。他母亲的眼会比这一双更美么?画渠成没见过活着的乌依麦扎曼,但他知道,中原人的眼是漆黑的,西域人的眼却有很多种颜色。

  一母所生的董凝和吴钧天都有泛着夜空紫的双眸,只是不知为何,吴钧天的要更迷人一些,朦胧无光,却洞若观火;董凝则炯炯有神,眉宇间透露出的是楚楚可怜,似戏中人般使人为之动容。

  毫无疑问,乌依麦扎曼把这张脸给了吴钧天。后人阐述的那些脾气秉性,她全都给了本名吴幽天的小儿子董凝。

  ——“你长得好看极了,像女孩子一样精致。钧天哥哥,你会不会越长越像你娘?”

  那时的吴钧天歪头思考了阵儿,把吃了一半的春桃儿放回了怀中。“我不晓得。爹亲说我天生女相,可能会活得比寻常男儿更麻烦一些。”

  画渠成竖起食指。“那你可能是兰陵王的转世!”

  “瞎说。人只能活一次,而且后人传说有真有假,谁知道高长恭长得是甚么样儿。”岂料话音未落,冷冰冰的一张脸竟被画渠成捧在手心里。少年时的人总有散不尽的体温,吴钧天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暖了,不一会儿脸颊便开始发热,充了血一般滚烫。

  只听他道:“钧天哥哥就不想活出兰陵王那样的风采吗?我听说每一个天生女相的男儿,都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是麻烦。”

  吴钧天纠正道。却被画渠成拼命摇头否认。“是好看!”他试图与伶牙俐齿的人争辩。“钧天哥哥,你是我长这么大第一个过目不忘的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惊呆了,这世上原来还可以有比姑娘漂亮一百倍的男孩子!你简直满足了我从小到大对兰陵王的所有幻想!”他小心翼翼的撒开手,笑容似小狐狸一般天真可爱。

  “你还说你这是麻烦,明明是好看!”

  吴钧天咬了一口桃儿,又脆又甜的。“是麻烦,我经常被不认识人当成丫头片子,就比如现在,你我都是男儿坐姿,可我小时候总有那么一群爱多管闲事的,教我女孩子应该怎样行走坐卧。”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并起了腿,学姑娘们翘起了兰花指。

  他撇撇嘴。“女人活着真不容易,我决定不气姑姑了。”

  糟糕,又开始回忆从前了。画渠成忍不住咧嘴一笑,惹吴钧天回过神儿来,视线躲闪到一边。“你哭了?”反应过来的画渠成望着揉眼睛的吴钧天,不受控制的这么问了句,很没有水平。

  也许他还不知道,吴钧天的眼睛打从二十岁那年就开始变得不好,看东西时虽清晰如初,凝望的久了却难免失光,继而重影。“有点涩而已。”吴钧天道:“好多年了,从我看东西开始重叠以后,就一直吃药,但总没甚么大成效。”

  “怪不得你今天一直没来由的盯着我,原来是眼睛不好使了对吗?”画渠成有些失望,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是我变化太大,让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马蹄声?”

  “师弟!”

  马蹄声?画渠成顺着吴钧天扭回的头望去,只见公子朝策马奔驰而来的玄衣大侠伸出手,在穆东峰掠过这片桃花血海的那一刹那跳上了马,坐在了他师兄身后。“你没事罢?我们走。”穆东峰回过头,看着双手无处安放的吴钧天,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腰。“愣甚么,当心掉下来!”

  “……”画渠成举着桃花扇抱着吴钧天的斗篷,尴尬的笑着踹了两下地上的尸体。“跑了啊,哼嗯。”

  吴钧天你今天捆我这事儿以后慢慢儿算!哼!

  吴钧天回头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画渠成,忽然瞪了穆东峰一眼,再去看那个人的时候,他们师兄弟俩都奔出桃花林老远了。“那是小时候,师兄。”吴钧天一本正经道,把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余啸海怎么突然派人来万仙山了?”

  “而且还是专门儿杀我们俩的。”穆东峰话中有话。“真巧……嗯?”他浑身一抖擞,大夏天居然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吴钧天问道。

  穆东峰皱着眉,用力扯了下马缰,减速而行。“有没有可能,逍遥教中本身就有一伙儿韩亲王府安插的死士,平日里干着细作的活儿,今儿不巧见了你跟我,慌了,动了杀机?”他低声询问道,又很快变了脸色。“不应该,回去通报不是正好可以告诉余啸海么,我们暗地里准备让他万劫不复的计划。”

  “……这样只会让他死的更快罢。”

  “你想到甚么了?”

  吴钧天整个人在马上定格了三秒,然后松了口气。“师兄,他们不能回去通报余啸海,一旦情报带到,余啸海便不会再让他回到万仙山。不经意间少了几个人,周仪会察觉不出来吗?或者余啸海比我们想的要狡诈,再回到万仙山,那细作也是要露出马脚的,霍桓多疑,一旦他们行动出了岔子,就难保不会去查,到时候依旧瞒不成,还会让我们临时改变计划,再反将余啸海一军。”他把手缓缓移到穆东峰的腰肢上,自说自话时丝毫没意识到这害怕从马上摔落的本能动作,却叫穆东峰心底一颤。

  “倒不如闹这么一出,用自己的命来打赌,如果能杀了你和我,背锅的就是逍遥教,如不能,便是一死也要让他们的主子知道,万仙山已经起了怀疑。”吴钧天的声音被淹没在风中,只有穆东峰听得见。“他们很聪明,却把命给了不值得的人。”

  “那我们的计划呢?”穆东峰问道。

  “照常进行。”吴钧天道:“死人不会开口说话,余啸海怎么会知道我们今日来了万仙山呢?难道就不能是逍遥教对内清理门户么?结果还是得让周仪那个老家伙背锅。”

  “……坐稳了。”

  穆东峰扬起马鞭,狠狠抽了下去。

  “师尊,全都检查了一遍。”月如钩跟在百里西楼身后,着急忙慌的跑向李从容,手里的药箱叽里咣当不停作响。“和您跟百里师兄讲的一模一样,这些人都是用故意切断的短剑自刎的,手法一致,恐怕是哪位大人驯养出来的死士。”

  “如钩你受伤了?”

  “师尊,那不是他的血。”百里西楼脱下身斗篷,转头罩在月如钩身上。“说了让你躲远一点,万一真伤着了,师尊又要心疼,还会骂我没保护好你。”

  李从容瘫在尸体堆旁的岩石上,颇为宝贝的望着染血的雪岫云峯,那月如钩是个有眼力见的,从怀中掏出一块干净的棉布,递给李从容。“师尊,用这个。”他道,又转头拉住连那只苍鹰都不想放过的百里西楼,师兄弟二人互看无言一阵儿,月如钩摇了摇头,把百里西楼牵到了一边。

  “师尊您看这只鹰,长得多漂亮。”月如钩蹲在那只苍鹰面前,蹑手蹑脚的从药箱里拿出消炎用的外敷药和绷带。“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百里西楼道:“我要说这是不干好事的鹰,当杀之,恐怕你又要扯甚么万物平等、上天有好生之德之类的话,在师尊面前说我不够善良。”话音未落,身后的李从容就一巴掌在百里西楼的后脑勺儿上,疼的他险些从小坡上摔下来。

  月如钩把药瓶子端在手心里,招呼百里西楼。“师兄,快过来,帮我按住它。这药洒在伤口上是疼的,我怕它乱动。”

  “如钩是学医的,哪儿能跟你一样见死不救。”李从容道:“不过我可有件事儿要跟你俩说。”

  “嘤——”

  鹰的叫声原来这么温柔?月如钩手一抖,差点儿把药瓶子掀翻。“师尊请讲。”他拍拍手,将绷带按在那苍鹰受伤的翅膀上,一点点缠绕起来。

  “是这样的。我们待会儿要走路下山。”那人道。

  “天黑之前你俩要是赶不过来,客栈都要没空房咯。”

  -未完待续-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